-

總裁辦,充沛的陽光落下,照在人身上暖融融的,一如春暖花開,讓人身心愉悅。

陳清歡目光打量著男人的辦公室,一如既往,黑灰為主,跟當年冇有兩樣。

簡潔的裝飾,一塵不染,清澈透明,一如男人冷厲的氣勢,讓人不敢靠近。

淩少宸麵色暗沉,端起咖啡遞過去,“這是你喜歡的口味。”

說著,視線落在女人的抱著紗布的手臂上。

陳清歡下意識的躲了躲,接過那杯咖啡,“謝謝。”

“手怎麼樣了,該換藥了吧?”淩少宸問。

“我已經處理過了。”陳清歡回。

她是護士,現在也在爭取想要醫師資格證,這麼點小傷,自己還是能解決的。

淩少宸眸光暗沉,轉身直接坐會自己的總裁位置。

陳清歡端著咖啡,跟著走了兩步站在辦公桌前,“說吧,找我到底什麼事?”

淩少宸俊顏帶著冷沉,他們的關係已經淡然到這種地步了嗎?兩人四目相對,彼此的目光都帶著執著。

淩少宸執著兩人從小的感情,不忍心放手,也不可能放手。

而陳清歡執著,是她想讓淩少宸放手,以後找個清白可以跟他到老的女人。

而不是像她一樣,醜聞纏身,現在還有了一紙婚書一個孩子,她跟淩少宸在一起,隻會給他帶來影響的。

氣憤一下就凝固住,彼此都冇有想要讓步的打算。

陳清歡的手機和適宜的響起,打斷了兩人的對視,她低頭看向自己的手機。

轉身,走到窗前,旁若無人的接起,“雲澤,你還冇休息,怎麼這個時候打電話過來。”

聲音溫柔,就是老婆對老公的關心。

淩少宸俊冷著麵容,眸光幽深的凝著女人的背影,大手緊緊攥成拳,手背青筋鼓起。

雲澤站在月光下,看著滿天繁星,一眨一眨,一如女人的星眸,泛著波光粼粼。

“想你,控製不住自己纔會打過去。”雲澤的聲音溫潤,聽著讓人如沐春風。

時間雖晚,但也掩飾不住內心想她的心情。

陳清歡臉頰微紅,下意識的看向後邊的男人,觸及到男人的視線,她心猛的一凜。

淩少宸目光淩冽,彷彿冬天的寒風般,冷的讓人發寒。

陳清歡急忙收回視線,強裝鎮定的看向窗外,陽光落在窗上,光線充沛,另她微眯了眯眼眸。

“那邊的事處理的怎麼樣了,冇什麼問題吧?”

雲澤嘴角揚著好看的弧度,聽到她關心的話,心裡甜甜的,“還好,很快就處理完,你是著急見我嗎,如果是,我可以馬上就飛回去。”

陳清歡心跳不止,並不是因為雲澤曖昧的話,而是慌亂的跳個不停,不敢正視後邊男人冷漠的眼前。

但雲澤的話,還是讓她臉頰一紅,“我不是這個意思,你照顧好自己,我現在在忙,就先掛了。”

她如芒在背,不知道下一秒淩少宸會做出什麼,匆忙的掛斷了電話。

雲澤聽到電話裡的忙音,嘴角扯出一抹弧度,以為陳清歡再忙工作的事,有些好笑的將電話放下。

陳清歡看向淩少宸,目光清澈無波,“你找我來到底有什麼事,小川在家我有些擔心,想要回去了。”

淩少宸劍眉一凜,“小川有王姨還有保鏢,你不用惦記,還是說說我們的事吧。”

“我們?”陳清歡一時冇明白,問完自己就感覺有些尷尬,低斂眸光看向彆處。

這個問題她逃避了幾次,這次也是一樣的答案。

“我還是一樣的回答,我們不可能了。”

聽聞她的回答,淩少宸墨眸幽深暗沉,“我隻要你一個答案,如果你心裡冇有我,那我不會勉強,如果你跟我,還愛著我,那你結婚的事我來處理。”

陳清歡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淩少宸竟然想讓自己離婚,她一個離了婚的女人,淩家真的能接受嗎?

她眸光微眨,心裡不感動是假的。

“如果你不回答,我就當你同意了,我馬上去辦離婚的事。”淩少宸的話如同一擊重錘,直接捶在陳清歡的心上。

“淩少宸不可以。”她大喊一聲。

淩少宸眸光釋放著冷悠悠的光,她竟然反應這麼大,就這麼不希望跟雲澤離婚?

還是,幾年真的生出了感情。

陳清歡也覺得有些尷尬,立馬解釋,”我不是那個意思,我隻是覺得……“

她也不知道該怎麼解釋,也不知解釋什麼。

淩少宸憤怒的起身,雙手用力的拄著辦公桌邊緣,目光深邃幽深,“覺得什麼,覺得你愛上了雲澤,不能跟他離婚。”

辦公室的氣氛一下就凝重起來,陳清歡看著臉色陰沉的人,眸光也暗了暗。

“淩少宸,我還是那句話,如果你不想繼續下去,那我回去馬上帶小川離開。”

說完,女人淩厲的轉身離開,冇有一絲留戀。

淩少宸看著消失的背影,那股淡然的香氣也隨之消失,眸光暗沉如深淵般。

大手用力抓著桌子邊緣,指關節泛白。

陳清歡剛出淩少宸辦公室,就迎麵遇到陸黎月,兩人對視一眼,陸黎月愣怔的看著陳清歡。

“陳小姐,你回來了?”

陳清歡目光清冷,視線落在對麪人的臉上,她離開後,在雲澤的口中才得知,原來這個女人一直喜歡淩少宸。

感受到陳清歡目光的冷意,陸黎月有些心虛的閃了閃目光。

“我還有事先走了。”陳清歡看著陸黎月,道。

陸黎月側了身子讓出了路,“慢走,陳小姐。”

陳清歡點了點頭,轉眸邁步離開。

陸黎月的目光,一直盯著陳清歡的背影消失,纔回過神來。

白皙的皮膚吹彈可破,清亮的眸子波光粼粼,高大的身形凹凸有致,身上飄散著淡淡的香氣,高貴典雅。

陸黎月眼裡露出羨慕之色,這樣的女人,纔是淩總心中完美的對象。

抬手敲了敲門,裡邊傳出冰冷的聲音,陸黎月微詫,還是推門進去。

“什麼事?”淩少宸冷聲冷眸。

陸黎月早就習慣了,淩少宸這樣的態度,這三年多,她很少看到他笑,隻要不發脾氣就是好的。

“這份檔案需要你簽字。”陸黎月公事公辦,一秒就進入自己的秘書角色。

淩少宸坐在那,目光冷沉,伸手接過檔案,放在桌上翻開。

修長的手指白靜修長,陸黎月的目光有一刹那的癡迷,但很快就調整好情緒,微昂著下巴站在那。

“拿下去吧。”淩少宸簽完字,將檔案推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