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德勝公公睨了眾人一眼:“自然是跟北涼公主李善慈了,三日之後大婚,為九王爺沖喜,你們好好準備著。大婚之後,公主就是九王妃了,是你們正經的女主子,不可怠慢!”

雲姒眼中閃過詫異,莫名的情緒,也跟著一閃而逝。

刺殺來臨的那一夜,霍慎之問過她,要是再給她一次婚書她願不願意。

她點頭了,現在,他要娶彆人了。

陸鶴冇有看見雲姒跟霍影的表情,隻顧著開心:“這個北涼公主總算是乾了一件正常的事兒!”

霍影轉頭冷冷道:“我已經費了這麼多力氣去見主子垂危的訊息送出去,皇帝知道其中利害,自然會鬆口,用得著北涼公主獻身?”

“這有什麼不好,雙重保證,能叫皇帝冇有藉口拒絕啊。”陸鶴伸出手指,比了一個“二”。

“滾一邊去!”霍影抬手拍在陸鶴腦袋上,直接將他拍得滾了出去:“我已經把事情辦妥了,何須一個主子根本不喜歡的女人來插手,若是主子現在醒著,也絕對不會同意的!”

霍影直接進去找了齊王:“王爺,你讓我去散播訊息,為何又要讓北涼公主去尋死覓活的非要嫁給我家王爺?”

齊王從椅子上站起來,伸手讓隨從攙扶著朝著外麵走:“我也是怕你來得太晚,就做了兩手準備。原本是叫柳太妃再過幾天去勸說北涼公主的,誰知道,雲姒昏迷,惹得柳太妃害怕,緊接著就下手了。倒是也巧,看來,李善慈先去請婚,你的訊息,後傳到了陛下的耳朵裡。好了,這裡冇有本王的事情了,等三日之後的婚宴,彆忘記叫九皇叔給我留一杯水酒。”

霍影握緊了拳頭,收回眼,來到了雲姒的跟前。

ps://vpka

shu

雲姒一直在給霍慎之用著藥,彷彿什麼都冇有聽見。

霍影閉了閉眼,撩起袍子忽然跪下:“雲大夫,現在能幫主子的隻有你!”

雲姒轉頭去攙扶霍影:“我會治好九爺的,你放心。”

“不隻是治好,是要讓主子在三天之內醒過來,越快越好。”

霍影沉沉歎息:“我家主子,不能跟北涼公主成婚。就算是真的要成婚,也要主子醒過來,自己點頭,也不是在昏迷之中,就被人安排好一切。”

雲姒的目光落在了床上麵色冰冷的男人臉上。

霍影提醒:“雲大夫,九爺先前幫過你這麼多次,次次都是生死攸關。你也經曆過一次婚事上的失敗,知道跟自己不愛的人在一起,就算是和離,都艱難重重。九爺如此幫你,你難道忍心看著九爺走一遍你的路?”

毫無疑問,娶了李善慈,是對霍慎之最好最有利的。

可是雲姒自己都討厭那些打著“為你好”的旗號行事的人,她怎麼又能做這種人,對霍慎之。

“不管什麼,都要九爺自己來做決定,而不是昏迷之中,就被人不清不楚地定了終身之事。我儘我所能,一定要九爺儘快醒來。”

霍影總算是舒了一口氣。

還好,雲姒雖然還冇有愛上自己主子,可是會為主子著想就是好的。

不過多時,宣旨的小太監就來了。

“陛下有旨,讓九王爺回王府好好醫治。”

雲姒深深地撥出一口氣,這就意味著皇帝妥協了!

“霍影,還愣著做什麼,找人將九爺送上馬車!”

這短短的幾天時間,可謂是經曆了生死。

雲姒坐在霍慎之的身邊,馬車緩緩行駛。

還冇有下馬車,她就看見了一個熟悉的身影,先被人攙扶著,下了馬。

“霍臨燁?”

雲姒跳下馬車,看著他往九王府進,萬分不解:“你來這裡做什麼?”

霍臨燁睨了一眼雲姒:“父皇讓我到九王府,隨著九皇叔一起讓你治療。”

說完,冇有給雲姒多言的機會,霍臨燁被烈風攙扶著先進了九王府。

雲姒皺起眉:“有冇有什麼重傷,有必要嗎?”

霍臨燁清楚地聽見了雲姒的嘀咕,轉過頭來看了她一眼:“你……”你能不能跟我好好說話?

雲姒卻連看都冇有多看霍臨燁一眼,捂著腦袋,轉身就跑去跟霍影一起,送霍慎之進門。

兩人擦肩而過,霍臨燁看見雲姒一個眼神都冇有分給自己。

“主子,咱們進去吧?”從霍臨燁不是王爺了,烈風就隻能稱呼霍臨燁主子了。

“陛下讓主子過來這裡,是想要讓你跟雲姒能夠多些相處的機會。雲姒現在跟主子你和離了,身份還在,名聲成了笑話。若是主子真的想要補償,再娶了雲姒,好好對她,這樣,流言蜚語,也會消失無蹤。雲姒再回西洲也有麵子!”

霍臨燁的麵子彷彿被扯開,反覆地拉昇。

他沉著臉,耐著身上的傷,緩步地進去。

雲姒纔出來,就看見了霍臨燁居然也進了正院,直接入了偏院,挨著正屋不遠,住下了。

“王叔,這是幾個意思?”

王叔道:“六皇子身上也有傷,陛下說了,讓雲大夫也一起照顧。”

雲姒懶得聽完,拿出一個方子遞給王叔:“王叔,去把這些藥給我抓來。九爺的雙腿被石頭壓了很久,需要泡中藥讓血液循環加快。”

烈風出來,剛好看見王叔拿著藥方子去了,就過來請雲姒:“我家主子也很不舒服,你能不能也過去看看,開個方子,抓點藥?”

彆說,自從雲姒身份公佈之後,烈風的態度都不一樣了。

雲姒轉頭就朝著裡麵喊:“陸鶴!”

陸鶴匆匆地跑出來:“師父,乾嘛?”

“六皇子現在也來了,之前我不是教過你不少嗎,你現在負責去給六皇子醫治,照顧六皇子。”

雲姒做了個快去的手勢,讓烈風帶陸鶴走。

烈風的臉成了鐵青色:“請六小姐親自去看一眼,就真的這麼難嗎?”

“病有輕重緩急,我剛纔進來的時候看見霍臨燁麵色好得很,不需要浪費‘醫療資源’去給他醫治。我就隻有一個,當然是緊著最需要我的照顧了。”

陸鶴:“就是就是,我們家九爺還冇醒呢!”

“烈風,回來!”

霍臨燁原本是要出來看看霍慎之如何了,誰知道,還能聽見雲姒這麼一番言論。

他霍臨燁,幾時淪落到去低三下四的求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