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找夠了嗎?”

霍臨燁坐在正堂主位,看著搜完了一圈的京兆尹,麵色冷沉:“難道你們以為,本王會救這麼一個棄婦?”

京兆尹卑微一笑:“也是,這天底下,最想要那災星命的,隻怕就是王爺了。隻是還請王爺看到了她的蹤跡,也跟我們說一聲,免得我們麻煩。”

霍臨燁的麵上都是陰鬱之色,聞言隻沉沉應了一聲:“自然。”

京兆尹朝著其他人招手:“走,下一處,九王府!”

看著京兆尹離開,霍臨燁才起身,朝著正院去。

廊下,蘇韻柔一直在看著,直到霍臨燁離開。

“外麵的人都在傳,雲姒是被九爺的人帶走了,畢竟,也隻有九爺有這個動機了。姑娘,你說呢?”

湘雲有些疑惑,心中也是對雲姒有些失望。

好不容易盼來一個能救她出水火的,結果,她自己都救不了自己,還好當初她冇有跟蘇韻柔攤牌,去跟雲姒。

真是萬幸。

ps://vpka

shu

蘇韻柔眯著眼眸:“可能是九爺,也可能是……是咱們王爺!”

“這怎麼可能,雲姒之前那樣對待咱們王爺,王爺都恨透了她了吧?”

蘇韻柔哼笑,摸著肚子坐下:“我自小就陪伴在王爺身邊,他是什麼性子,我看得比你真切。且男人,都賤。得到的不珍惜,失去的,又開始緊抓不放。王爺早就喜歡上那個賤人了,開始是自己不知道。現在意識到了,又怎麼會讓那個賤人死?”

從某種程度來說,蘇韻柔對霍臨燁的瞭解程度,可以稱得上是“知己”。

她頷首:“若是雲姒真的是被王爺救了,那……王爺不會將她送走,一定會將她藏在府中。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且現在這麼多人都在找雲姒,王爺為了這個賤人,也不會冒險送她走……你這幾日去廚房,就盯著飲食,若我猜得冇錯,那飲食上,肯定會因為雲姒在,有所變動。”

……

雲姒睜開眼,也冇想到,第二次,又來到了這個暗室之中。

這是霍臨燁臥房的暗室,他之前還想要見她關在這裡!

石門緩緩打開,一道光照射了進來。

雲姒抬起手,擋住眼睛。

一道陰影,也落在了她的身上,讓她能快速的適應。

“果然是你。”

雲姒放下手,拍了拍身下的床:“之前我第一次被你關進來,這裡可什麼都冇有,現在多了一張床,哼,你早就計劃好的是吧?”

霍臨燁看著她眉眼之中的恨意,隻拿出一個肉包子遞給她:“吃吧,吃完了,本王與你好好談談。你也用不著這麼一副樣子,這次,本王冇有惡意,隻想要救你,也算,還你的。”

救她?

雲姒還真的不需要。

“不吃,你到底想要怎麼樣。”

雲姒坐在床邊,微微仰頭看著霍臨燁。

石門已經關閉了,他將手中的夜明珠放在了一旁,照亮著這座石室。

幽暗的光影裡,霍臨燁道:“本王不會在傷你,這次,也隻是為了救你。若不是本王,你今早就已經人頭落地了。還是,你以為九皇叔會救你?他就算是冇有救你,現在都被懷疑上了,你也不要想他會來找你。這樣的男人,隻會在乎權勢,眼裡,從無女人跟情愛。”

雲姒的心口微微一縮,想起霍慎之。

九爺……真的不會救她麼?

論價值,她在九爺那裡,似乎已經冇有什麼可用的了。

畢竟,他的雙腿已經被治好了。

“雲姒。”

霍臨燁臉上是前所未有的淡然之色,他走到雲姒的麵前,拉過凳子,平視她:“如果這天下還有人能救你,還有人願意救你,那便是本王,除了本王,再無其他人。”

雲姒眼底露出幾分嘲諷:“說來說去,你到底想要怎麼樣?把我關在這裡一輩子?”

想起來,雲姒都會擔心。

這種地方,雲家的人,會找得到她嗎?

或許,他們都不知道自己在霍臨燁的手中。

“等這個風頭過去,你更名改姓。本王知道塞外有種易容術,可以為你尋來那易容師,讓她做一張人皮麵具給你。那東西,可以戴一輩子,都不用摘下來。”

霍臨燁並不覺得殘忍。

能夠保住一條命,他覺得,是雲姒賺了。

且,這也是雲姒不聽話的後果,若是早些聽他的,就不會如此了。

“你不是在幫我,你隻是在滿足你的麵子,滿足你作為一個男人高高在上的虛榮——看,她終於不聽我的話倒黴了,我是對的!霍臨燁,我不需要也不接受,你放我出去,生死,我自己負責。”

雲姒猛然站了起來。

霍臨燁也跟著緩緩站起。

他的臉上露出幾分失望之色:“你還是如此冥頑不靈,事到如今,你也不覺得你自己有錯。罷了,本王不用你感激,等你能保住這條命,事後你自然會想清楚。從今晚後,本王會每日給你送飯菜進來。你知道的,這裡叫天不應,叫地不靈。聽話,雲姒。”

“你瘋了,你簡直瘋了!這世上,怎麼會有你這麼自以為是的人!”

雲姒追著出去,卻被他推了進來。

石門緩緩合上,一切的聲音跟叫喊,都被隔絕不見。

與此同時,雲家。

“雲姒不見了,說是被人救走了,這人會不會是九爺?”蔣淑蘭坐立難安,恨不得現在去看看。

雲霆風看著進來的雲江澈,問:“怎麼樣,人到哪裡了?”

“明日晚,便能到了!”雲江澈扶著雲霆風坐下。

三郎跟四郎已經在府中,未免出現差錯,還未露麵。

這時候,德勝公公拿著旨意來了。

他跨進門,拂塵一掃:“咱家是來跟五公子說個好訊息的,原本十日之後三公主跟雲公子的婚期,提前到了明日。”

“明日?”雲江澈看向了自己父母。

那不就是自己兄長們,跟宗親們進京的時候?

“為何如此匆匆?”

德勝公公道:“國師說了,災星如今外逃,需要一件極大的喜事重重,先把晦氣沖走。陛下那邊,也覺得不錯。若是殺了災星,五公子再跟三公主成親,難免不吉利,所以有此舉。好了,五公子好好準備,明日迎娶三公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