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蘇韻柔帶著哭腔,馬上解釋:“王爺,這件事情不怪姐姐,是我非要下跪的。我就是,想要求得姐姐的原諒。”

霍臨燁看著蘇韻柔一派嬌弱的樣子,仰頭,更是哭得雙眼通紅。

再看雲姒,一臉嫌棄的看著自己。

她居然敢用這種眼神看著自己?

“雲姒!”

被霍臨燁吼了一聲,雲姒一臉古怪:“是她自己要跪的,你也聽到了。你不想要看她這樣,就讓她彆來我這裡。”

蘇韻柔哭得更加慘了:“是,是我要跪的,王爺不要責怪姐姐。”

這反而更加讓人覺得是雲姒的不是了。

“何必來這裡受委屈?”霍臨燁握住蘇韻柔纖細的手。

雲姒:“就是,你明知道我不習慣你,非要犯賤地趕著來找虐,你這不是純純賤的嗎?”

“雲姒,你給本王閉嘴。彆以為你救了人,就能為所欲為,你打柔兒的事情,本王還冇有跟你算!”霍臨燁瞧著雲姒如今的這副樣子,是真的不順眼。

ps://vpka

shu

雲姒睫羽細密地顫抖了一下,一張臉的血色因為不屬於她自己的情趣,退得乾淨。

也不知哪來的戾氣,或者是為原主不值,她吼道:“我救人是我的事情,跟你可冇有關係。還有,我根本冇有碰過蘇婊,彆什麼事情都賴在我身上。”

“霍臨燁,我已經不是以前那個,愛你愛得恨不得為你去死的雲姒了。今時今日,是我要跟你和離,你自己拖著我。彆以為我離不開你!”

霍臨燁對於雲姒的喜歡與否,原本是可有可無的。

但是這一刻,她清楚地說出來,她不喜歡他,卻讓霍臨燁心底生出一股摸不著的躁怒。

不同於平日被雲姒激怒。

那是一股恨不得將她拉到跟前,捏碎她的衝動。

她有什麼資格說這種話?

“來人,把側妃送回去,側妃送來的人,留在清竹園。”霍臨燁一反常態,冇有指責雲姒。

雲姒看到玉香臉上的那一抹喜色,當即反對:“我不需要蘇韻柔的人!”

“彆以為本王做這些是為了你。柔兒她心地善良,喝了你的血,就叫你騎在頭上欺負,你憑什麼?本王隻不過是為了成全柔兒的善良,這人,你不收也得收!”

霍臨燁強勢地看著雲姒。

內心想的卻是。

哪怕是雲姒跟以前,稍微示弱,他都能好一點對待她。

但是這一刻,是她自找的。

是她非要用和離來威脅。

他不拔了她尖銳的牙齒,怎麼行?

雲姒當然拒絕不了。

看著玉香帶著人乖巧地退到了一邊,蘇韻柔被帶下去時,還衝著自己露出了勝利的笑容。

她深吸一口,無所謂地聳了聳肩膀:“行啊,反正隻是個奴婢。”

霍臨燁警告似的看著雲姒:“你最好不要動惡毒心思。”

雲姒冷睨了霍臨燁一眼,懶得再跟這種人說下去。

就在她轉身之際,霍臨燁幾乎是同時上前,抓住了她的手腕:“本王還有事情問你。”

雲姒甩開手:“王爺要問就問,彆拉拉扯扯。讓人看到了,還以為我劍走偏鋒的爭寵呢!”

霍臨燁的臉色更加黑了。

他不是聽不出來雲姒話裡麵的意思。

“本王問你,你的醫術哪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