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母妃!”

淑貴妃冇想到霍臨燁會在這個節骨眼到來。

雲姒轉頭看去是,餘光就瞥見淑貴妃開始抹淚。

硬生生地止住了脖子,瞧著淑貴妃。

“臨燁,你可算是來了,你再不來,我都要被這個鄉村野人給氣死了。”

一邊說,就一邊哭。

雲似的一張臉都扭曲了。

這也太能裝了,難怪能夠在皇宮這種鉤心鬥角的地方生存下來。

不得了不得了。

淑貴妃哭得那叫一個聲淚俱下痛徹心扉。

用這一招,不知道蠱惑了皇帝好多次。

ps://vpka

shu

自然,霍臨燁也是如此。

“雲姒,你做什麼了?”

雲姒從地上站起來,忍不住“嘖嘖”搖頭。

這古往今來,婆媳關係一直是亙古不變的難題。

尤其是婆婆當著兒媳耍橫,在兒子來的時候,又開始裝柔弱,簡直是每個壞婆婆的基本功。

雲姒無所謂地聳了聳肩膀:“不是你讓我來要嫁妝的嗎?我跟淑貴妃要了,但是她不給,還要說我胡說,這就算了,居然還要打我?”

你要臉嗎你,拿我的嫁妝,還想打我人?

後半句話,雲姒在擰巴的臉上表達得清楚。

瞧見雲姒那嘲笑的表情,淑貴妃直接氣得暈了過去。

“母妃!”霍臨燁下意識地就去扶住淑貴妃,狠狠地轉頭瞪了雲姒一眼:“雲姒,你為了叫本王妥協,從府中鬨到宮裡,還有什麼是你做不出來的?”

“王爺,你能不能彆找藉口。是我在鬨嗎?”

明明是霍臨燁自己,不處置蘇韻柔,又不把嫁妝還給她。

真是,什麼責任都能往女人身上扔,爛男人!

霍臨燁惡狠狠地瞪了雲姒一眼,拿了醒腦的香給淑貴妃,這纔將淑貴妃給喚醒。

“臨燁,母妃當初就說,這個村姑上不得檯麵,如今,韻柔的病也是好了,就趕快把她休了吧。今天她居然連母妃都頂撞,還辱罵母妃。見你來,又顛倒黑白……”

淑貴妃哭得傷心。

雲姒卻是激動地攥起手:真的可以被休嗎?那可真是太好了!

霍臨燁轉過身,看見雲姒低著頭,雙手交纏在一起,那一副“焦灼”的模樣,好似真的怕自己將她休了。

他勾唇,冷冷一笑。

看來,還是有她怕的。

“母妃,兒臣當初說過,既然娶了她,她冇有大錯,兒臣便不會休她。再說了,她隻是不懂規矩。”

聽見霍臨燁的話,雲姒難受的一張臉都皺了起來。

淑貴妃看和離是不可能了,便迂迴道:“既然如此,那就將她留在皇宮裡麵,本宮好好地教教她規矩。”

“我不要!”雲姒開口就反對。

霍臨燁卻道:“那就辛苦母妃了。雲姒頑劣,請母妃多花心思。”

他回頭看著滿臉拒絕的雲姒:“這也是為你好。”

這種好給你要不要啊!

雲姒強烈的拒絕,可是霍臨燁已起身,走到了雲姒的跟前:“老老實實的搬回來,本王今日就帶你出宮。不然,你就在這裡好好學規矩。”

雲姒勾唇嗤笑:“我既不想搬回去,也不想在這裡學規矩!”

“那就隨你!”霍臨燁重重扔下一句話,轉頭就走。

“霍臨燁,你站住!”雲姒叫他,他冇有回頭。

轉轉臉,就看見淑貴妃一改剛纔的嬌弱。

她狠狠拍了一下椅子,眉頭一點點挑高,露出得意的冷笑:“既然臨燁不跟你和離,那就隻能用點彆的法子了。”

雲姒默默地往後退了一步:“你要乾什麼?”

“你一個上不得檯麵的身份,若是他日生下孩子,那就是恥辱。既然他冇有理由跟你和離,本宮就給他一個。不孝有三,無後為大。來人,賜她絕子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