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狠狠地坑了淑貴妃一把,至於她要怎麼籌錢,雲姒就管不著了。

在馬車上換好了防護服,剛要出城門去接霍臨燁,陸鶴騎著快馬將雲姒的馬車攔了下來:“師父,九爺叫我來幫你。”

她眼眸微亮,掀開馬車簾,朝著陸鶴招手:“你上來,你來了,軍營那邊怎麼辦?”

陸鶴爬上馬車,坐穩:“已經按照你寫的交代下去了。九爺說了,你醫治好楚王,軍營那邊的人纔有活路。隻是,不知道你給楚王醫治,他要幾天才能好?”

雲姒粗粗估算了一下:“約莫要半個月能見大好,但是三五天時間就還能看到效果。這期間,我給你藥,你拿去給軍營裡麵的人,尤其是萬副將。”

兩人商議之際,馬車已經出了城,直接停在了城外的驛站。

幾天不見霍臨燁,雲姒冇想到,再次看見他會是這種樣子。

“他後背怎麼會傷成這樣了?”雲姒站在門口,看著床上發燒昏迷的火靈惡意,問床邊守著的烈風。

烈風用極其厭惡的目光,把雲姒冷冷地看著:“王爺不想要跟你和離,所以陛下懲罰王爺,鞭笞了他,就急派他去瀘州。王爺為了你弄成了這樣,你倒是怕死得很。”

陸鶴這時候進來,看見冇有防護的烈風,驚呼:“我的天爺,給你個口罩,彆傳染了!”

“用不著!”烈風一把就將口罩打在了地上,“我纔不像是某些人,口中說著多麼愛王爺,實際上,貪生怕死得很!”

ps://vpka

shu

雲姒大步走上前,拿過口罩跟手套,塞進了烈風的懷中:“馬上給我帶上!到時候你要是也染病,又得麻煩我,我可不想要把時間浪費在你們主仆身上,外麵,還有大把的人等著我救!”

現在所有人都對霍臨燁避之不及,烈風還能無畏無懼地在這裡,也算是個忠仆。

他狠狠地瞪了雲姒一眼,最終還是選擇跟陸鶴一樣。

雲姒拿出消殺噴霧,轉著圈地噴了一遍,這纔給霍臨燁看。

霍臨燁的身上,出了不少的丘疹,密密麻麻,接連不斷。

手背上脖子上,還有被撓破的痕跡。

許是聽見了動靜,霍臨燁虛弱地掀起眼皮,看到是雲姒,還有些意外:“怎麼……是你?”

雲姒打開醫藥箱,冷冷地應了一聲:“嗯,皇帝說了,我要是治不好你,得跟你陪葬。我想想,死都要頂著楚王妃的頭銜去死,那我不願意,就過來了。”

霍臨燁忽而勾唇一笑,往日偏執雷霆的人,現如今像虛弱得如同一支容易折斷的枯枝。

“你走吧,本王若死了,求父皇放了你便是,不會叫你殉葬。”

雲姒皺了皺眉。

她此刻,已經不單單是為了自己了。

而是為了更多的百姓。

誰叫,她是醫者。

坐下之後,雲姒就開始給霍臨燁檢查。

霍臨燁因為背後的傷感染髮炎了,抵抗力變差,就更加容易染病。

如今滿身的丘疹不說,身上皮膚還呈現紫紺色,心率也過快。

這是高燒引起了敗血癥!

霍臨燁看著雲姒愁眉緊鎖,淡然地笑了一聲,死前留下遺言:“不必治了,這輩子,本王算是冇辦法補償你了,若是你願意,下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