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韻柔越發想要雲姒快點死了!

她勉強才能維持住笑容:“王妃姐姐的話,我不明白。長清原本跟王爺就是朋友,若是就這麼交給九皇叔的人帶去,會被有心人說王爺傷了長清,不想要給九皇叔醫治,還不負責地將人交給九皇叔去。這跟推卸責任,有什麼區彆?”

雲姒倒是越發對蘇韻柔吃驚了。

明明是害怕沈長清醒來之後對她自己不利。

卻站在道德製高點發言,讓人想反駁都找不到理由。

吸血蓮的本事,當真厲害哦。

雲姒垂眸一笑:“是麼?我也是怕這王府之中有人想要對沈長清下手,隻要沈長清死,我必然也不得活。陸軍醫,還是你去回稟九爺,讓他定奪吧。”

蘇韻柔心中一緊。

這名滿京城的九皇叔,做事從來不管這些虛禮。

若是真的讓沈長清跟著去了,那她殺沈長清,栽贓嫁禍給雲姒的事情,就要真相大白了!

“王爺,妾身都是為了你好。可是姐姐居然如此咄咄逼人,完全不為王爺考慮……”蘇韻柔忍不住喚霍臨燁。

ps://vpka

shu

難道,霍臨燁能看著她被雲姒這麼欺負嗎?

她明明每句話,都是為了他的。

霍臨燁眼神溫和地看了蘇韻柔一眼:“本王知道你的心意。”

“心意?”雲姒像是聽了什麼笑話,眉頭揚起:“是那些虛名重要,還是一條人命重要?王爺,既然沈長清是你的摯友,你就應該以他的性命為重,將他送去九爺府上!”

霍臨燁何曾不知人命關天?

如今雲姒一心救治沈長清,可見其心。

但是雲姒當著外人的麵,一心覺得他這楚王府不靠譜,連個傷者都保不住,還要送去給九皇叔那邊看看。

明顯是踩他的臉,高看他人。

若是雲姒能如同蘇韻柔一樣,在外人麵前,先以他為先,後麵的事情,關上門好好說,他還能點頭。

如今,不可能!

蘇韻柔反駁道:“王妃姐姐此話詫異,事情出在楚王府,自然是在楚王府了。這要真如王妃姐姐所說,那麼傳出去,會讓人覺得王爺無能的。王妃姐姐,你是真的為了王爺好嗎?”

雲姒壓抑的怒火,瞬間爆開。

還忍什麼忍!

她揚起手,乾脆利索地給了蘇韻柔一巴掌:“本王妃說話,有你一個側妃妾室插嘴的道理嗎!”

這一巴掌,打的是用儘全力。

蘇韻柔根本冇有防備,直接被抽翻在地上。

瞪大眼睛,遲遲反應不過來。

“雲姒,當著本王的麵,你居然就敢如此囂張!”霍臨燁怒極,將蘇韻柔從地上拉到懷中,看了一眼她紅腫的臉,口鼻也緩緩滲血。

雲姒此刻渾身戾氣,消瘦的身子骨,單薄又顯得堅韌。

她往前走了一步,眼眸黑亮如星:“側妃屢次以下犯上,不應該教訓嗎?還是王爺想要寵妾滅妻?”

關上門怎麼都無所謂。

但是當著這麼多人的麵,若是真的做出寵妾滅妻之舉,霍臨燁的名聲,也算是完蛋了。

“大膽雲姒,你也配稱自己是王妃?”三公主回來了。

身後的人,足足多了一倍。

臉上,更是帶著囂張之色。

“柔姐姐是我皇兄心尖寵,你一個上不得檯麵的農家女,怎麼比?本公主現在拿了母妃還有皇太後的旨意,現在就要將你押送大理寺,聽候發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