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霍慎之臉上冇有什麼情緒,隻伸手將雲姒抱著的酒罈子拿過,扔在了副將的懷中。

雲姒張開手,傾身要去搶。

腰上忽然多出一隻有力的手,穩穩地製止住了她。

“喝多了,不許再喝。”

腰上,男人結實且霸道的力道,讓雲姒服從。

炙熱的溫度,穿過衣衫,像是要把她點著了一樣,讓她整個人都有些發燙。

手離開她,霍慎之麵色如常,遣著雲姒推著自己去獨有的帳篷,坦蕩且不失分寸,毫無任何令人遐想的餘地。

安靜小心的篝火周圍,才又開始熱鬨了起來。

大家誰也不敢問什麼,笑得繼續喝酒吃肉。

隻有落在原地的陸鶴,一雙眉頭越皺越死。

雲姒……可是楚王妃啊!

ps://vpka

shu

到了帳篷,雲姒坐在椅子上,剛纔被風吹得,腦袋也些許的清醒。

霍慎之斟了茶,發覺到一旁目光,遂而抬眸看她。

他們就隔了一張桌子,可是雲姒卻覺得尤其地近。

她口乾舌燥地接過熱茶,匆匆低下頭,就感覺到霍慎之的手在向她靠近。

雲姒對九爺原本就有諸多的敬畏,此刻更是緊張的縮緊肩膀,眼神濕漉漉地看著他,本能的屏住呼吸,身子往後躲:“九……九皇叔……”

“嗯?”他目光在她心口,喉嚨輕輕溢位一個字眼,連同呼吸,也變得撩人。

雲姒被圈在了椅子上,退無可退。

他冰冷的指尖捏住她的衣領,修整得整齊乾淨的指甲,擦過她鎖骨的肌膚,惹得雲姒輕微一顫。

“果然濕透,且忍耐片刻,陸鶴會送新的衣服過來。”

雲姒的臉燙得厲害,原來九爺是關心她一個小輩呢,居然把衣服弄濕了,真是失禮。

他鬆了手,瞧見雲姒那一副受驚的樣子,便道:“想試?”

“什麼?”雲姒眨著眼,不知為何,身子繃得緊緊的。

不知為何,每次跟九爺相處,她都尤為緊張,不知所措。

霍慎之的目光落在了她的手上,意思已經很明顯了。

雲姒腦中炸開一團絢爛多姿的煙火,舌尖舔了舔乾澀的唇,手撐著桌子,屁股一點點地離開椅子,躍躍欲試:“能嗎?”

她想試!

霍慎之睨著嬌嫩瘦弱的小姑娘,思及她這幾日過的艱難坎坷。

現在換了個地方,那做什麼都乖巧小心,膽大又膽小的樣子,惹他憐愛。

“來。”

溫柔的暖黃燭光下,他聲線溫和,眼眸之中帶了一抹縱容。

雲姒的屁股完全從椅子上彈開,就要繞過桌子時,外麵響起了陸鶴的聲音。

“九爺,衣服準備好了。”

陸鶴進來時,看到的是一副規矩且正常的畫麵。

霍慎之淡淡睨了一眼雲姒,並冇有說什麼,便由陸鶴推著離開了。

“九爺,雲家五公子來了,說是要跟九爺說,一年前,九爺在西洲破廟裡,遇到的那個神秘女子的事情。”

郊外,淩冽的風吹得霍慎之的衣袍獵獵作響。

霍慎之麵色淩冽,打開手中的小錦盒,裡麵安然躺著半塊玉佩。

浮浮沉沉的光影之下,隱隱約約可以看見半個小字‘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