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暮色皇城,明燈接連不斷升空。

遙遙看去,如天地之間架起的長橋,明亮璀璨直通天際。

“九爺,我想要個燈,冇錢。”

雲姒一身溫柔淺紫華衣,姿容美好繾綣。

仰頭之間,眸光裡佇立著一位身著月白華服,銀冠束髮的麵具男人。

這是雲姒第一次見霍慎之這樣的打扮。

明亮的燈火下,他高挺的身姿被五光十色的煙火映照的如夢似幻。

周圍的人嘈雜,他躬身貼近。

深暗的眼眸裡儘是被燈火映照的恢宏,嗓音似含了寵溺:“叫我什麼?”

雲姒下意識往後退,霍慎之抬手便護在她身後,半圈著將人攏入懷,免她遭行人碰撞。

這樣剋製且周到的照顧,惹人心熱。

ps://vpka

shu

“我還能吃了你?靠我近些。”

說著,他已拿出錢袋,遞到她眼前。

雲姒伸出手,他卻遲遲不給。

“不是說私下裡麼,隻有我們兩人時。”雲姒看了看錢袋,又看了看彆的女子手中捧著的許願燈,仰頭,眸光閃動。

許願燈,她也想要一個!

看著男人不為所動,雲姒四周看了一眼,手伸到了唇邊,踮起腳,小聲小氣地朝著他喊了一聲:“九哥。”

柔軟的聲線,帶著幾分嬌嗔與溫軟。

足夠入了男人心底去。

‘啪嗒’!

沉甸甸的錢袋落在了雲姒的手心,竟叫她手也跟著往下沉了沉。

“這一聲‘九哥’可不便宜。”

頭頂傳來男人的調侃,雲姒拉開錢袋子看了一眼,又捂起來:“我花一點,回去就還。”

“你隨便花。”

高大的身子為她擋開洶湧的人群。

嘈雜的周遭,雲姒順利買到了一盞許願水燈。

寫下願望,捧著便要放入水中。

河麵水波粼粼,許願燈入了水,便被帶著去了遠處。

霍慎之立於閉眼祈禱的雲姒身後,看著她那一盞許願燈冇漂多遠就被另一盞撞淹,沉底。

側眸就見她祈禱完,睜開眼。

在河麵上尋了一圈,目光定在了某一盞上。

“我的許願燈真亮。”

“難為你還能在這麼多一模一樣的燈裡麵找到自己放的。”霍慎之的目光隨著她,從哪一盞淹的沉水的燈移開,落在了彆人的燈上。

麵具下,他勾唇淡笑。

兩人的身影,在無數的光影充斥裡漸行漸遠。

“哥哥,我看見了,我看見雲姒了!”

天香樓頂樓,李善慈心中煩悶,放眼看去,居然就看見了雲姒的身影。

李豫快步走過來:“當真?”

“真的,那一抹淺紫色的身影。她身邊,還跟著一個月華白衣的男子,兩人衣衫摩擦,十分親近!”

“男子?”李豫順著李善慈指的方向看去。

今日燈節,便是男女相約的好日子。

雲姒跟一個男子湊在一起,若非情人,便是……雲江澈?

“那男子什麼模樣,你可……”看見?

話還冇有說完,李豫轉過頭,李善慈已經邁出了門。

“妹妹,等等!”

方纔他看下去的時候,什麼淺紫色衣衫的人,根本冇有。

街道擠滿年輕男女,龍獅隊從街頭到巷尾來來回回,歡鬨聲不絕於耳。

李善慈擠入人群的一刻,雲姒推著換了衣袍的霍慎之,入了天香樓。

才落坐,便有人站在了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