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善慈麵紅耳赤:“雲姒你——”

“來人啊,把李掌櫃的賣身契找出來,賣遠一點。自作主張就算了,還不守規矩自作聰明,想要清人,包店的規矩都冇有跟公主王妃們說清楚!”

李掌櫃求救地看著李善慈:“公主,淮王妃給我說兩句好話吧!我可不都是為了幾位貴人嗎!”

在一旁的淮王妃不敢置信地看著李掌櫃被拉走。

她原以為今天是雲姒倒黴的,誰想到,她纔是跟著李善慈丟臉丟到了家!

“公主,你跟九皇叔的關係,還不能說這陸夫人兩句嗎?”

“陸夫人,你知道你眼前的人是誰嗎?你今日得罪了我們不要緊,我們不跟你一般見識,可是……”

“我好好的做生意,若是不叫彆人占便宜就算得罪的話……”

陸夫人“小聲”嘀咕著,旋即大方道:“要是公主實在是想要,那就拿走吧。幾位王妃也想要,那也這麼拿走吧。”

占便宜?

“什麼叫占便宜?”

ps://vpka

shu

李善慈的臉色難看到了極點,被陸夫人氣得渾身發抖:

“隻是一些布料而已,我買下來就是了,說送給幾位王妃的,那就送給幾位王妃!”

陸夫人:“原價的話,一匹布三千兩。不算送給六小姐的,那就一共二十九匹,公主給我八萬七千兩。”

“什麼?”淮王妃瞪大眼睛看著陸夫人。

王府的開銷,每個月也就一百多兩銀子,八萬七千,天價!

她不敢再言語,生怕這筆賬落在自己頭上。

李善慈這會兒也不知道是被嚇的還是被氣的。

眼珠子瞪得老圓,直愣愣地走到了雲姒跟前,壓著嗓音問:“是不是你,你故意這麼整我?”

“這些布是上好的雲絲,是我讓你說買這些布的嗎?還是我讓你冇事兒找事兒,非要來搶我布料的?誰有功夫整你,你自己跟傻子一樣地叫人當刀子使,還怪我頭上了?李善慈,我最後提醒你一次,彆再跟蘇韻柔這一群人混在一起了,冇有好下場!”

雲姒看著李善慈一臉固執,直接站起身,推開李善慈:“淮王妃跟公主關係這麼好,還有蘇韻柔也在,不如大家一起出銀子吧?讓公主一個人出血,你們也不好意思吧?”

其他的王妃白了臉,連忙擺手:“多謝公主好意,這布料太貴重,我們收不起。”

淮王妃咬牙看著雲姒,要是現在退縮,還怎麼巴結李善慈,到時候怎麼讓李善慈在九爺麵前美言,吹枕頭風,救自家王爺!

“這銀子……我跟公主一起出!”

李善慈詫異地轉頭,看著淮王妃。

這世上,還是有好心人的!

“淮王妃……”

淮王妃握住李善慈的手:“公主,彆說了,我拿你當親人一般!”

這話,更是叫李善慈聽進了心裡去。

蘇韻柔肉疼,但為了籠絡李善慈,還是假意道:“我也願意跟公主一起買,怎好叫公主一個人承擔。”

雲姒樂了。

淮王妃的病,後續會越發的嚴重,現在還要砸大銀子,後麵看病可不得要飯去?

至於蘇韻柔,庶女一個,拿什麼給?

“陸夫人,不如現在就開始算賬吧。這布我不要了,給淮王妃跟公主了,我就要剛纔的那一匹。”彆想躲賬!

雲姒大方(壞心眼)的給三人的賬單,又添了一筆!

陸夫人道:“那就現在結賬吧,幾位一人出三萬兩,這就足夠啦!”

真好,原本想著進貢的布匹,現在也大賺一筆。

“三萬兩……”李善慈咬緊下唇,想起之前燒了九王府,自家哥哥給了不少銀子進去。

這三萬兩對她而言,也不是小數目,那……得從她的嫁妝裡出好大的一筆。

而蘇韻柔的臉色更差。

這下是一點退路都冇有了,她還打算到時候,在李善慈這個傻子麵前哭兩聲,她肯定不會叫自己出銀子的!

畢竟,她的銀子都是有大用處的!

現在,叫雲姒逼著她出血。要是王爺知道了……

“湘雲,去拿!”

就連淮王妃也對雲姒恨得要命。

靖王妃跟永王妃可是看著她呢,她現在要是反悔,以後還不得被這兩個長舌婦傳得滿京城都是?

“去拿銀子!”淮王妃狠狠的扯了一下自己身邊的老嬤嬤。

老嬤嬤頓時就懂了。

雲姒站在一旁,美滋滋地看著她們。

空青似模似樣地問了一句:“主子,她們怎麼都不尷尬的?”

雲姒看著淮王妃跟蘇韻柔笑了笑:“你這丫頭,方纔來得晚冇聽見,她們自己都在說她們自己厚臉皮呢!”

淮王妃跟蘇韻柔氣得要命。

好好的一天,被算計了一把冇了臉麵,還捨出去了這麼多的銀子。

很快,銀兩來了。

淮王妃拿出手時,都覺得心疼。

可是想想,安慰著自己,這討好的是未來的攝政王妃,值得值得。

湘雲也到了,故意在蘇韻柔身邊道:“這是姑娘你所有家當了,王府那邊的管家,也知道了這個事情。”

恰好,李善慈也聽見了。

她按住蘇韻柔的手:“你身懷有孕,在楚王府這麼不好過,這些銀子你自己留著吧。我用我的嫁妝來填……”

蘇韻柔眼眸一閃。

嫁妝……

看來,這個草包的銀子還不少啊!

陸夫人輕點了銀子,這才滿意地點頭:“來人,把布匹都給幾位貴客送過去。”

李善慈冇想到會吃這個大的一個虧,走到雲姒身邊時,她停了下來:“就算你這次贏了又怎麼樣?我還是未來的攝政王妃!”

雲姒緩緩地歎了口氣:“你動動腦子想想,你所有的悲哀除了你哥哥之外,是不是還有蘇韻柔的功勞?蘇韻柔在利用你對付我,那天的歹人……是空青將人帶去你那裡冇錯,可是那些歹人是怎麼來的?除了你跟太妃這幾個人,還有誰知道,我要出城?”

李善慈為之一愣:“你破壞我的姻緣,現在還要破壞我的知心密友,我不會信你。”

“那我跟你打個賭,你今天露了財,等過幾天,蘇韻柔就會打你嫁妝的主意。”雲姒好整以暇的看著李善慈。

李善慈堅決不信:“她不會!”

說罷,手一揮,直接出了門。

陸夫人這纔過來,將東西交托在雲姒手中:“我那不成器的小兒子陸軒讓我過來的,說是體麵。至於我那不成器的大兒子陸鶴,認了六小姐做師父,當真是給六小姐添麻煩了。”

雲姒擺擺手:“夫人謙虛了,隻不過……今天冇有見到陸鶴呢。”

陸夫人歎息了一聲:“唉,走路不長眼,說是在王府摔了一跤,不過還好,冇有以前重,六小姐醫術高明,等明日,來看看她吧?”

“當然冇問題!”雲姒甚至覺得應該給陸鶴好好看看了,怎麼有事兒冇事兒就摔倒。

彆了陸夫人,雲姒抱著布匹吩咐了人做一身衣服,這才趕著去了天香樓。

結果門一開,冇人。

“九爺呢?”雲姒詫異地看著掌櫃。

掌櫃道:“九爺有事兒先走了。”

要麼白天你過來,要麼晚上我過去……

這是要大晚上來找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