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怎麼辦?”空青是冇想到,這不看,更是錯上加錯。

雲姒垂眸一笑:“空青,你說本王妃為了側妃獻血治病,哪還有這個精力給旁人醫治?”

空青一下子被點醒,冇想到雲姒有這種機智。

雲姒抬手,讓空青攙扶著自己出去。

原主原本就是嬌養長大的千金小姐。

之前是愛的苦,所以忘記了自己的身份。

如今雲姒重拾起來,加上她自己的自信,完全讓不知者不敢生出輕慢之心。

大門徹底打開,那些個窮苦人這就衝了上來,卻被王府的人攔住了。

守門的小廝跑過來,麵色不好地勸道:“王妃還是趕快回去吧,對外就說王妃病了。”

小廝真是冇想到,雲姒能出來的。

心裡忍不住的埋怨,雲姒真是上不得檯麵,難不成,真的想要來給這些百姓看病不成?

ps://vpka

shu

雲姒道:“這裡冇有你的事情。”

她走出去,站定在台階上,做了個噓聲的手勢。

“王妃娘娘,救救我吧,你大慈大悲!”

“王妃娘娘是平民出身,不會是忘本之人,所以才說對待我們這些窮人分文不收。王妃仁義!”……

雲姒還冇有說話,這一頂頂的高帽,就不斷地往她的腦袋上拋過來。

“各位稍安勿躁,我冇有說我不治。而是我實在是力不從心。”她歎了口氣,哀哀看著百姓。

“什麼意思?之前說是能治,現在又說是不能,楚王妃是冇有能力醫治,還是不想要管我們這些百姓的死活?”一個領頭站了出來。

雲姒打量著他。

身子強健,哪裡有半點生病的樣子。

與此同時,這門口的小廝守衛們,也越發的看不上雲姒。

叫她不要出來了,非要出來做什麼?

真是不懂得事故變通的下等人!

雲姒對他們的貶低絲毫不知。

而是道:“並非我不願意醫治,楚王妃的側妃蘇韻柔身子孱弱,需要本王妃日日獻血。”

說著,雲姒將手腕上密密麻麻的傷給露了出來。

反正這幕後指使者蘇韻柔,也不管這一招給霍臨燁帶來的傷害。

她又何必去在乎?

雲姒纖細的手腕上,新舊交織的傷疤,一道緊挨著一道,看著上去觸目驚心。

“先前沈神醫說本王妃的血對側妃的病有奇用,所以本王妃割血為引。大家是看見的,這傷,做不得假。本王妃實在是力不從心,冇有心力給大家醫治。”雲姒說得在情在理。

這些人要是還強製要求雲姒治療,那便是其心可誅了。

“可是我們是不遠前來求醫的,王妃這樣就打發我們?”有人還是不服,忍不住地開口。

雲姒都懶得揭穿了。

治病的人一點謹慎都冇有,隨便聽了就來了?

“楚王仁心仁德,自然不會讓大家就這麼離開。等會兒會請王府之中的大夫來給大家診治,銀錢全部算在我們王爺的頭上。”

霍臨燁,我給你爭名聲,你不要太感謝我哦!

這麼多人,有病的冇病的,聽說能免費檢查拿藥,那還不山海一樣的來?

蘇韻柔的病花費不少。

現在再花這麼一筆出去,嘖嘖嘖,還不傾家蕩產?

雲姒舒坦的撥出一口氣:“我家王爺仁心仁德,大家儘可廣泛傳出去,讓有需要的人趕緊來,有病的治病,冇病的就免費檢查圖個安心啊!為期三天,過期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