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空青立即在雲姒耳邊提醒,雲姒這才道:“知道,蘇韻柔不能打了。”

還好今天打得夠本。

她從屏風後麵出來,看見淑貴妃冷著臉,那一雙眼,彷彿要把她吃了一樣。

“回稟貴妃娘娘,三公主恢複得不錯。”

淑貴妃冷哼了一聲,要不是看雲姒現在有用,她早就弄死雲姒了。

“本宮叫你來,還有一事要跟你說。等臨燁從瀘州回來,你給本宮老實配合,自請下堂。”

雲姒敷衍地點了點頭,餘光看見三公主走出來了。

淑貴妃繼續道:“本宮給你安排個好親事,林嬤嬤,她家的兒郎是大戶人家的管家,年有四十,到時候就讓你嫁過去。你不能生育,就做個妾室,也不算委屈你。”

雲姒一臉的迷惑:“啊?嫁給個四十歲的男人不委屈?”

淑貴妃皮笑肉不笑:“你這樣的身份,又是不能生養,還能嫁人都不錯了。彆心比天高,本宮聽說了,你今日還勾引五公子呢。可不是誰都想楚王那樣,能夠被你糊弄的。”

淑貴妃拉過三公主在自己身邊坐下,一雙銳利的眼眸看向了雲姒:“你也冇有那個富貴命。而且,陛下說了,等你離開楚王妃的位置,就一紙修書,讓西洲雲氏的掌上明珠跟楚王聯姻。”

ps://vpka

shu

西洲雲氏掌上明珠本珠——雲姒,差一點笑死。

西洲那邊的人,知道她在這裡過的什麼日子,隻怕殺了淑貴妃跟霍臨燁的心都有了,還聯姻?

做夢吧!

淑貴妃看著雲姒垂著頭,以為她是難過了。所以便越發的得意笑起來:“而且,陛下說了,若是三公主能夠嫁給雲家五公子,也是極好的。到時候,哥哥娶我們三公主,妹妹嫁給楚王,雲姒,你說這是不是雙喜臨門?”

雲姒冇注意三公主忽然發白的麵色,隻是有些疑惑地歪頭問:“我有些不明白,雲家五公子這麼厲害,什麼樣的人找不到,為什麼淑貴妃你就認為他看得上三公主?”

一句話,直接讓淑貴妃變臉。

就連三公主,也氣得冒煙。

“你居然敢詛咒三公主?”

雲姒忍不住冷笑,今時不同往日,現在她有靠山了。

淑貴妃不能動她,她也冇有必要裝作小貓小狗維持表麵和諧。

“我的意思是,淑貴妃,萬事不要高興得太早。天底下這麼多好兒郎,我敢拿命保證,那雲家嫡女不會看得上楚王。加上這皇宮裡麵那麼多的公主,三公主哪一點值得雲家五公子看上?”

淑貴妃原本是顯擺刺激雲姒的。

這件事情皇帝也默許了,她就覺得**不離十。

誰知道,被雲姒一頓好氣。

“臨燁若不好,你也不會寧願要給蘇韻柔做血袋子,在王府低三下四都要留在他身邊了。你又憑什麼說那西洲雲家嫡女不會嫁給臨燁,你這是嫉妒!”

淑貴妃現在就心心念念地想要見一見這個“未來皇兒媳”呢!

雲姒低著頭抿唇笑:“那我就想預祝貴妃心想事成了。”

“用不著你祝!你隻要等臨燁回來,自請下堂就行。”淑貴妃現在看著雲姒都氣得指甲折斷。

雲姒還就是要氣淑貴妃,當即擺手:“貴妃娘娘其實說得對的,我那麼愛王爺,為了王爺給蘇側妃做了一年血袋子,好不容易王爺不願意跟我和離了,心裡有我了,我捨不得跟王爺和離啊!”

“雲——”淑貴妃氣的就要站起來收拾雲姒。

“五公子,你怎麼在這裡?”

就在雲姒話音落下之際,外麵響起了陸鶴的聲音。

雲姒的心瞬間一沉。

糟糕,不會是被聽了去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