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噗——”

赤紅的鮮血,招搖刺眼。

雲江澈一身月白色長袍,儘數被染紅。

雲姒看著他把淤積在心口的血吐出來,才總算是舒了口氣。

雲江澈卻被雲姒傷得徹底。

在雲姒看見雲江澈眼底壓抑洶湧的淚水時,骨肉之情令她心口跟著一痛。

“斷-絕-書寫好,拿來!”雲江澈朝著雲姒伸出手。

這一次,他是被雲姒傷得徹徹底底。

雲姒拿出懷中早早準備好的錦盒:“給你,斷絕書就在裡麵。”

雲江澈合上赤紅色的眸子,忽而笑了起來,笑聲之中,竟是淒惘,“你終究是為了個不把你當人的霍臨燁,拋棄父母,背叛關心你愛護你的兄長們,也要自甘墮落地留在他身邊。”

雲姒心中有些難受,卻不知道應該怎麼說,他纔會相信。

ps://vpka

shu

之前“她”的那些所作所為,不是一兩句解釋跟發毒誓,就能讓雲江澈再重新對現在的自己建立起信任的。

“從今日開始,你再也不是雲家的人。是死是活,全憑你自己,我們再也不會對你有半點的憐惜。”

雲江澈說完,合上了雙眸,低吼:“滾下去!”

雲姒拿起醫藥箱,還回頭看了他一眼,這才轉身離開。

看見雲姒不加解釋,雲江澈還能再說什麼?

“公子,陸軍醫說她是真的為了給公子醫治纔過來的。”為了防止誰把裡麵的話聽了去,河溪就守在馬車外麵。

雲江澈唇角勾起一抹蒼涼,眼底的血潮慢慢的退去,積蓄的是濃濃的失望,“她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霍臨燁罷了。我看著她長大,她會不會醫術,我還不知嗎?今日,更是為了那個霍臨燁,給了我斷絕書。”

“斷絕書?”

河溪咬緊牙關,眼中也是痛惜不已:“那本是老爺跟夫人想出來逼著她回去的辦法,她居然真的為了楚王,甘願跟家人斷絕關係。”

“可惜公子還覺得她就算是再怎麼糊塗,也不會簽下斷絕書。公子還怕她一個人在大周冇有依靠,這幾日為她準備了諸多的田地跟房產,金銀珠寶供她花費。”

“小姐她……他也太……扶不起了!”

雲江澈閉上眼,依靠在馬車上,彷彿一尊枯木,了無生機,“準備一下,三日之後,回西洲。從此以後,大周這個地方,我再也不會踏足。雲家的人,亦不會踏足這個地方。她生她死,跟我們雲氏冇有半分關係。”

“至於那些田地財帛……等我離開之後,叫大周的探子盯著,等她挨不住了,便給她,她在家,從未吃過苦。這算是我能給她,最後的東西。”

語畢,隻聽‘哢嚓’一聲。

雲江澈手中的小錦盒,頃刻間成了粉末,被他扔去了馬車外。

“公子,那斷絕書還在裡麵呢……”河溪眼中震動。

那斷絕書雖然是假的,可是拿回去,也好叫老爺跟夫人死心,免得日日掛念。

“不重要了。”

雲江澈的聲音,沙啞滄桑:“父親母親知道她這種樣子,隻怕會更加痛心。吩咐馬車快些,不等三天了,今日就離開大周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