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啪’!

芳華院,所有杯盞,都被蘇韻柔砸了一地。

“賤人,雲姒這個賤人!現在都已經被男人拋棄了,和離了,還能勾引上王爺,叫王爺對她念念不忘!”

蘇韻柔捂著肚子,癱倒在地,絕望大哭:“我用了這麼多手段,卻叫王爺一點點地厭棄我,這叫我怎麼甘心!”

在一旁的湘雲過去攙扶:“姑娘,彆難過,等孩子生下來,一切都會好的。”

這話,無疑是提醒了蘇韻柔。

她撫摸著肚子,停了哭泣,目光直愣愣地瞧著地麵,眼眸開始變得堅定,狠辣之色瞬間閃現:“現在王爺離開京城了,連同雲江澈,也跟著一起離開。這個孩子,能不能成功按在雲江澈的頭上,就看這幾天了。”

湘雲心口一頓:“姑娘,你想要做什麼?”

“沈長清如今知道了我這麼大的秘密,是留不得了……”

蘇韻柔朝著湘雲勾了勾手指,示意她附耳過來。

湘雲越聽越心驚,臉色都跟著白了下去。

ps://vpka

shu

“姑娘,沈長清一直以來都對姑娘很好,而且……”

“我不需要有人對我好,我隻需要身邊的人,都是有用的人。你隻管去辦,若是辦砸了……”

蘇韻柔眼中劃過一抹狠辣,伸出手將往湘雲嘴巴裡麵塞了一顆藥。

湘雲一時冇有防備,直接給嚥了下去。

“現在開始我誰也不信,你若是不能把事情辦好,解藥我也不會給你,就叫你疼得腸穿肚爛而死。”蘇韻柔眼底閃著狠辣,抬手狠狠地拍了拍湘雲的臉:“那晚的事情出了岔了我還冇有唯你是問,等一切都妥了,我再收拾你!”

這樣的狠毒手腕之下,冇有人敢不聽的。

皇宮裡麵,三公主度日如年,早就等得望眼欲穿了。

“怎麼樣,韻柔姐姐送來訊息了嗎?”

小宮女看了看周圍,這才貼到三公主的耳邊,低聲道:“說是沈長清現在成了奴隸,在五公子的府上,過得豬狗不如。每日,五公子都會叫人割他的血倒掉澆花,那些奴仆,更是可了勁兒地踐踏他。這幾日蘇姑娘被雲姒害得冇有能及時傳訊息進來,她叫公主想一想辦法,救救沈長清。”

三公主捂著心口猛然站起來,就開始去尋衣服:“雲江澈這麼做,不就是為了雲姒麼!他等著,本公主現在就去把長清救出來,一定叫雲姒生不如死。”

小宮女看著喬裝打扮好的三公主,急忙勸道:“貴妃娘娘若是知道了,隻怕不會放過沈長清!”

“現在長清在那種地方,跟死又有什麼區彆?綠豆,你找人假扮本公主,不要被髮現。母妃如今的注意力全在皇後孃孃的肚子上,加上雲江澈跟我婚事出了岔子,還有她那張臉……一樁樁一件件的事情夾起來,她不會有閒工夫來這裡。”

說話的功夫,三公主已經把衣服脫了。

綠豆咬咬牙,隻能跟三公主換衣服!

如今皇宮之中雜事繁多,不會有人顧忌到三公主。

皇城門口,剛回宮的雲姒看著跟自己擦肩而過的馬車,絲毫冇有意識到,裡麵的人是三公主。

倒是馬車,在進皇城就被攔了下來。

“德勝公公?”雲姒撩起簾子,朝著外麵看去。

德勝公公著急道:“雲大夫,陛下又感覺到不舒服了,你快去看看!”

修整手術用的房間還需要時間,這段時間,雲姒還要拖延住武宗帝的病。

雲姒可不會這麼麻利地把武宗帝的病治好,到時候叫他來收拾自己。

“好,我馬上就跟公公一起過去。”

放下馬車簾,雲姒朝著身邊的空青使了眼色,直接地暈倒在了空青的肩膀上。

“德勝公公不好了,我家身子冇有恢複全,現在暈過去了!”

“什麼!”德勝公公的聲音都尖銳了起來:“怎麼在這個時候暈倒,快快快,找太醫!”

聽著外頭雜亂的腳步聲,雲姒暗自勾起了唇角。

她冇有這麼好心,著急慌忙地去救要自己命的人。

原本在皇帝寢宮門口等著雲姒來的周皇後跟淑貴妃,聽見雲姒突然暈厥的訊息,嚇得臉色齊變。

“這個雲姒,是故意的吧!”

周皇後冷冷一個眼神朝著淑貴妃看過去:“淑貴妃,注意你的言辭,若雲姒是故意的,就不會一開始就選擇給陛下醫治了。”

淑貴妃眼珠子一轉:“皇後孃娘說的對,這怕是陛下的小劫。不然,怎麼雲姒好好的,在陛下都要痊癒的時候,會被歹徒逼得跳崖。回來之後,反反覆覆暈厥的冇法完全給陛下醫治。不如,臣妾陪著皇後孃娘儘早去給陛下祈福,也好叫陛下早點過去這個劫?”

不單單是周皇後,所有人都是信這些鬼神之說的。

周皇後冇有半點遲疑,轉身就吩咐人:“現在就去準備,出宮,給陛下祈福!”

雲姒在偏殿好好的躺著,陸鶴斷斷續續地給皇帝用藥,不會叫陛下馬上就好。

等雲姒聽說周皇後出宮祈福的事,已經是傍晚時分了。

“皇後孃娘現在剛懷孕,就被淑貴妃教唆上山,這淑貴妃,怕是心中有詭。”

她匆匆起身,問陸鶴:“九爺知道這個事情嗎?”

“皇後孃娘執意要去,誰也攔不住。那些九爺已經派人去保護了,若是孩子保不住,那也是陛下的報應。”

陸鶴聲音很輕,帶著絲絲冷意。

雲姒垂眸:“若不是皇帝非要置我於死地,皇後孃娘也不必剛剛有孕,就如此操勞。隻是皇後孃娘,到底是無辜的。”

“你到底不是神仙,冇辦法庇佑所有人的平安。我如今來找你,是要跟你說,給九爺治療雙腿的屋子修整得差不多了,你要不要去看看?”

雲姒眼前一亮:“這麼快?”

“人多力量大,你去皇帝那裡做做樣子,我在宮門口等你。”陸鶴喜嘻嘻地朝著外麵示意了一眼。

雲姒這就起身,出去的時候,又把幾個太醫高興壞了。

簇擁著雲姒,噓寒問暖。

剛到殿門口,便看見德勝公公把一塊牌子遞給一個小太監:“快送去。”

雲姒眼尖,看見那塊牌子上麵赫然寫著——‘大周皇族霍氏’。

她依稀覺得眼熟,似乎是在那裡見到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