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嗚嗚嗚,王爺,你不要責怪王妃姐姐。是柔兒不應該說她的婢女……都是柔兒的錯!”

房中,蘇韻柔的哭聲一聲比一聲淒厲。

霍臨燁陰寒著臉走出來,迎著剛到的雲姒就上去。

“霍臨燁,這件事情是蘇韻柔先呃……!”

雲姒剛要開口把事情前因後果說給霍臨燁聽,肩膀就被他按住,直接抵到了柱上。

“若不是本王來尋你恰巧撞見,今日柔兒怕是要死在你手裡了!本王承諾過你,你是不可動搖的王妃,她一個側妃,冇法跟你爭,你到底還有什麼不滿,居然要如此毒辣!”

霍臨燁而是按著她的肩膀的手一分分的用力。

雲姒肩膀疼得厲害,覺得無比的苦澀更無奈。

這個男人,不愛自己,所以不聽她的解釋,就開始給她定罪。

他說給她王妃之位,補償她。

王妃之位於她而言,究竟有什麼好處?

ps://vpka

shu

補償,又是在哪裡?

一股痛徹心扉的酸澀感,鋪天蓋地地向著雲姒襲來,她聲音滿含控訴:“秦王妃來請我去給小郡主看診,她隱瞞不報,自作主張說我不去看,是為挑撥離間,蘇韻柔一個側妃,能這樣嗎?被空青看見,她便追著空青要溺死空青。這個理由,夠不夠?”

月洞門那邊,隱藏在後的秦王妃看著這一切,尤其的吃驚跟憤怒。

她冇想到,蘇韻柔居然是這種人!

險些,害得她芝兒一條性命!

霍臨燁抓起雲姒的衣領,眼底怒火難消:“你叫本王如何信你!”

他是親眼看見雲姒想要蘇韻柔的命!

雲姒低吼:“把蘇韻柔叫出來問!”

蘇韻柔一身白衣,淒淒慘慘地扶著門框走了出來:“王妃姐姐,我隻是知道你跟秦王妃一直不睦,這些日子你為了照顧王爺,那樣的勞累,我心疼王妃姐姐。我怕你開不了口,就幫你回絕了,我一心向著王妃姐姐,王妃姐姐怎如此不知好歹,不問有緣的便要如此對我?”

“蘇韻柔,你個卑鄙的賤人!”秦王妃忍無可忍,大步衝了出來。

蘇韻柔顯然是冇有料到,秦王妃居然在,而且,還把這些聽了去!

“秦王妃,你聽我解釋,我……”

“卑鄙無恥的小人,虧我一直拿你當好友,你居然如此害我?解釋,你解釋什麼!”秦王妃身後就要打蘇韻柔,卻被婆子們看住。

霍臨燁站在了蘇韻柔的跟前:“皇嫂,這是楚王府!你如此不講道理,是當本王死了嗎?”

“講道理?”秦王妃氣得渾身都在發抖,指著蘇韻柔道:“好,我就跟她講道理!”

“蘇韻柔我問你,天花是什麼病,難道你不知?你說你是為了雲姒著想才拒絕我,你既然這麼會為她著想,那你就冇想過,這病不是一般的水痘傷寒,隻有雲姒能醫。若是因此芝兒病死,雲姒能醫不醫,是要跟秦王妃結下多大的仇!”

雲姒看著蘇韻柔被秦王妃捶得毫無還手之力,她心中的那口惡氣,纔開始散出去。

她知道,秦王妃不會就此作罷,蘇韻柔今天,完蛋了!

“不……秦王妃,我不是這個意思,我冇有想這麼多……”

蘇韻柔慘白著臉,此刻還想要裝柔弱打馬虎眼讓這件事情過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