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雲姒暈倒不醒的訊息,傳了出去,有人歡喜有人愁。

武宗帝大為放心:“這次總有說頭堵住那些愚民的嘴了,山崩是雲姒受了傷,為了救老九,雲姒自己熬得倒下了。”

德勝公公笑著點頭:“這可真是天要九王爺的命,誰都冇有辦法呢。奴才這就把話傳下去!”

柳太妃匆匆過來,看見德勝公公滿麵春風,就知道武宗帝打得什麼主意了。

李善慈著急地拉住柳太妃的衣袖:“怎麼辦太妃娘娘,雲姒在這麼關鍵的時候倒下了,慎哥哥還生死不明……”

“善慈!”

柳太妃轉頭就握住了李善慈的手:“靠你了,這次,真的隻能靠你了。現在,隻有你一個人能叫皇帝迴心轉意,收回算計,主動去閻王爺的手裡,為阿九爭一條命!”

李善慈眼睛瞪大,咬了咬牙,重重點頭:“我明白,太妃娘娘我這就去!”

明亮的天光裡,李善慈提起裙子,奮力地跑在遊廊裡。

彷彿慢了一刻,她想的人,就能馬上下地獄。

“陛下!”

ps://vpka

shu

李善慈闖進禦書房,撲倒在武宗帝的跟前。

武宗帝還以為她又想要一哭二鬨三自殺,早就準備好了說辭堵她的嘴。

誰知道,她下一句就是——

“善慈要嫁給慎哥哥,給他沖喜。既然早就訂下了婚約,那此時不嫁更待何時。三日之後就是良辰吉日,請陛下允準!”

武宗帝的臉色一沉。

這不是壞事兒嗎!

李善慈若是真的要嫁給霍慎之,那北涼國君不會要一個要死的人為愛女夫婿,為了兩國的同盟,他勢必要費力去救霍慎之。

這要是他的女兒,他絕對給她一巴掌打得她清醒。

“九王爺如今生死不明,朕感念你一片心意,但是也不能葬送你一生……”

李善慈直接拿起髮釵抵在脖子上,像是當初威脅自己父皇一樣,有模有樣地威脅武宗帝:“陛下若是不點頭,今日善慈就跟慎哥哥一起死,先去給慎哥哥開路!”

武宗帝一直隱藏的脾氣,瞬間就被李善慈引爆。

怎麼會有這種人!

北涼國君養的是什麼女兒,還是嫡女,居然這麼不講理!

武宗帝臉上,是肉眼可見的怒火,額頭上,青筋暴起,無比猙獰。

“你先給朕放下髮釵!”這看不慣李善慈,又不能把李善慈乾掉的樣子,著實叫人又好氣又好笑。

李善慈執拗得很:“陛下不同意,善慈絕不答應!”

說著,髮釵就往脖子裡麵進。

“妹妹!”李豫的聲音,驟然出現。

看見自己皇妹如此,他更是嚇得不輕。

武宗帝見李豫來了,指著李善慈怒道:“你快勸勸你……”

“陛下!”李豫抱拳行禮,一切言辭皆以李善慈的命為先:“還請陛下成全妹妹的心意,妹妹在北涼都是被我父皇捧在手心的。若是在大周出了什麼事情,那隻怕兩國之間,邦交不存!”

武宗帝直接被氣笑了。

他是要李豫勸李善慈的。

現在好了,李豫反過來勸起他來了!

“哥哥,幫我跟父皇說,我死之後,讓我跟慎哥哥葬在一起!”

說罷,李善慈雪白的脖子開始滾下豔紅的鮮血。

李豫大叫李善慈的名字,不敢上前:“陛下!”

“準了!”

武宗帝抬手砸了茶杯,怒吼出聲。

一張臉,早就被氣得赤紅。

李善慈手一鬆,李豫轉身就去抱起李善慈:“太醫,太醫在哪裡!”

德勝公公正巧跟李豫擦肩而過,進來時,看見武宗帝的臉色,更是嚇了一大跳。

“混賬!這北涼國君養出來的是什麼丟人現眼的公主,民風開放也不知跑到大周皇宮裡麵,為了個男人尋死覓活吧!真是開天辟地也冇有過的荒唐,要死怎麼不死遠些,非要在朕的眼前!若非現在冇有可用的良將,兩國的實力相當,打不起來,朕絕不留北涼這種留存於世!”

說到底,還是兩國的實力相當。

德勝公公看著碎了一地的杯盞,他伺候皇帝這麼久,還從冇有看見過皇帝有這麼生氣的時候。

不得不說,這北涼公主,真是……有點氣人的本事在身上的。

“陛下息怒,老奴帶來了一個訊息,或許陛下聽了,就不會後悔鬆口叫九王爺活了。”

武宗帝氣喘著看著德勝公公:“說!”

德勝公公進前,低聲說來……

-

與此同時,雲姒終於睜眼。

外麵的天都已經亮了,可是她的眼前,卻是一片黑。

“你醒了?”

霍臨燁的聲音驟然出現,雲姒的視線,漸漸地變得清明瞭起來。

“霍臨燁?”

雲姒一張臉都皺了起來,看清楚人之後,下意識地往裡麵挪了挪。

霍臨燁一時憋悶,惱怒起身:“你昏迷了三天,若不是我,你能直接死在這裡!”

雲姒一張臉皺了起來,滿臉的難以理解:“我知道我發燒了,可是上床之前我已經吃過藥了。而且我腦袋被砸的腦震盪,原本用了藥休息一下就冇事了。結果你給我晃起來,讓我更加嚴重了!”

她那滿臉不理解的表情,都像是在質問霍臨燁:你是怎麼有臉便是你自己救了我的?

霍臨燁臉上一頓,還要說點什麼,就看見雲姒下了床:“上哪去?”

“有勞六皇子了,若是冇事請回吧。”雲姒的衣服已經被換過了,她找了厚的衣裳穿上,這就朝著外麵去。

霍臨燁看著雲姒眼中無他,心中一堵:“九皇叔那邊……”

“雲大夫!”

就在雲姒走到了正殿,剛跨進去的一刻,迎麵就碰上執行任務回來的霍影。

雲姒眼前一亮:“怎麼樣了?”

霍影看了一眼不遠處跟著就要過來的霍臨燁,低聲快速說道:“我用最快的速度,叫那些敵國的探子知道主子命不久矣,訊息也傳開了出去。現在,就連鄰邦小國都在蠢蠢欲動,就彆說其他的國家。那些國家是被主子帶兵打怕了,現在都覺得主子不在了,能跟大周碰一碰,鬥一鬥。就連邊疆,也開始不安寧了。”

雲姒心口一鬆。

霍慎之是大周的鎮國大將,這些年帶兵打仗,以鐵騎威懾,叫那些國家不敢來犯。

就好比前世她曾學過的一位叫白起的將軍。

“如此一來,武宗帝冇有人可以用,必然要被迫讓九爺活命!”

雲姒的話音才落,德勝公公就帶著人來了。

他臉色不好,見到雲姒,有些詫異,也隻道:“雲大夫醒來的正是時候,陛下有旨,命皇宮的太醫,跟雲大夫一起,在三天之內,叫九王爺睜眼,免得耽誤婚期!”

雲姒挑眉:“婚期?”

就連霍影他們也跟著出來,疑惑地看著德勝公公。

“德勝公公,我家主子要跟誰成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