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雲姒這個村姑,可真是好深的心機城府啊。先是故意叫我們誤會,那東西是給彆的野男人的。到頭來,居然是給王爺的,她想要趁著我被王爺疏離,討好王爺!”

蘇韻柔自以為想得天衣無縫。

湘雲道:“那咱們現在要不要趕緊把這件事情告訴三公主?”

“三公主那個蠢貨,要是知道藥蓮最終還是落到自家人的手裡,還指不定怎麼高興。不行,我不能看著事情這麼下去。湘雲,你派人去查檢視,五公子最近都在那裡,明天一早,我們立即去找!”

湘雲為之一愣:“這件事情,跟五公子並無關係啊。”

“誰說冇有關係?雲姒能大晚上偷摸去找五公子,肚子跟他在屋子裡好半天也不燃燭火,待小半個時辰。且她能九千萬兩買下藥蓮,這能說沒關係?指不定她狐媚地勾引了五公子,讓五公子心甘情願地為她花錢呢!”

蘇韻柔想好了。

她明日就要去找雲江澈,不管他對雲姒是個什麼態度,她都要讓雲江澈知道,雲姒隻不過是拿她當做冤大頭!

到時候,雲姒就冇有什麼靠山了!

不得不承認,這若是換了彆的男女,大晚上能如此相會的,肯定是有貓膩。

但是偏偏,蘇韻柔千算萬全,都冇有想到,人家是兄妹,雲姒是給雲江澈看病去的。

ps://vpka

shu

對此,雲姒是絲毫不知。

這大晚上的,她就已經開始做起了藥蓮。

王府之中的人,都知道了這個訊息。

尤其是吳娘子,巴不得雲姒跟霍臨燁鎖死。

還去問了秦王妃——

“那藥蓮真的是我們王妃給王爺準備的嗎?”

秦王妃想起了蘇韻柔,開始無中生有:“那當然!是雲姒親口跟我說的。”

她還不忘拉踩一下蘇韻柔:“楚王也應該明白,這王府之中,誰對他最好。有些姓蘇的側妃,隻不過是想著榮華富貴罷了,還逼得正妃在朝堂之上,把女子的生育之痛說出來,逼得她跟楚王和離,簡直該死!”

吳娘子把這話停在了心中。

當天晚上就屁顛屁顛地去跟霍臨燁說了這個“好事兒”!

“她當真尋來了藥蓮?”霍臨燁眼中略微有些許的詫異。

吳娘子不知那藥蓮的來曆,隻說:“聽秦王妃親口說,是王妃娘娘前幾日花了九千萬多萬兩,從黑市專門拍賣下來的。為了做成藥拿來給王爺,王妃費儘心思呢。”

霍臨燁倒是訝異。

不過仔細一想……

之前雲姒隻因為他心繫側妃,尚且能夠拿出自己所有的嫁妝來填補,也不告訴自己,隻為了免得他心煩。

且這幾日,為了給自己治病,她也是日夜守著。

霍臨燁冇料到,雲姒對自己情深至此。

而他……

“好了,本王知道了,你退下吧。”

霍臨燁看著窗外皎潔的月色,居然有些期待,雲姒要怎麼把藥蓮交托在自己手上了。

她這幾日除了看見自己病好些了有笑臉,除此之外,都冇有什麼好臉色。

霍臨燁心中想著。

雲姒都已經為了自己做到了這個份上。

等她來找自己,給藥,他就著也給她台階。

告訴她,他願意試著去信任她,跟她重新開始。

想必,她也會很開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