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哪隻眼睛看見是我殺了人?我是在救他!”雲姒怒目看著霍臨燁。

有時候,眼見也不一定為實。

蘇韻柔指著地上鮮血直流的沈長清:“姐姐,我們萬萬冇想到,居然是你將沈大夫給囚禁了起來,還在大家都找沈大夫的時候殺害他。如今我們所有人都看見了,你還在狡辯?”

雲姒目光如刀,掃過蘇韻柔,轉頭對著空青嗬斥:“空青,你來說!”

空青已經被嚇得有些傻了。

這會兒吞嚥了一下,木著臉道:“王妃來的時候,沈大夫的胸口就插著利刃了。王妃……冇有殺人!”

雲姒鬆了口氣。

這空青,還是有些用處的。

“救人?”蘇韻柔咬著下唇,不敢置信地看著雲姒:“明明是你拿著匕首殺人,你又是姐姐的婢女,我們怎麼能夠相信?”

霍臨燁掐著雲姒脖子的手更加緊了:“既然是不是你殺的人,你為何不呼救?不是心虛麼!”

“我心虛就應該轉頭就走!來不及了,若是在不止血,沈長清必死無疑!”雲姒看著已經有人上來為沈長清按住了傷口,心中鬆了一口氣。

ps://vpka

shu

蘇韻柔見狀,提了個心。

她決不能讓沈長清活!

“你還在狡辯,我跟王爺都是看見的。你到底要怎麼害王爺,你才甘心!”蘇韻柔赤心白臉,在旁人看來,也情有可原。

畢竟,沈長清跟蘇韻柔相識早,兩人是朋友關係。

雲姒剛要張口,就被霍臨燁直接推到了外麵。

大夫在這時候,一個接著一個地衝了進去。

霍臨燁抬手,重重一巴掌扇在了雲姒的臉上:“本王冇想到,你能狠毒到這種地步!你不是不知道所有人都在找長清,卻知而不報。若不是玉香來說在你的屋子裡麵,你將人囚禁箱子,本王又親眼看見,本王都難以相信,你能狠辣到這種地步!”

雲姒跌坐在地上,嘴角滲出血絲。

她深吸一口氣,平複著怒火,猛然之間站起來,抬起手朝著霍臨燁的臉上甩去:“我說過了,我冇有殺人!”

“霍臨燁!你聽人挑撥兩句,就要我的命。我在你楚王府,受儘委屈不說,還要遭人陷害。你不去查明,張口就說是我。汙衊一個女人,你算什麼男人!”

霍臨燁冇想到,到現在這個地步,雲姒居然還敢反抗,居然膽子大到這種地步,敢還手打他?

“王爺,大夫已經將沈神醫的傷口燙合,沈神醫不流血了!”蘇韻柔哭著出來,看見霍臨燁臉上的血痕,怒目朝著雲姒看去。

雲姒蹙眉,想起來這醫療技術落後的地方,遇到了出血比較大的傷口,大夫們都會用燒紅了的鐵燙在皮膚上,讓傷口快速合攏,快速止血。

隻是,這種法子,弊端尤其大。

傷上加傷,後續感染,都能要人命!

“霍臨燁,這種辦法並不可靠,若是你不讓我進去救治,你就等著給沈長清收屍吧。到時候,看那九皇叔要人,你交得出來嗎!”雲姒現在不執著沈長清生死了。

隻是,沈長清活,她也能活。

但是,蘇韻柔就必死無疑!

這一局,就看誰能贏了!

——“笑話!你能救人,本公主把腦袋切下來給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