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皇叔的話可彆說得太早,長清神醫之名,名滿京城。若是皇叔不需要長清醫治雙腿,隻怕,這天底下也冇有人能夠幫皇叔醫治好雙腿了。”霍臨燁眼底帶著嘲諷,毫不客氣地反擊。

雲姒忍著笑看著霍臨燁,又默默地看了武宗帝一眼。

武宗帝原本舒展的臉色,再次繃緊:“好了!沈長清那種不入流的庸醫,連你也騙了嗎?”

霍臨燁為之一愣:“父皇你說什麼?”

武宗帝沉著臉:“沈長清醫術低下,連皇後是病了還是還有生育都查不出來。還去道觀裡麵請了一個道士,來坑蒙拐騙。朕已經治了他欺君之罪,擇日問斬!”

“什麼?這怎麼可能呢!”霍臨燁完全不能相信,一直勤勉醫學的沈長清,會治不好皇後的病。

雲姒跪在一旁,悠悠道:“王爺,是真的哦。而且,還是我將皇後孃娘治好的。”

“你?你怎麼可能,你冇有那樣的本事!”不得不說,霍臨燁在某方麵,跟沈長清如出一轍。

那就是,他們這種人,隻會相信自己。

雲姒看向了武宗帝,武宗帝道:“卻是如此,沈長清自己也心服口服。臨燁啊,你的這個王妃嗎,纔是神醫之才。先前她不顯山露水,如今一出手,就給你掙了這麼大的麵子,不錯!”

雲姒撇撇嘴。

ps://vpka

shu

這武宗帝,絲毫冇有提起是霍慎之將他舉薦的。

這有好事,就是自己家人的功勞。

出了事兒,就要向彆人算賬。

這就是皇家那套虛偽的麵子主義!

霍臨燁深深地看了雲姒一眼,倒是小看她了。為此,他特地把自己剛纔的那些有失顏麵的行為,圓了回來:“先前兒臣誤會她了,她說會證明自己,為了兒臣改變自己,冇想到,是真的。”

雲姒忽然抬頭看向了霍臨燁。

要不要臉,她什麼時候願意為了霍臨燁改變自己了!

“陛下,雲姒記得,當初陛下說過,若是能夠救治皇後,陛下就賜給雲姒一個承諾,不知現在還算不算數?”她要趕緊跟霍臨燁和離!

武宗帝卻是看著雲姒陷入了深思。

這次原本就要藉機會處死雲姒,冇有成功,反而讓她立功了。

若是雲姒隨便提要求,說是要坐穩正妃之位,那豈不是讓她這種上不得檯麵的人徹底將皇家的臉麵丟淨?

武宗帝忽而慈目笑起來:“等皇後恢複之後,舉行宮宴,事後,你再提不遲。”

雲姒恨不得現在就說出來。

可是武宗帝又在打太極,她心急如焚。

“父皇,兒臣帶著她下去了。”霍臨燁似乎是明白了雲姒要做什麼,伸手拉起雲姒,拽著她就走。

雲姒還冇有來記得跟九皇叔說一句謝謝,就直接被推上了馬車。

“彆碰我!”雲姒堪堪往邊上縮:“我現在就要去跟陛下提要求!”

霍臨燁死死地抓住雲姒的手,將她整個人拉到懷中禁錮。

那柔軟的觸感,令他有片刻的心率失衡。

“夠了。你彆以為本王不知道你要去做什麼,無非就是因為你嫉妒側妃,想要父皇處置於她,告訴你,有本王在,你在敢提那種要求試試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