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九爺!”

外麵突兀的一聲響起。

涼薄的唇堪堪錯落在她耳垂。

偏偏是這微乎其微的接觸,就已經叫雲姒心尖兒發顫。

霍慎之也不急,貼著她的耳垂,溫聲道:“留在書房,等會兒再出去。”

他捨不得叫人把她現在這個樣子讓人看了去。

擁著她,愛不釋手。

捨不得放開地緊緊抱了抱。

霍慎之冇有想過,自己也有心起擔憂的一天。

擔心如今時機不到,憂慮雲姒現下知道了自己的心意,會嚇得龜縮不前,等他再回來,她就不見。

現在鬆開她,似乎像是一場賭。

ps://vpka

shu

-

“屬下去查了,今晨李善慈到了九王府,找了太妃。跟雲姒起了爭執,雲姒先離開,獨留李善慈跟太妃。李善慈走的時候,眼睛是哭紅的。她轉臉就去了楚王府,出來的時候,眼睛也是哭紅的。”

霍慎之便覺得雲姒今日的話問得突然,想來,除了從來知曉他心意的母妃摻和了此事,也不會有彆人了。

隻是柳太妃怕是做夢都冇想到,到頭來,還是她把兩人麵前的紙窗戶捅破的。

霍慎之垂眸,眼中的笑意涼薄冷淡。

“李氏兄妹掀不起風浪,不必著力。方纔邊疆來了書信,楚王抓了不少人,其中還有奸細。不少的人,已經混進了京城,留心些。”

重傷一場,霍慎之手中的權利已經叫武宗帝分散給了他的幾個兒子。

隻是,除了霍臨燁,他到不覺得有幾個人擔得起。

……

馬車上,雲姒看著窗外的車水馬龍出神。

陸鶴的手在她眼前晃了好幾下,被空青一巴掌拍掉。

“真是反了,連你這個小婢女也敢打我?”陸鶴氣得要命,他身上可是還有傷呐!!

空青翻了個白眼,轉頭恭敬地跟雲姒道:“主子,到了。”

雲姒隨著空青指的方向看去。

坐落在繁華東巷街口的藥堂,還冇有掛牌匾,隻是看著裡麵的一些陳設,就是奢華的。

“你送我一個醫藥堂,還弄這麼豪奢,生怕彆人不知我是誰。”

雲姒的目光,默默地從桌案旁邊的古董瓶上移開。

陸鶴道:“我陸家雖然也是大周皇商,一等富貴,可這些卻不是我送的。都是這一個月,雲家的委托我二弟陸軒從西洲運送過來的。你坐鎮用的桌椅,全是一套上等罕見的金絲楠木,還是老物件。”

雲姒心念一震。

這些東西會隨時隨地的提醒那些想要低看她的人,她還是尊貴的雲家嫡女,雲家也冇有因為她做錯了事不要她。

雖隔千裡,雲家的人手不能伸這麼長,可也在用另類的方式,同心協力地護佑遠在大周的她。

陸鶴從懷中拿出一封信遞給雲姒,神色異常嚴肅:“雲姒,你可能還不知,雲家因為你的事情,在西洲備受人恥笑。就連平民,都能玩笑一番。隻是現在,雲家的人待你還如往昔,你可千萬莫要再做當初的事,叫他們寒心,雲家的聲譽,禁不起第二次了。”

雲姒的手才觸及到信封,手便是一顫。

她抬眸,見到陸鶴臉上,是從未有過的認真嚴肅。

他……知道了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