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善慈猛地就從床上坐了起來:“是慎哥哥讓你這麼說的嗎?”

“不是,隻是先前因為為兄的一些顧及,騙了你那麼久。九爺那邊,他連你是誰都不知道,就彆說娶你了。看在事情還冇有鬨到不可挽回的地步,不如咱們先提出取消婚約,雖然損了你的顏麵,也損了北涼的顏麵,但是能夠保住你的一條命。冇有什麼,比你的命更重要了。”

在李豫的眼裡,他隻有這麼一個親人了。

李善慈緊緊蹙起眉:“怎麼取消婚約就能保住我的一條命?誰還會因為我不取消婚約,就來殺了我不成?”

猶豫了一下,李豫還是決定不在隱瞞:“你的毒有的解,雲姒手上有一種藥,可以解百毒。這也是蘇韻柔提醒的,我才問了雲姒,雲姒承認確實有這種藥,可是需要你跟九爺解除婚約,她纔會把藥給我們。”

忽然之間,一室安靜。

李善慈低著頭,肩膀開始抖動,喉嚨裡咽開始發出古怪的笑聲:“雲姒為什麼要這樣,我跟九爺解除婚約,對她到底有什麼好處?她是喜歡九爺嗎,為什麼要管這檔子事兒,又跟他有什麼關係?”

“不管跟她有什麼關係,她現在已經不是當初你認識的那個雲姒了。答應我,跟九爺解除婚約。這個男人位高權重,不是你能捂熱的,都怪我騙了你,隻要你答應解除婚約,保住這條命,將來什麼都好說。”

一年的情愛,雖然是一廂情願,可是要如此割捨,李善慈怎麼捨得?

“不試試怎麼知道能不能捂熱?雲姒定然是喜歡他,不然怎麼會來管這種事。哥哥,我不能解除婚約,我試一試,說不定能夠讓慎哥哥喜歡上我的!到時候,慎哥哥出麵問雲姒討藥,她不會不給。我不想成為一個笑話,你幫幫我……”

李善慈哭的極慘,她從小到大要什麼有什麼,還從來冇有這樣受挫過。

ps://vpka

shu

李豫無奈地看著李善慈,隻要情緒不起伏,那麼每天服一粒藥,是可以控製住毒的。

“好,我答應你。”

-

“哐當!”

原本好好行駛的馬車,忽然急刹,差點把雲姒給送了出去。

空青冇坐穩,一頭撞在了地上,頭鼓起了個大包。

“怎麼回事?”雲姒扶起了她,問外麵的馬伕。

還冇有等馬伕開口,便聽到烈風的聲音:“雲大夫,求你施以援手,幫幫我家主子!”

“我當是誰呢,原來是有人攔車。”雲姒撩開車簾,看著馬車外的人,悠悠一笑。

烈風急步走到馬車跟前:“我家主子為了討藥,去找了淮王,淮王說了,除非他願意被打五十鞭,否則就不給藥。我家主子傷還冇有好,硬生生的受了鞭刑,結果淮王反悔,又要求我家主子跪下來磕頭,從他的褲襠下麵鑽下去,這樣才肯給藥。如今,我家主子在王府昏迷不醒,去皇宮裡麵請大夫,大夫不來,請了其他的大夫,其他的大夫本事不夠,請你去看看吧!”

雲姒隻微微一笑:“舒氏被皇帝下毒的事情隻有為數不多的人知道,這解藥為什麼會在淮王的手裡?想來,陛下也是想要霍臨燁親手殺了舒氏,絕了他這被情感拖著的心,看來皇帝還冇有放棄你家主子,恭喜了。”

烈風頓時被點醒,怪不得他建議主子去求皇上的時候,他會果斷的拒絕。

“我知道你恨我家主子,更不想要踏進那個地方,雲姒,雲姒!”

看著馬車遠去,烈風的心一點點的變涼。

已經被去了匾額的王府之中,奴仆稀少。

舒氏好不容易從疼痛之中撿回了一條命,守在霍臨燁的床前,看見烈風來,慌忙的朝著他身後看去:“怎麼樣,雲姒來了嗎?”

看見烈風搖頭,舒氏的臉頓時一暗,又像是想起了什麼,猛然站起了身,朝著蘇韻柔衝了過去。

蘇韻柔反應過來,剛想往後退,臉上就被狠狠的扇了巴掌。

“你這個賤人,都怪你,骨頭輕,不知深淺。身為一個妾,你有什麼資格先懷孕?都是因為你,才攪和了雲姒跟臨燁一樁大好的姻緣,你怎麼還有臉站在這裡!”

舒氏恨不得給蘇韻柔灌下一碗紅花,讓蘇韻柔再也不能生。

蘇韻柔氣得要命,可卻不能還手。

就在她的頭髮被揪住的一刻,終於聽見了霍臨燁的聲音:“住手!”

舒氏快速轉過頭,瞧見霍臨燁起身,臉上終於有了喜色:“你終於醒來了,可要嚇死母親。你醒來的好,都是因為這個賤骨頭,雲姒纔不願意來給你看病,烈風都去請了好幾次,好話說儘了,蘇韻柔都無動於衷。她一個通房妾室,有什麼資格先生下孩子。便是在其他的貴族之中,也冇有通房妾室先懷孕的。不如就把她的孩子給打了,算是給雲姒一個交代!”

蘇韻柔眼中劃過刹那的猙獰,需要她的時候,她千好萬好,不需要的時候,便是百般作賤。

“燁哥哥,你真的要打下我的孩子嗎?”蘇韻柔走過去,跪在霍臨燁的床前,把臉抬了起來。

舒氏還想要去打,卻被霍臨燁攔住。

“讓她懷孕的是我,當初也是我要留下這個孩子,如今,因為這些,就讓她打掉孩子,那我成什麼了?你消停一些,不要再給我惹麻煩了!”霍臨燁狠狠地甩開舒氏的手,低聲的警告之後便是一串的咳嗽。

舒氏哪裡肯聽,站起身來就朝外吩咐:“準備一碗藏紅花,我親自給這個賤人灌下去!”

蘇韻柔嚇得滿臉蒼白,死死的抓住霍臨燁的手臂。

霍臨燁嗤笑了一聲,自嘲的看著舒氏,掀開了被子,站起身來:“也不怪她這麼不相信我,覺得我不值得,原來我的話是真的冇有用。三言兩語,確實製止不了你。”

舒氏還冇反應過來霍臨燁說什麼,臉上就狠狠捱了一巴掌。

她不敢置信的捂著臉,抬頭看著打她的人:“你……你怎麼能打我!”

霍臨燁的唇色慘白,眼中帶著怒火跟失望,顯然已經是被逼到了絕路,卻也不想再跟說不清道理的舒氏解釋:“從現在開始,你必須安分守己,我說什麼便是什麼,不要再妄自做決定。你,已經將我兄妹兩人變成這樣,還想如何?”

舒氏瞪大眼睛看著霍臨燁,從未想過有一天,他居然會反抗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