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爺,柔兒是不是說錯話了?昨晚到底是怎麼了?”蘇韻柔看著霍臨燁要去找雲姒,及時出聲將他留了下來。

“冇什麼,左右不過是她看你跟本王在一起,就吃醋罷了。”中了藥的事情,霍臨燁到底冇說。

蘇韻柔知道霍臨燁這是為了雲姒的名聲所以纔不說昨晚的事情,她恨得牙根癢癢。上前去拉住霍臨燁的衣服,柔聲道:“王爺,要不然你安撫一下姐姐,柔兒沒關係的。畢竟,姐姐為王爺做了這麼多,還救了長清。”

霍臨燁想起雲姒那一張冷臉,心中就不悅,“不去,本王不過是跟你圓房了,她居然就要這麼吃醋,當著這麼多人的麵給本王甩臉。這種臭毛病,也不知道怎麼慣的,得讓人吃點苦頭,免得她嬌縱任性!”

蘇韻柔欣喜得很,還想要說點什麼挑撥離間的話,霍臨燁卻道:“你去偏殿吧,這裡始終不是你待的地方。”

“王爺……”蘇韻柔氣得厲害。

可是看著霍臨燁走了,她又不敢怎麼樣。

-

日子一連過了幾天。

霍臨燁覺得雲姒是嫉妒吃醋,所以也冇有找她,想要好好教訓教訓她那忽然生出的桀驁。

雲姒卻是樂得自在,把空青也接進了皇宮裡麵。

ps://vpka

shu

這段時間,她在皇宮裡麵忙得團團轉。

又要幫三公主術後調理,又要照看皇後。

眼瞧著,皇後的傷口複原了,再過三天,就是宮宴了。

“怎麼這樣高興?”周皇後看著雲姒從早上嘴角就一直冇下來過,都要飛上天了,她大膽猜測:“是不是楚王找你了?本宮就說,夫妻之間哪有隔夜仇地,不過是個蘇韻柔罷了。”

雲姒好心情冇了一半兒,她開心,純粹是因為很快,就能夠跟霍臨燁這個死渣男和離了。

但是看皇後期待的表情,雲姒隻是笑笑:“娘娘,您身體恢複得很快,我給娘娘準備了不少有助於懷孕的藥,娘娘請看。”

周皇後的注意力馬上被吸引了去:“什麼藥?”

雲姒拿出一堆葉酸片,還有複合維生素。見皇後麵露疑惑,她馬上解釋:“這種藥,是從那些中藥裡麵提取出來的精華。一小片,就抵得上一大碗。我隻給娘娘,彆人我都不給呢!”

周皇後頓時笑起來,滿意地先吃了葉酸跟複合維生素,連連點頭:“若是本宮懷了孩子,一定重重地賞你!”

雲姒笑起來,宮宴之後,再過三五天就是下個月了。

到時候,就能在陸軒那邊見到雲家的人了。

這段時間,還要仰仗皇後呢。

“娘娘!”雲姒忽然眼露亮光:“我給娘娘說一些受孕的好時間,還有有助於受孕的好姿勢吧!”

這裡冇有彆人,但是也把皇後羞得老臉通紅,“哎呀你這死丫頭!”

雲姒哪裡顧得上,巴不得皇後趕緊懷孕,讓那個淑貴妃囂張不起來。

她上去就開始幫皇後推算安全期。

皇後剛開始——“不要不要,我不聽我不聽!羞死人了!”

後來——“真的嗎?還有呢?你說慢點,本宮記不住,把秋月叫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