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淑貴妃說著,揚起了手中的供詞。

“到時候,我就把這個東西公佈出來,讓所有人都知道,雲江澈強迫玷汙三公主。屆時,不但雲江澈身敗名裂,你雲家更是會成為西洲的汙點!”

雲江澈伸手就撕碎了那一紙供詞:“淑貴妃你不要欺人太甚!楚王什麼東西,也配娶我妹妹!”

“配不配,已經不是你說了算的了。我現在不是在詢問你們,我是來通知你們的。我也不給你們考慮的事情,今天,陛下那邊要是冇有你雲家去說繼續娶三公主的訊息,你雲江澈親手寫的供詞,我一定會拿出來。反正我現在已經一無所有了,不怕跟你們鬥!”

蔣淑蘭恨不得上去撕了淑貴妃這一張臉。

天底下,怎麼會有這麼惡毒的人!

看著淑貴妃離開,雲姒眼中帶著一抹寒意,看向了雲江澈:“五哥,都是因為我,若是當初我不執意嫁給霍臨燁這種人,你就不會因為擔心我來看我,也不會因此被算計。”

雲江澈眼中並無半點難色,包括雲霆風,都像是早就預計到了是非流言會牽連出來的一堆禍事。

“無妨。”

雲霆風安慰雲姒:“人生於世,要是不經曆點事,不在苦難之中掙紮,怎麼變強?隻有那些蠢貨纔會成天想著天上掉本事,埋怨這個不夠厲害,那個不夠厲害。不會有人怪你,你是漩渦之中的人。”

蔣淑蘭也平息了怒火,聽懂了雲霆風的話,便道:“淑貴妃要我們雲家嫡女,那肯定也是皇帝授意。為了能夠娶嫡女,他們肯定不會叫我的小六活。”

ps://vpka

shu

“不必擔心,我已經把信送去西洲了。飛鴿傳書不過五日,大抵等武宗帝壽辰,那邊就能收到信。快馬加鞭,路上不停歇,最多半個月時間,他們就能火速趕到大周。到時候,雲家人都聚集,他們想要做局陷害娶嫡女,我雲家這麼多人,他們也下不了手。那時候,也正是公佈小六身份的好時機!”

這可真正是應驗了——

“孤掌難鳴”,“人多力量大”。

雲家父母兩人單薄,好算計。

可是幾個兒子,宗族長輩都以使臣的身份到了。這麼多的人加起來,還怎麼算計?

到時候,他們更是能夠成為證明雲姒身份最有利的條件。不會出現賈正義的情況,淑貴妃更是要假借不信,把雲姒變成第二個雲江澈。

雲江澈心中也有了計策:“沈長清從之前就不見了,我派人尋了很多都冇有尋到。我先去皇宮,告訴武宗帝,娶三公主,冇有沈長清做威脅,之後我亦有辦法,先拿到供詞,叫淑貴妃的算計一場空。”

看著雲江澈離開,雲姒沉沉歎息一聲,仰頭朝著天上看去。

如今已經入春,大周冇有夏冬,一年四季如春。

今日天氣晴好,雲姒心中卻不如以往那般舒暢。

“武宗帝的生辰快到了,走,爹爹帶你去置辦一些好衣服首飾。”

像是看出了雲姒心中的不爽快,雲霆風拍了拍雲姒的肩膀,朝著前麵抬了抬頭:“跟九爺那邊說一聲,就說我們留你還有事,九爺通情達理,不會不講情麵的。”

父親一番心意,雲姒也冇有拒絕,隻蔣淑蘭的眼睛冇有徹底好全,所有冇有去。

與此同時,淑貴妃到了楚王府。

曾經,大周萬千女子的夢裡人,如今因為“春宮冊”,成了萬千貴女噩夢。

以前的楚王府,門前輝煌,現在,大門緊閉,似乎就能阻擋住那些流言蜚語。

淑貴妃看著靜靜坐在自己下手的霍臨燁,心中酸澀,更是生出憤恨:“如果不是雲姒那個賤蹄子,你不會如此。你放心,母妃已經拿了雲江澈的供詞去威脅他們,一能讓你妹妹嫁給雲江澈,二能叫你娶雲家嫡女。這是能夠叫我們翻身的機會,到時候,就不會有人再敢看不起我們了!”

一聽到自己母妃居然還做了這種事情,霍臨燁麵色便更加陰鬱了起來:“您若是一直好好做您的貴妃,不用這些陰謀,會這樣?讓賈正義先去陷害的難道不是母妃你,你捨不得怪自己,反而怪彆人不上你的當?至於讓漣漪嫁給雲江澈,如今跟雲家已經鬨成了那樣,漣漪嫁過去,能有好日子過?母妃,你收手吧!”

淑貴妃氣得臉色煞白,又覺得心痛無比:“我還不是為了你們!我家族冇落,若是你們嫁娶得益,就能步步高昇,現在你反而來怪我?!”

“在你的算計謀劃之中,我今日被父皇叫去當著朝臣的麵,滴血認親,奇恥大辱。母妃你自己,從好好的貴妃,成了被貶黜的廢人,雲家更是將我們恨之入骨,你到底謀算到了什麼?”

一句句一聲聲的質問砸在淑貴妃的頭上,叫她幾乎坐不穩。

“隻要這次能成,一切恥辱都會洗淨!”

“夠了母妃,彆在捎帶上我,我不需要用女子的家世背景來博取富貴前程。從前我不需要,現在我一樣不需要!”

霍臨燁冷冷扔下話,直接離開了王府,獨留淑貴妃在這裡,氣得砸了不少東西。

“不能葬在這裡了。”

蘇韻柔在不遠處看著這一切,低聲唸叨。

湘雲不解。

便聽見蘇韻柔道:“沈長清寫的那一張陳情書,也應該用起來。湘雲,你找個機會,看看什麼時候能出府,找個機會,去見雲家父母。”

她摸了摸肚子,眼中的笑容,意味深長。

此刻,霍臨燁身邊冇有帶任何人。

漫無目的行於東巷街道,抬頭,就看見了從馬車上下來的雲姒。

她眼角眉梢帶著歡喜,是他從未見過的。

纔是一眼,霍臨燁便想到了從前在王府,她剛嫁給自己的時候。

她的笑,也是那麼甜。

和離之後,她冇有如同自己預想那般苟延殘喘,似乎,還越過越好了。

直到馬車上走下來一個人,手親昵地要落在雲姒的頭上,又似乎意識到場合不對,放了下去,這纔將霍臨燁,拉回到了現實。

看清楚了進去的人是雲霆風,霍臨燁才恍然。

“在父子兩人之間周旋,你就這麼缺男人!”

這世上,何來無緣無故的好?

霍臨燁一想到雲家的人願意幫助雲姒,便不由自主地往壞處想。

他的腳步,更是分毫不停,朝著店裡逼了去。

而此刻,另一雙眼睛,也注意到了雲姒他們。

“雲家的人,似乎很中意雲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