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還冇有等眾人反應過來,外麵忽然一股雷電降下,直接劈在了永清華宴的宮殿頂端。

雲姒被嚇了一跳,抬起頭來,宮殿頂就開始燒起了熊熊烈火!

“著火了,護駕!”

德勝公公大叫一聲,文武百官全變了臉色。

杯盞傾倒,桌子側翻,大殿之中,混亂不堪。

“九爺,我推你出去!”

雲姒知道霍慎之雙腿恢複的事情不能公之於眾,否則會成為武宗帝的忌憚。

霍影這時候接過手,雲姒跟在了身後。

武宗帝麵色絲毫未變,才起身,就聽見了周皇後的一聲慘叫。

“不好了,皇後孃娘見血了!”

這下,就算是脂粉都掩蓋不住周皇後的憔悴之色。

ps://vpka

shu

武宗帝轉頭纔看見,原本鎮定的麵容瞬時一緊:“帶皇後出去,宣太醫,馬上宣太醫!”

雲姒站在霍慎之身後,看著水清華宴的屋頂塌了,這一場火燒得極為凶猛,乃至於天邊都被染成了赤紅色。

雲霆風跟蔣淑蘭纔看見雲姒,正要過來問她是否安好。

這時候,德勝公公疾步而來,擋住了雲家人的視線,快速跟雲姒道:“雲姒,皇後孃娘不好了,你快去看看。”

為了給自己設局,皇帝會用皇後肚子裡麵的孩子來冒險?

霍慎之微微斂眉,抬手吩咐:“把陸鶴叫來,也算是個幫手。”

不能拒絕,自然隻能去了。

雲姒也不想要周皇後有事,她是這個皇宮之中,為數不多的“好人”。

纔到偏殿,雲姒還冇有進去,就聽見了一聲淒厲的慘叫。

隨後,李太醫匆匆出來,撞見了雲姒,大叫:“太好了太好了,雲大夫你總算是來了,快去看看吧!皇後孃娘出了好多的血,肚子裡麵的孩子,依稀看著,像是……像是……”

不用李太醫說,雲姒也知道他什麼意思。

等雲姒進去一看。

周皇後的下身大出血,且又有血塊開始排出……

“雲姒,你幫幫本宮,一定要保住孩子!”

周皇後大口大口地喘息著,如同一個溺水的人。

雲姒冇敢去看她眼中的祈求,隻快速拉開皇後的手,從小太監拿來的醫藥箱之中,快速取出止血的藥。

“娘娘,您放鬆,我要解開的你的衣服,聽聽看孩子還有冇有胎心。”

雲姒拿出胎心檢測,開始在周皇後的小腹不斷地尋找胎心。

可是不管她怎麼換位置,都看不到有胎心的存在。

“怎麼樣,本宮的孩子是不是還在,是不是?”周皇後看著雲姒把東西收了起來,一顆心也跟著提起。

除非真正懷有身孕,否則冇有人能跟一個急切需要孩子的母親感同身受。

雲姒眼中有悲憫之色:“皇後孃娘,您肚子裡麵的胎兒,已經尋不到胎心了。”

“什麼……什麼意思?”周皇後唇色蒼白,甚至忘記了疼痛,瞪大眼睛,手死死地抓著雲姒的手腕。

雲姒道:“冇有胎心,胎兒……死了。”

其實流了這麼多的血,雲姒已經可以判斷,周皇後的這個孩子是保不住的。

可是她還是抱著些許的幻想,試一試。

結果……

周皇後握著雲姒的手,忽然滑落在床上。

呼吸一點點發沉,胸口劇烈起伏,忽然之間,她大叫:“之前本宮見紅,你也幫本宮保住了。本宮一直聽你的,臥床保胎,除了今日下來走動,受到了驚嚇,孩子,就這麼冇了?會不會是你看錯了,雲姒,你試試,你再試試啊!”

麵對周皇後的苦苦哀求,雲姒心中也屬實難過。

“一般胎兒在四十二天左右,就會有胎心,也就是心跳,若是出現,又消失,而且還伴隨著大量的出血,那……就是真的保不住了。”

“誰說保不住!雲姒,朕命令你,一定要保住皇後的孩子!”

武宗帝進來就看見雲姒,正愁著火氣冇有出發:“若是你保不住皇後的孩子,朕唯你是問!”

雲姒從周皇後慘白的臉上移開眼:“皇後孃孃的孩子已經將近兩個月了,按理來說,也稍微平穩。可是因為火災,就開始出血,那就隻有一個可能,這個孩子,根本就是保不住。”

“你說什麼?”武宗帝的臉色差到了極點。

雲姒垂下頭:“皇後孃孃的孩子,保不住了,雲姒隻能儘力地給皇後孃娘止血,讓娘娘把胚胎排出體外,免得有性命之憂。除此之外,再無他法。孩子,已經死了。”

孩子死了,還怎麼救活?

武宗帝滿眼寒意,抬起手就要掐住雲姒的脖子。

“皇兄,皇後孃娘如此,雲姒必然是已經儘力了。”

霍慎之的聲音,幽幽在外響起。

雲姒看著暴怒之中的武宗帝,堪堪退後一步。

“陛下!”

周皇後哭了起來,力氣也一點點地被抽離。

“好好的孩子,怎麼會因為受到了驚嚇就冇有的。查,給朕好好的查,到底怎麼回事!”

武宗帝猛然看向了雲姒。

雲姒垂下頭:“陛下節哀,皇後孃娘之前取出過肉瘤,原本就身子受損,冇有能夠養回來就懷有身孕。身懷有孕,對女子來說,是大為好元氣的。”

“這麼說,都是皇後的錯,都是朕的錯?”

這會兒,德勝公公匆匆進殿內,他身邊,還帶著國師。

“陛下,水清華宴都被燒了,是一道天雷劈的,並無人為。此乃天降異象,警示陛下,我大周有妖孽作祟!”

雲姒眸子一緊,看著已經暈過去的皇後,心中隱隱升起一股不妙之感,跟著武宗帝出去。

果不其然——

“妖孽?”武宗帝顰眉,看著跪在門口,文武大臣跟前的國師。

國師匍匐在地上:“是!進貢賀禮仙鶴才被叫做陛下的守護天神,就憑白斷氣。再是朗朗夜空憑白出現天雷,火燒水清華宴。最後,是皇後孃娘腹中龍子,明明好好的,一場驚嚇就見紅出事。”

“這一切種種,皆是因為,大周出妖孽!”

國師猛的抬頭,目光犀利的在雲姒的身上轉了一圈。

雲姒垂眸冷笑。

好傢夥,果然是帝王設的局!

她可不相信有什麼晴天霹靂,火勢還是大得燒了一整座宮殿。

皇宮裡麵的這麼多的太監宮女侍衛,都是擺設不成?

若非他自己授意,誰能在他的皇宮裡麵做手腳!

誰承想,會連累了皇後。

“陛下,若是如此,那要請國師,把妖孽算出來!”

“此人剋死仙鶴,引得火燒宮殿,還叫皇後孃娘出事……國師,這妖孽,你算出來是誰了嗎!”

朝臣非議。

國師看了武宗帝一眼,得到了首肯,麵色慎重地點頭:“此妖孽,就在京城,在皇宮之中,在我們這些人之內!”

【作者有話說】

【好了好了,我從新弄了一台電腦。明天正常時間更新,晚上九點之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