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雲姒恨不得站起來叫霍臨燁有多遠滾多遠!

卻當霍慎之的手在她後背安撫時,雲姒心底的那股怒火奇妙地平息下來。

“小姑孃家膽子小,比不得側妃跟楚王,大晚上的能到天花肆虐的難民營裡來秀恩愛。”

剛走到霍臨燁身邊的蘇韻柔,聽見這話,一張臉上都不知道應該作何反應。

霍臨燁冷嗤:“九皇叔多慮了,我與側妃是名正言順,且這京城誰人不知,我寵愛柔兒,視她為珍寶。倒是九皇叔,家中一個的羽哥兒被人詬病,現如今又抱著一個嬌小姑娘,纔是大大的不妥。”

“哦?”霍慎之安撫懷中人的手,漸漸地停下:“你倒是真的多情,一個側妃是你心中至寶,大晚上的你又到這裡來尋楚王妃。臨燁,你這心尖上,真是站滿了人。皇叔倒是不知,從前你對楚王妃隻是利用,現在,怎麼也喜歡上她了?”

霍臨燁可從不知,從來少言,與自己一般年紀的九皇叔,說話如此淩厲。

他麵色深沉:“我與王妃先前有誤會,如今,隻是補償她而已。”

霍臨燁的眼前出現前幾日雲姒在一品樓,神采飛揚的笑臉。

不得不承認,那一刻的雲姒,自信張揚,很讓人動心。

可是她在他心尖上?

ps://vpka

shu

怎麼可能。

他隻不過是一味地想要彌補她。

除此之外,或許有些喜歡。

可是霍臨燁怎麼會當著霍慎之的麵承認?

然而,他說的每一個字,現在都清清楚楚的進了雲姒的耳中。

原主的情緒,如同遮天蔽日烏雲,叫雲姒有種喘不過氣的窒息感。

這一刻,雲姒慶幸自己不是原主。

她清楚地明白,霍臨燁不是良人。

她也冇有受虐情節,絕不會喜歡上霍臨燁。

“雲大夫!”

前麵的副將喊聲一聲,霍臨燁下意識地轉頭看去。

副將大步走著過來,冇有看見陰影裡麵的霍慎之,隻道:“楚王是否見到雲大夫了?”

霍臨燁的眉心擰緊:“她到這裡來了?”

“有人說看到她往這邊來了,有幾個病人有些不舒服,想要找她,我就過來看看,但是找了一圈,也冇有發現。”

霍臨燁眉心一點點蹙起,目光四下巡了一圈。

他居然有些擔憂雲姒聽到自己剛纔的話。

“本王有要緊的事情也要找她,就同你一起找。”

霍臨燁遣了蘇韻柔先上馬車,自己跟著副將就去了。

霍慎之唇角勾起一抹淡笑,轉動輪椅,越發的陷入黑暗之中。

“現下無人,你可出來了。”

雲姒聽見耳邊的聲音,幾乎是下意識地從霍慎之的懷中跳了起來。

“今天倒是不說謝謝了?”霍慎之手中,還端著剛纔從雲姒手裡麵接過來的蝦。

雲姒咬咬牙,低著頭不敢去看霍慎之,聲音裡麵還是有些許的埋怨:“若不是九爺在身後嚇我,也不會有剛纔那樣的情況發生。”

霍慎之淡笑:“可我也及時捂住了你的嘴,若是叫楚王聽了動靜,怕是又要因為你對他愛得入骨,故意在暗處偷窺他。”

雲姒抬起臉,語氣也重了幾分:“便是全天下的男人都死光了,我也不會選那樣肮臟又昏庸的人渣!”

看見霍慎之神色難測的樣子,雲姒這才意識到,這些話,好歹也不能當著人家九皇叔說。

“當初為什麼選他?”

就在雲姒察覺這屋子好像是自己住的那個醫館時,聽見了霍慎之低沉的詢問。

——咚咚咚

急促的敲門聲響起。

外麵副將的聲音傳了進來:“雲大夫就住在這個小醫館裡麵,楚王殿下你可以在裡麵等。”

雲姒立即就不好了:“九爺,你怎麼說?”

霍慎之穩坐如山:“去開門,還能怎麼說?”

“不是的,我不是這個意思。”雲姒目光從衣櫃上移到了霍慎之的身上:“外麵有彆人,若是進來看見你我同在一間屋子裡麵,還……”

雲姒看到緊閉著的門,感覺到一陣窒息。

九爺怎麼還有隨手關門的習慣的!

這要是開著門,那還好解釋。

孤男寡女關著門在屋子裡麵,又是大晚上的,十張嘴也說不清楚。

霍慎之半斂眸子,舌尖掃過牙尖,上下打量著雲姒:“這麼害怕霍臨燁,還是在意他的看法?”

雲姒搖搖頭:“我冇有跟他和離,總歸不能跟他一樣的不要臉。……九爺,你能不能進那個衣櫃裡麵躲著?”

外麵,副將已經在粗聲喊她的名字了。

霍慎之低低一笑,聲線撩人:“你覺得呢?”

雲姒覺得不能。

叫一個戰場上踏屍染血的悍將現在躲衣櫃,怎麼都不可能。

但是看著一直在聳動的門,雲姒臉都綠了:“九爺……”

霍慎之看著小姑娘要哭了。

隻垂眸一笑,往那衣櫃看去。

“衣櫃不行。”

雲姒腦子一抽:“床底下呢?”

霍慎之挑眉,詫異道:“你說什麼?”

“雲姒?”霍臨燁在外麵,聽見了雲姒的聲音。

雲姒心口猛跳,上來不管他願意不願意,直接把九爺往床邊推:“九爺,您能不能屈尊到我床上躺著去?”

這也冇有什麼屏風,小小的屋子,一張床,一個桌子,一個簾子隔著,就這麼簡陋。

“雲姒。”霍慎之的手放在了床單上,第一次叫她的名字。

雲姒心口一顫,目光剛好跟他撞上,白皙的臉上,在刹那之間染紅,心跳更加劇烈了。

“這次,我要開始記賬了。”

雲姒還冇有懂他話裡麵的意思,便看到他朝著自己伸出手:“扶我到床上。”

雲姒點點頭:“九爺記下吧,回頭提什麼條件抵都行。”

‘碰!’

門被人從外麵重重踹開。

雲姒掀開被子就蓋在了霍慎之的身上。

“你做什麼?”雲姒整理著衣服,冷麪朝著外麵走去。

霍臨燁看見雲姒走出來,懸著的心才鬆了下去:“叫你半天,你未曾答應,在裡麵做什麼?”

“現在天都黑了,我不能好好休息嗎?”雲姒冷漠地看著霍臨燁。

做出這幅假惺惺的樣子,累不累?

霍臨燁冇想到雲姒會這麼冷漠疏離,甚至絲毫冇有留情麵。

他道:“今日來找你,不是來跟你吵架的。”

“楚王有什麼事情就說吧,我每天很忙,冇有功夫閒聊。”雲姒都覺得他冇什麼好事兒。

果然——

“你四千萬的嫁妝銀錢已經從王府拿走,還要假裝冇有,詐了貴妃一筆。逼得三公主,偷拿藥蓮拍賣抵債。這些,你就冇有什麼要說的?”

霍臨燁走到了桌子跟前坐下,這次,還是給了她解釋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