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秋月姑姑,把蘇側妃一起帶去吧。”

雲姒靈機一動,主動跟秋月姑姑報備。

這樣一來,就不用跟霍臨燁單獨相處了。

霍臨燁看雲姒那絲毫不在乎自己的樣子,心中覺得不爽,“本王先去找父皇回稟,你老實點。”

他瞪了雲姒一眼,揮袖離開。

蘇韻柔一個眼神也冇有得到,心裡的恐懼跟不安被放大。

到了鳳儀宮,周皇後現在已經能夠下地了。

她對雲姒的醫術非常滿意,看雲姒的眼神,也多了幾分愛惜:“雲姒你住明月殿,至於蘇韻柔,就在偏殿吧。”

蘇韻柔的臉色驟然一僵。

這偏殿跟明月殿隔了老遠,而且明月殿更好。

她道:“皇後孃娘,臣妾想要離姐姐近一點,這樣好照顧姐姐。”

ps://vpka

shu

雲姒滿臉的拒絕。

這蘇韻柔怎麼跟狗皮膏藥一樣,甩不開的?

還冇有等雲姒拒絕蘇韻柔,周皇後便道:“你一個側妃,有你選擇的餘地?本宮安排你住在哪裡,你就老老實實的呆著,再有話說,就滾回去。”

蘇韻柔的臉色在刹那間變成了豬肝色。

雲姒心裡非常舒服。

又聽蘇韻柔含淚的辯解:“回稟皇後孃娘,臣妾是蘇家的女兒……”

還冇有等蘇韻柔說完,周皇後冷臉打斷了她:“現在楚王不在,少拿出你那張哼哼唧唧的嘴臉來,本宮不是男人,在這後宮裡麵,什麼都見得多了。你一個蘇家貴女,上趕著給人做妾室,冇皮冇臉地暗中爭鬥,以為本宮看不出來?

本宮把話放在這裡,如今你跟雲姒在本宮眼皮子下麵,你敢得罪雲姒,就是得罪本宮。滾下去,本宮看不得眼淚不值錢的。”

周皇後的話,就像是幾巴掌,把蘇韻柔打得抬不起頭來。

雲姒也冇有想到,周皇後會這麼為自己撐腰。

等著蘇韻柔哭哭啼啼地下去了之後,雲姒低頭跪拜:“多謝皇後孃娘。”

周皇後朝著雲姒伸手,把雲姒拉到自己床邊坐著:“你啊,趕緊給楚王生個孩子,到時候,就能坐穩王妃之位,也不會被楚王嫌棄了。”

雲姒一陣語塞。

卻也不跟周皇後爭辯。

這古代的女人,就算是皇後之尊,也是以夫為貴,以夫為賤。

她說這種話,並不奇怪。

看雲姒點頭,周皇後拍了拍雲姒的肩膀:“去吧。”

瞧著雲姒出去,周皇後招來了秋月:“這是個好孩子,本宮幫幫她吧。”

秋月第一次見皇後這麼對一個人好的,便問道:“這……娘娘怎麼幫楚王妃獲得王爺的心?”

周皇後彆了秋月一眼:“你懂什麼?先有孩子,把位置坐牢了,還怕冇有來日嗎?這孩子冇有家世背景,隻能依靠孩子了。準備暖情香,等晚上,楚王來,給她們準備點好酒好菜,助助‘性’。若是雲姒一舉得男,也不枉本宮提拔她一場。”

而此刻,回到了明月殿的雲姒,對皇後要做的一點不知。

沐浴完了,換了一身衣服,睡一覺起來之後,天都已經黑了。

明月殿已經掌燈,香爐之中,嫋嫋染著一股聞起來就讓人心裡暖暖的香。

“冇見過熏香嗎,有什麼好看的?過來用膳。”霍臨燁的聲音,驟然出現在殿中,驚得雲姒輕呼了一聲。

而殿外的秋月,趁著這個時候,把藥粉,撒在了酒裡麵,朝著兩人的身影,曖昧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