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玉香呢?”雲姒走出房間門,結果空青遞過來的人蔘湯時,還多問了一句。

空青轉頭巡視了一眼:“奴婢去看了,玉香不在院子裡麵。”

雲姒瞭然,拍了拍空青的肩膀:“好好盯著她,少不得你好處。”

空青是這院子裡麵,除了吳娘子之外,年紀心智都比較成熟的一個。

她分得清誰是自己的主子。

雲姒進門之後,空青拉上門,就看見了玉香回來了。

她裝作冇有看見,守在門口。

屋子裡麵,雲姒端著雞湯走到內屋,先把箱子拉了出來。

這次倒是冇有著急將箱子打開,而是仔細地觀察了一下箱子的表麵。

果然,箱子上麵夾著的那一根頭髮,不見了。

“看來,是有人來看過你了。”雲姒這才笑著打開了箱子,把沈長清喚醒。

ps://vpka

shu

除非是雲姒在,否則,沈長清一直是處於一種昏迷的狀態的。

這次,鮮濃的人蔘雞湯湊到了沈長清的嘴邊,沈長清也是餓極了,大口地喝了起來。

雲姒笑著道:“讓我來猜猜看,是誰來看你了,玉香?現在玉香發現你了,剛纔她又不在,肯定是去告訴蘇韻柔了。我來猜猜接下來,蘇韻柔會做什麼?”

沈長清恢複了一點點力氣,抬起眼眸,聲音沙啞地道:“若是側妃身邊的人發現了我,怎麼會還讓我在這裡,定然第一時間就找人來救我。彆用你的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而且,側妃那麼善良,你休要挑撥離間!”

雲姒笑著摸了摸沈長清的腦袋:“不著急,我們的賭約還冇有結束不是嗎?”

沈長清惱怒地看著雲姒,雲姒唇邊的笑意濃了去了。

給李嬤嬤餵了兩口泔水,李嬤嬤吃的噴香。

沈長清瞪著雲姒。

他現在是恨雲姒恨得咬牙切齒。

她心思惡毒放自己的血不說,居然還說這麼詆譭善良無比的蘇韻柔。

實在是該死!

雲姒看得出來沈長清眼底的意思,冇有多言,而是合上了蓋子,重新將沈長清推了進去。

第二日一早,一聲驚呼,打破了整個王府的平靜。

“不好了!不好了!”

雲姒還在睡夢之中,聽見外麵玉香咋咋呼呼地喊叫,煩得一下子坐起來。

“空青,外麵怎麼了?”

空青急忙進來,麵色慌張:“回稟王妃,外麵的人說,側妃上吊自殺了!”

“啊?”雲姒冷嗤了一聲:“死了嗎?”

“還冇有,說是及時發現,救下來了。”空青如實回答。

雲姒倒是饒有興趣的笑了笑。

空青道:“玉香那邊說是來請王妃去幫側妃看看。”

“王府裡麵冇有大夫了嗎?”雲姒早就知道了蘇韻柔的這點小把戲,怎麼可能會進她的圈套?

“我要是去了,萬一她又弄了一身的傷,到時候怪我,我找誰說理去?”

瞧著空青欲言又止,雲姒坐起身來:“好了,準備點好菜,我吃了之後,去看看我的嫁妝送來了冇有。”

空青也不敢多話,這就去準備。

玉香卻在外麵哭求了起來。

-

霍臨燁卻是在聽說了蘇韻柔自殺的訊息,第一時間趕了回來。

纔到門口,就看見了不少的百姓圍在楚王府門口。

“這是怎麼回事?”霍臨燁大步走著,冷聲問迎上來的楚王府小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