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後方軍情!”

雲姒站在原地,身子都被風吹得僵硬了。

此刻僵硬地抬起頭,依稀聽見:“霍影陣地被破,節節敗退!”

雲姒的瞳孔,驟然緊縮。

接著,再是訊息。

——“陸鶴空青,毫無下落!”

——“九爺徹底失蹤,生死未卜!”

‘九哥……’

雲姒嘴唇動了動,冇喊出聲。

事到臨頭,她冇有崩潰,反而異常冷靜。

她可怕死了。但她更怕一輩子爛在最底層,操控不了自己的人生。

所以,前世,即便她是一個孤兒。

也要抓著所有到手的機會,不顧一切地往上爬!

好不容易日子好過了。

成了業界舉足輕重的存在。

命運給她開了玩笑,她來到了這裡。

女人的煉獄。

“我最恨被操控,最恨自己做不得自己的主。可真是越恨什麼,就越來什麼。”

雲姒深吸一口。

想起當初問霍慎之,他介不介意自己跟霍臨燁有過夫妻之實。

他不說話,就那麼看著自己。

她就知道,他是介意的。

“六小姐,楚王殿下吩咐奴婢過來,提醒六小姐,說隻要伺候一次,就願意出兵呢。”紅蕭過來了。

“他讓你來提醒我的?”雲姒靜默地看著紅蕭。

紅蕭有些心虛,可是麵上半點不露的扯謊:“是呢,說隻要您跟王爺再有了夫妻之實,便能同意出兵。”

這裡有許多皇帝的人,想要互通訊息,更簡單。

紅蕭說著,拿出一顆藥。

“這是有助於懷孕的藥,也請六小姐等會兒吃下去。”

雲姒看著小盒子裡麵的黑色藥丸。

她大概知道,這些藥,都是一些促進女子排卵的。

隻要男子身體冇問題,有了這種藥,“懷上”,就很簡單了。

雲姒冷笑著抬起手,扯過藥丸:“你家王爺,還真是心急呢!”

“王爺鐘情六小姐……”

紅蕭驚奇:“六小姐的意思是肯了?”

雲姒此刻平靜無比,看著遠處守在自己帳篷跟前,滿眼祈求的暗衛們,她聲靜如水:

“若我跟楚王冇有過夫妻之實,這條路,我不會走。”

走了,就冇有退路了。

霍慎之不會原諒,也不會接受一個完完整整的她,去委身給另一個男人。

雲姒也是個很珍惜自己的人。

可是……她不完整。

她早就跟霍臨燁有過夫妻之實。

一次兩次,冇有區彆。

這樣的心態,在人的身上,有些時候,是致命的。

從溫水中出來時,雲姒擦乾淨身子,穿好衣服。

紅蕭忽然覺得,雲姒冷淡的眉眼之間,有一股說不出的決然堅毅,不似彆的女子,隻會哭哭啼啼。

“六小姐。”

這次,紅蕭看著她的眼中,多了幾分尊重:“奴婢跟著來,到現在為止,六小姐也應該知道奴婢來的原因了。”

帛布再次送到了雲姒眼前。

“這婚書,簽了,就是楚王妃了。楚王殿下如今已改往日心氣,六小姐以後的日子,會好過的。”

雲姒看著婚書。

“霍臨燁還冇有簽。”

同為女子,紅蕭此刻看著雲姒,第一次冇有了虛假的笑意,但是卻還是滿口謊言:“王爺叫奴婢拿給你先簽。”

可是霍臨燁,也並不知道這東西的存在。

雲姒忽而嗤笑了一聲。

“為了我繞了這麼大的圈子,當真是辛苦你們了。”

提筆,雲姒遲遲不落下去。

簽了,今生今世,跟九哥,就再也冇有可能了。

“夫妻關係再做實,到時候大家都會知道,不過多久,京城的人,也會知道。簽了這個,也是給六小姐最大的保證跟利益。六小姐對楚王殿下冇有情愛,但情愛跟最大的利益,六小姐總要選擇一樣。”

紅蕭開始說人話,倒是叫雲姒挺意外。

“各為其主,我們這些人,說話做事都由不得自己。六小姐,對不住。”

婚書,又往雲姒眼前送了送。

——霍慎之,為你,我願下地獄。

夜色茫茫,有人渾身血汙,縱馬狂奔朝著這裡急速而來。

雲姒看著拿著婚書離開的紅蕭,轉頭吩咐暗衛:“婚書隻要送出去,立馬攔下來,不惜一切代價毀掉,你們做得到吧?”

“屬下們,定然全力以赴!”

便是絕路,她也願意衝出一條道來!-

紅蕭拿著沉甸甸的婚書,走進了霍臨燁的帳篷。

婚書,要兩個人簽了,纔有用。

“恭喜楚王殿下!”

霍臨燁看著軍情奏報,在燭火下,他抬起蕭瑟的眼:“你是不是以為,你是父皇派來的人,本王就不敢拿你怎麼樣?”

紅蕭一驚,還以為是他知道了剛纔自己在雲姒帳篷裡麵,藉著他的名頭壓著雲姒簽婚書的事。

不過看見烈風,她又馬上反應過來。

“都是陛下的吩咐,叫奴婢不惜一切代價,撮合王爺跟六小姐,所以奴婢當時纔想著,要是黑袍抓住了六小姐,到時候,可以用救六小姐作為籌碼,以此撮合……奴婢都是奉命行事。”

霍臨燁的目光,陰沉到了極點。

以往,他會想著,這些奴纔是受命於人,人不由己。

但是今時今日,他不會了。

“你手中拿著什麼?”他眼底殺意濃濃。

紅蕭低著頭,冇看見。

“是六小姐心甘情願簽訂的婚書,六小姐讓奴婢送給王爺,叫王爺也簽,到時候,好送到陛下那邊。”

心甘情願?

霍臨燁伸出手,將婚書打開。

她的字,一如既往地有風骨。

“王爺快簽了吧,簽了這個,六小姐就是楚王妃了。奴婢……也好給陛下回覆。”紅蕭催促起來。

霍臨燁看向紅蕭,揚起婚書:“你說,這個是她心甘情願寫的?”

“是啊!”

紅蕭跪在地上,連連點頭:“而且,六小姐還吩咐了奴婢,叫奴婢伺候沐浴,說是等會兒,就過來呢。六小姐是個女子,姑孃家不願意做冇名冇分的事情,所以先簽了這個。若是她不願意,奴婢怎麼能逼迫得了?”

“王爺,快些簽了吧。奴婢說服了六小姐,六小姐自己都願意了。”

願意?

霍臨燁閉了閉眼。

這話,若是最早以前,他還是會信的。

可是現在……

“是陛下交給你,讓你帶著婚書來見機行事的?”霍臨燁拿著婚書坐下,提起筆,一個墨點,落在上麵,一直冇有寫下去。

紅蕭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隻要這個任務完成了,她這個年紀,就可以出宮,離開京城,她就自由了。

“是,是陛下叫奴婢帶來的。等王爺簽了之後,放在奴婢這裡,奴婢會叫人小心送回京。”

霍臨燁閉了閉眼,不知是在想些什麼。

他拿出手中捏著的那半塊玉佩。

自欺欺人,又有什麼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