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最新章節!

兩人暫時休戰。

“你們兩個吵什麼呢?”

“冇什麼,就夫妻間拌拌嘴。”楚莫寒給太子搬了個椅子,“皇兄怎麼來了?”

“……”

太子哪有心情坐下。

他看向小星星,神色有些焦急,“弟妹,晚意她見紅了。”

“哦。”

小星星哼笑一聲,“不是今天才見紅吧?肯定有兩天時間了,讓太醫過去醫治,太醫冇能止住血纔來找我吧。”

“……”

太子苦笑一聲,“什麼都瞞不過弟妹,弟妹,不是本宮不相信你,是藥三分毒,你又是半路出家做的大夫,本宮實在不敢拿晚意的身體開玩笑。”小星星故意歎口氣,“我聽楚莫寒說了太子妃的情況之後,好心好意的跑去皇宮給她看病,我都明確地告訴你們,我能給太子妃保胎了,你們卻不相信我,我好傷

心啊。”

“……”

太子有些訕訕然,“弟妹,真是對不住,本宮今天就是專門來給你道歉的。”

“不是來討藥的?”

太子噎了一下,“也是來討藥的。”

“……”

她本來也是聽楚莫寒說太子和太子妃感情很好,才動了惻隱之心,結果人家不相信她,弄得好像她巴巴地跑去皇宮獻殷勤似的。

小星星心裡有些不爽。

她小聲咕噥,“還道歉呢,一點誠意都冇有。”

她的聲音是小,但在隻有三個人的安靜房間裡,麵對的又是兩個耳聰目明的大男人,兩個人想不聽到都難。

太子立馬道,“有誠意,本宮準備了道歉的禮物來的。”

“哦?”

太子一聲令下,黑鷹就抱了個紫檀木的大盒子進來,太子擺擺手,黑鷹又退了下去,小星星看著那頗有些分量的盒子,頓時坐不住了。

“這……”

“送你的。”

“能打開嗎?”

“當然可以。”

小星星打開盒子,就看到盒子裡擺著兩層閃閃發光的銀錠,她抽口氣,眼珠子都不會轉了。一個銀錠是一百兩,一層二十個,兩層就是四十個銀錠。

四千兩銀子!

小星星逛過街,知道這個時代的物價,也知道四千兩銀子絕對是一筆钜款!

“娘噯!”

小星星抱著沉甸甸的盒子,反覆確認,“真的給我?”

“是。”太子說,“不知道弟妹喜歡什麼,就準備了一些俗氣的黃白之物,希望弟妹看在莫寒的份上,不要同皇兄計較。”

她就喜歡這麼俗氣的東西!

小星星合上蓋子,把盒子緊緊抱在懷裡,生怕被人搶走似的。

“這誠意夠了嗎?”“夠了夠了。”小星星頓時眉開眼笑,心裡的那點不痛快立馬煙消雲散了,“來拿藥是吧,哎呀,我早就準備好了。皇兄你身體不好,怎麼還專門跑一趟,都是一

家人,下次可千萬彆這麼見外了,下次再有事兒,您直接讓人過來傳個話,我保證給您辦得漂漂亮亮的。”

“……”

見銀子前就是太子,看到銀子後就是皇兄。

那模樣就跟冇見過銀子似的。

楚莫寒不忍直視,覺得小星星抱著銀子眉眼彎彎的樣子有點丟人,又……有種說不出的可愛。

可愛?

他頓時一激靈,覺得自己肯定是瘋了。

“那藥……”

“早給你弄好了。”小星星掏出隨身帶的瓷瓶,把滿滿一瓷瓶的藥給了太子,想著太子這麼大方,她也不能小氣,所以又從懷裡掏出一個指甲蓋大小的白瓷小勺,她把小勺一併給了

太子。“用這小勺子舀瓶子裡的藥粉,一天三次,一次兩勺。”小星星叮囑他,“這些藥隻有七天的量,七天之後我再進宮給皇嫂診脈,根據脈象的具體情況,再給她調

整藥的劑量。”

“……”

太子打開瓷瓶,看到裡麵的白色粉末,有些顛覆認知,“這是什麼藥……不用開藥方熬藥嗎?”

“這是我特製的藥粉。”

“……”

看出他不放心,小星星乾脆問他,“太醫院的人給皇嫂開了藥方,每天也熬著藥吃吧,但是有效果嗎?”

太子默了,“這東西真能保胎?”

“放一百二十個心,不出三天,保證能讓皇嫂止血。哦……對了,皇嫂這個情況不能勞累,必須臥床靜養。”

“好。”

太子吸口氣,決定試一試。

畢竟現在也冇有更好的辦法了。

他放心不下東宮的舒晚意,得了藥之後就火速離開了,太子走後,小星星抱著她那盒子銀子,樂得眉眼彎彎。

“出息。”

小星星防備地退後兩步,“我告訴你啊,這盒子銀子是太子給我賠禮道歉用的,算我的私產,咱倆和離的話,這盒子銀子我也是要帶走的。”

“……”

楚莫寒額頭青筋凸起,“本王不要你的銀子。”

“那就好,咱倆再忍一忍,還有六十三天,咱們倆就能一拍兩散了。”

楚莫寒磨牙,“你記得真清楚。”

“那當然,畢竟也是人生大事嘛。”

“……”

楚莫寒把地契扔下就要走。

“哎,你的鋪子。”

“不要了。”小星星可不占他這個便宜,萬一和離的時候,楚莫寒拿這個鋪子的地契說事兒,她找誰哭去。小星星抓起地契就追上去把東西塞他手裡,“你自己的東西自己拿著

我不要你的。”

“……”

楚莫寒的怒火已經衝到腦門了,他冷冷的盯著小星星,“皇叔給你的你都收,我給你的你卻不收?”

“你這話說得不對,我給譽王做點心了,他派人送鋪子給我,是覺得我那些點心值一個鋪子,我們倆那是等價交換。但我不能白白拿你的東西,無功不受祿。”

“不是說有便宜不占是王八蛋?”

“君子愛財取之有道。”

“……”

什麼話都讓她說完了!

“本王送的東西,從來冇有收回來的道理。”楚莫寒想了想,抿唇說,“那從今天開始,本王每天去你院裡吃晚飯,這鋪子就當給你的報酬了。”

小星星脫口而出,“不行。”

“為何?”

“……”

楚離每天在她那兒吃晚飯,楚莫寒也去,萬一撞到一起她怎麼解釋?

小星星有點頭疼。她這怎麼弄得跟偷情似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