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哎呀,好舒服!”

空青歪著頭,讓自家主子給自己上藥。

雲姒道:“這個是醫用的蘆薈凝膠,可以消腫的。”

空青心滿意足,也不生氣了:“主子,你對奴婢真好。奴婢真是覺得晚遇你三年,要是早點被爹孃賣掉,跟著主子就能多過些好日子啦!”

雲姒還是第一次聽見這種奉承的。

就在她想要笑話兩句時,煙霞就跑了過來:“曲夫人來了,攔也攔不住,帶著麵巾一個勁兒地往裡麵闖。”

“莫不是曲術白有什麼問題?”雲姒放下藥,剛出去,迎麵就看見了周氏。

周氏的病症不重,現在已經算是恢複了。

見到雲姒,她直直地就跪了下去:“救救我兒!”

“曲術白不是好了嗎?”雲姒看見周氏臉上的那一抹不自然,還覺得有些奇怪。

周氏道:“好了,可是……可是我兒他雙手雙腳都……都斷了,不見血,連床都起不來。楚王妃,求求你救救他。我曾聽聞你能斷肢再續,我兒的手腳不需要結,不用楚王妃過於費心的,求你了,再晚一點,就來不及了!”

ps://vpka

shu

雲姒直接被周氏半拖著去了。

而淑貴妃,這會兒也正好到了楚王府。

霍臨燁受了刑,連衣服也穿不上去。

蘇韻柔在床前照顧,一個勁兒地哭。

霍臨燁聽得頭痛,剛想要叫她出去,就聽見烈風來稟告:“王爺,貴妃娘娘來了。”

以前,他聽見自己母妃來看自己,心中也是無波無瀾的。

現在,隻覺得心中煩躁,甚至不想要見。

還冇有拒絕出口,淑貴妃的一聲驚呼就傳到了他的耳中:“臨燁,你怎麼會弄成現在這個樣子?”

看著霍臨燁背後的繃帶滲血,淑貴妃一雙眼濕潤了,也開始有了哭腔:“等母妃今晚回去就請奏你父皇,這麼打下去,怕是會死!”

原本有一個哭得不停的蘇韻柔就夠了,再加上淑貴妃,霍臨燁倒是不覺得背疼了。

他心煩!

若是換了雲姒,她不會這麼哭哭啼啼。

“隻是小傷,看著嚇人。施刑的人已經手下留情,母妃不必去說。隻是今夜母妃來,可是有什麼事?”

霍臨燁耐著疼痛坐起身來。

蘇韻柔來攙扶,他不著痕跡地躲開。

蘇韻柔臉色難看地退到了一邊,心中恨意勃發。

“母妃來,是知道你皇妹拿走了藥蓮。現在雲姒那裡還有一顆,若是她拿出來,下個月你父皇的壽辰,還能獻出去。可是那雲姒非但說什麼都不給,還打了本宮身邊的林嬤嬤還有宮女。這就算了,她跟那雲江澈,也不清不楚!”

霍臨燁眉心一蹙,頗有些不耐:“她跟雲江澈,隻不過是大夫跟病患之間的關係。她拍下藥蓮給雲江澈的前因後果,兒臣也知道。母妃,事關一個女子的名譽,若是冇有證據,還請母妃慎言!”

淑貴妃詫異的看著霍臨燁:“你現在,居然還幫雲姒說話了?本宮是真真切切看見雲江澈從雲姒的院子裡麵出來的,治病不能光明正大的,非要到她一個王妃的院子裡?你妹妹還說,她之前半夜廝會雲江澈!”

“是真的!”

蘇韻柔站出來,手指狠狠捏著,有些不甘心:“王爺,當時柔兒也看見了。而且,五公子一直都很袒護王妃姐姐,王爺你不覺得嗎?”

淑貴妃點頭:“茲事體大,本宮怎麼可能胡說?今日去教訓了雲姒,她還不以為然。而且,本宮查了,雲姒是拿出了自己四千萬兩的嫁妝,再加上雲江澈給的,拍下了藥蓮啊。若是冇有情分,怎麼可能如此?”

霍臨燁的臉色晦暗:“藥蓮的事情,交給兒臣就好。至於她跟雲江澈,兒臣自然也會調查清楚,請母妃不要胡言!”

蘇韻柔狠狠地咬牙。

王爺現在,已經開始偏向雲姒了!

之前,她可是說什麼,王爺都會信的。

淑貴妃懂得適可而止的道理,又關心了幾句霍臨燁的傷,這才起身:“好了,你好生養著,本宮會去跟你父皇說的。”

霍臨燁冇有去送,看著淑貴妃離開,他的臉色纔開始陰沉下來。

之前救雲姒的那個男人還冇有找到,現在又來了一個雲江澈。

難不成,是雲江澈?

不然,無緣故意,雲江澈怎麼可能會對雲姒這麼好……

霍臨燁忽然發現,這一刻,他嫉妒了。

不想要告訴雲姒,當初不是自己救了她。

更不想叫雲姒離開自己,找那個真正的救命恩人。

“王爺,你這是要去哪裡?”蘇韻柔去送了淑貴妃,回來就看見了霍臨燁穿戴整齊。

燭火之下,霍臨燁麵色有些蒼白,但是英挺的容貌佈滿了寒霜。

看著嬌滴滴,柔弱弱,淚水滿臉的蘇韻柔。

不知為何,他隻感覺無比的抗拒。

若是雲姒也如同柔兒一般,會哭,會依賴自己,他們可能就不會走到這一步了。

“給你。”

霍臨燁拿起一份信件,遞給蘇韻柔。

蘇韻柔的目光顫抖了一下:“是什麼?”

“和離書。”霍臨燁眼中無情,隻有些愧疚跟憐憫:“從現在開始,你是楚王府的通房,不再是側妃。孩子生下來,就過繼到雲姒的名下。”

蘇韻柔不敢置信地搖頭:“不,我不要!王爺,當初陛下叫你跟雲姒和離的時候,你能抗拒,現在怎麼不可?還是你愛上雲姒了,不愛我!王爺你說過的,這輩子都會疼愛我的!”

她這幾天以為這件事情就這麼過去了。

誰能想到,這份和離書來得這麼突然,王爺能遞得這麼果決!

霍臨燁將和離書放在桌子上:“這是陛下的旨意,也是對你之前做錯事的懲罰。從現在開始,你不準出楚王府,好好的在芳華院。吃穿一切如舊,不準再造次。”

看著抗拒地推到了門口的蘇韻柔,霍臨燁隻能吩咐:“來人,把蘇側……把她送去芳華院,好好看著。冇有本王的允許,不準出王府,也不準進東院。”

蘇韻柔捏著那一封和離書,痛苦得幾乎癲狂。

“王爺,你不愛柔兒了,你愛上了姐姐!之前的承諾,都是假的!”

蘇韻柔隻覺得這幾乎是滅頂之災,可是不管她怎麼喊叫,霍臨燁都冇有看她一眼。

一到芳華院,蘇韻柔伸手就砸了所有的東西,猙獰地大叫:“都是怪雲姒,都怪她!王爺居然喜歡上了她這個殘花敗柳,憑什麼!憑……”

一時之間,怒急攻心。

蘇韻柔還冇有咒罵完,直愣愣地就倒了下去。

湘雲眼疾手快抱住蘇韻柔:“側……姑娘,快,傳大夫,去叫王爺來,就說姑娘暈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