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嶽無涯懶得廢話,揮動著霸王錘和眾人激戰,正如閻飛所說,他此時實力冇有完全恢複,加上霸王錘又十分消耗內力,不一會兒,嶽無涯動作就變慢了許多。

哈哈....機會來了。

看到這情況,一直等待機會的閻飛,頓時露出一絲笑容,振奮不已。

“嶽無涯,受死吧!”

下一秒,閻飛大叫一聲,飛身而起,直向嶽無涯衝去!

嗡!

快到半空的時候,閻飛全力爆發。就看到他周身閃爍出一片黑色光芒,緊接著,一頭巨大的黑熊凝聚出來。

就看到,這頭黑熊足足有十幾米高,雖然是幻化而出,卻栩栩如生,一雙眼睛血紅無比,震懾人心。

閻飛施展的,正是忘憂穀的絕學之一,霸天玄獸決。

黑熊出現的時候,整個飛鷹堡的空氣,都徹底扭曲起來,在場所有人,都覺得被一股嗜血氣息籠罩。

唰!

看到閻飛從背後偷襲,嶽無涯瞳孔收縮,眼睛血紅無比。

這個忘憂穀的餘孽,還真是卑鄙無恥啊。剛纔一直不出手,就等著突襲呢。

“嶽無涯!”

此時,閻飛滿臉猙獰,大吼一聲:“想滅飛鷹堡,隻怕你還冇有這個能力,去死吧!”

話音落下,幻化而成的黑熊,發出一聲咆哮,瞬間衝向嶽無涯,揚起巨大的熊掌,狠狠向著嶽無涯頭頂拍去。

嘩!

看到這一幕,下麵的沙盜,都是一臉振奮。

“大首領威武..”

“大首領出殺招了,這嶽無涯必死無疑。”

“是啊,大首領時機把握的太好了。”

議論中,眾人看著嶽無涯的目光,都透著一絲絲的得意,實力強,有神兵又如何,最後還不是死在大首領手上?

呼!

這一刻,嶽風看著頭頂爆發而來的巨大黑熊,臉色絲毫不慌,輕蔑冷笑一聲:“邪不勝正,你以為幻化出一頭猛獸,就能將我擊殺,就太天真了。”

話音落下,嶽無涯內力注入霸王錘之中,迎上黑熊。

“轟!”

眨眼間,嶽無涯和黑熊巨大的身影,在半空狠狠碰撞,就看到,霸王錘爆發的金色光芒,宛如烈日一般奪目,隨後,在一片金芒之中,黑熊巨大的身影,瞬間就被擊潰,消散無蹤。

這麼多年,嶽無涯潛心參悟霸王錘的力量,早已經融會貫通,此時就算內力損耗嚴重,但靠著霸王錘的力量,也能輕易將黑熊擊潰。

畢竟,黑熊隻是閻飛幻化出來的,而霸王錘可是貨真價值的神兵。

什麼?

看到黑熊被擊潰,閻飛張大嘴巴,渾身發顫,腦子一片空白。

這.....

與此同時,在場的所有沙盜,也都是目瞪口呆,一個個呆呆的看著嶽無涯,嚴重寫滿了震撼。

霸王錘的威力,竟然如此恐怖,大首領幻化的黑熊,居然一招就被擊潰了。

“閻飛!”

此時,嶽無涯懸浮半空,居高臨下的看著閻飛:“當年你們忘憂穀被剿滅,是天道使然,命中註定,而今日,飛鷹堡也將是同樣的結局,多行不義必自斃,這是恒古不變的道理。”

呼......

聽到這誅心的番話,閻飛臉色驟然變幻,心頭怒火蹭蹭往上漲。

“嶽無涯。”

下一秒,閻飛死死鎖定嶽無涯,寒聲道:“你少得意,江湖不是你們天門的江湖,這天下,也不是你們姓嶽的天下。”

最後一個字落下,閻飛大吼一聲,招呼眾手下,繼續圍攻嶽無涯。

此時的閻飛,完全失去理智,他自幼在忘憂穀長大,完全將那裡當成了家,可最後卻被嶽風剿滅,如今有了飛鷹堡這個落腳地,卻又被嶽無涯找上門來。

再想到師父的死,閻飛更是眼睛血紅,徹底瘋了一般,配合著手下,每一招都狠辣無比,直奔嶽無涯要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