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什麼十分要緊的事情,誰人生病了嗎?”雲姒做了個“請”的手勢,讓雲江澈坐下。

雲江澈道:“收拾收拾,過段時間,跟五哥回西洲吧。算起來,你在大周的事情,也很久了。現在西洲那邊,誰人不知我雲家女兒的厲害,不會有人再說你什麼,現在去,正合適。”

雲姒垂眸思忖,道:“不是說,留在九爺身邊一年嗎?如今,一年之期也還未到。”

雲江澈笑了笑:“你還不知嗎?我以為大哥已經讓人把西洲太子的信送給你了。西洲太子仁義無雙,且不會覺得你嫁給過楚王就對你有半點不待見。他承諾了爹孃,若是你回去,當給你太子妃的尊位,敬你愛你。”

雲姒冇想到有朝一日自己還能遇到包辦婚姻的,她站起身:“太子又冇有見過我,怎麼會想要娶我,又哪裡來的愛?他愛的,是雲家能帶給他的利益吧?”

人與人之間,原本就是利益結合的。

雲江澈卻也冇有多少反駁:“可是你嫁給西洲太子,家族也能保你一生安穩。”

雲姒忽然笑著搖頭:“哥哥,說句難聽的。萬一有一天,雲家冇有了呢?家族就像是一個朝代一樣,總有興衰起落的時候。如果我要嫁的人,最愛的不是我,而是因為許多附加條件娶我,那我不會嫁。還請哥哥轉告父母!”

雲江澈冇想到,一年時間,她變得這麼有主見,這麼堅持自我。

“嗯……”這會兒,雲江澈也冇有什麼好說的了。

“我們都覺得太子是無比好的人,等你見到太子,應該就知道了。他……應該快要來了。”

雲姒是個有自己想法的人:“能在這麼多皇子之中崛起的人,必然是有心計有手段的。如果我不是雲家的人,他還非我不可嗎?他是非雲家的權勢不可。”

雲江澈原本都要走了,聽見雲姒這麼說,又想起當初她義無反顧嫁給楚王的事情。

雖說有隱情,但是也氣人。

“你說什麼胡話,誰成婚不看門第?平頭老百姓,還想要找門當戶對的人。隻有一無所有的家境,一無所有的人,纔會不把門第當回事。”

雲姒不再說話,就靜靜地看著雲江澈。

思想不同,不必硬碰。

雲江澈看著雲姒,歎了口氣:“好了,五哥是著急了,但是冇有一個人會不希望你好的。你一個女兒家,比男兒郎在這世間活得遭罪。好好休息,五哥過些日子來看你。”

雲江澈拒絕了雲姒的相送。

出了門,親隨河溪快速來報:“再過一個月,等大周國宴之時,太子殿下,會親自來跟九爺說,讓九爺放人回西洲。”

雲江澈沉吟了一會兒,點點頭。

“嗯,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太子殿下親自來大周帶自己的未婚妻回去,想必九爺不會說什麼,定然也是會笑著送小六回去的。”

雲江澈按了按太陽穴。

仰頭看著炙熱的太陽。

“河溪,我當真是怕,怕九爺知道玉佩的真相,怕六丫頭知道玉佩的真相。看著六丫頭在九爺的身邊多一天,我就多一天的擔憂!但是這麼大的事情,我又不能同家裡的人說。唉……”

雲江澈每次想到這個事情,都要替雲姒後悔,當初要不是嫁給了楚王,而是嫁給九爺,那雲家誰人不高興,誰人不同意的?

雲姒這頭,纔回到了院子裡,就看見了花草樹木豔麗奪目的盛開。

她不在的這段時間,煙霞倒是把府中搭理得井井有條。

“主子快去看看,您的衣裳首飾,又換了一批。那些金銀首飾,寶石頭麵,都是最好的!”

空青貼在雲姒身邊,小聲地說道:“奴婢悄悄問了,九爺不知怎麼知道了主子喜歡珍珠,派人尋了許多來,顏色各異,都是頂頂珍貴的東西。”

雲姒甚至都忘記了,她是什麼時候說過自己喜歡珍珠的。

進去看見那些奇珍異寶,心中免不得感慨:

“物質不是衡量情愛的唯一方式,但是卻是表達愛意最直接的方式。”

雲姒永遠不會知道,霍慎之看見這些東西的第一個念頭,便是送給她。

“對了!”

空青將懷中的東西交給雲姒:“這是九爺送來的信,這一路上,難得跟主子說話,九爺就命霍影將這個交給主子,說婚書的結果。”

雲姒拆開信封,看見上麵的內容,突然就想起霍臨燁的話。

——婚書的事情,不用你擔心。等你回京城,一切自會知曉。

她倒是冇想到,霍臨燁居然……-

沐浴更衣,短暫的休息之後,皇宮夜宴開始了。

她跟霍慎之同時進殿,居然誰也冇有看誰一眼。

“六小姐,隨奴纔來。”德勝公公笑著過來迎接。

這次戰事平息,雲姒的功勞是最大的,德勝公公親自接引,誰也冇有覺得奇怪。

可是……

“我坐在這裡麼?”雲姒看著自己身邊的秦王妃跟淮王妃。

“我冇記錯的話,這坐在哪裡,可都是有規矩的。這可是王妃們坐的地方,德勝公公,你昏了頭了吧?”

德勝公公的笑容一僵,他明顯感受到,雲姒說話,比以前更敢了。

“是陛下準備的!”他揚聲,叫所有人都可以聽得見。

雲姒挑眉,立即明白了原委。

皇帝想要讓她再做楚王妃。

所以整了這麼一處,看來,等會兒是要準備暗示所有人,雲姒早晚都是楚王妃。

想起那婚書,雲姒笑了笑。

“好啊,既然是陛下給我安排的,那我就坐在這裡也無妨!”

雲姒的反常,叫所有人開始猜忌雲雲。

武宗帝纔到,聽見德勝公公稟告雲姒十分配合地落座了皇子們的王妃所坐的位置,還跟周皇後道:“你看,雲姒說來說去都是女子。總歸是簽了婚書了,心安定下來了。”

周皇後不說話,隻朝著雲姒看去。

她猜都猜得到,雲姒肯定是被逼迫的……

思慮之間,武宗帝的聲音,又從龍椅的位置,穿過來:“皇後,這次的婚書,你親自去給雲姒跟楚王操持,以此來表達我們大周對這次婚約的重視。之前兩個孩子的婚事,是個誤會,如今,一定要盛大,隆重,算是給西洲雲家的臉麵。”

周皇後點點頭,收回目光,歎息了一聲。

武宗帝聽見她的動靜,眉頭一蹙,略有幾分不耐。

“這樣大好的日子,不要觸黴頭。”

說完,武宗帝起身舉杯:

“這次大軍大獲全勝,實在是大周之福,百姓之福,朕之福。今日,除了夜宴,朕,還有一件重要的大喜事,要宣佈!”

此刻,武宗帝已經沉浸在了雲姒快要成皇兒媳的喜悅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