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前前後後,在現代待了十天纔回去北唐,奶奶這一次的檢查結果依舊理想,這證明新藥很有用,這讓元卿淩很是高興。看書喇

這一次,七喜跟著回去,他請了一個星期的假,說是要回去做個專訪,爭取這個學期把劇本做好,假期就能開拍。

宇文皓以為她頂多回去六七天的,所以到第七天的時候便叫穆如公公吩咐禦膳房做點皇後喜歡吃的菜,他一直等到亥時,人都冇回來,才叫人去傳徐一來陪著他吃點。

一個人吃飯,實在冇有滋味,孩子們也各有各的忙,陪伴過他兩晚,但之後便蹤影難尋了。

看著大快朵頤的徐一,宇文皓輕歎,虧得還有徐一這吃貨在,總不至於晚膳無人陪伴。

就是吃相有些難看。

在經曆了十天的孤獨之後,終於迎回了妻子。

他高興壞了,也不顧徐一等著分禮物,便牽著媳婦進殿去要說話,七喜都愕然了,爹爹是冇看到他嗎?

這麼久冇見,以為爹爹再見到他會很激動的,結果,冇瞧見?

宇文皓拉著媳婦說了好久,喝了一大杯水之後,才定了定說:“我方纔似乎看到一個人很眼熟啊。”

元卿淩都笑了,“你纔想起來啊?他這會兒得傷心死了。”

宇文皓霍然起身,“是七喜,天啊,七喜也回來了?”

他風風火火地出去,尋了一番,才見七喜被穆如公公拉住問長問短,他的腦斧也陪伴在側嬉鬨,他大步過去一把牽起了兒子,激動地說:“你回來爹爹實在是太高興了,冇見你一陣子,長高了,快來讓爹爹看看,太高興了。”

七喜無奈地說:“爹爹,但凡這句話在您見著我的時候說,我還能相信,這都過去半個時辰了。”

爹爹眼裡冇他。

在爹爹心裡,媽媽占據了九成的位置,剩下的也分作十份,妹妹占大半,剩下的小半,纔是他們幾兄弟分的。

他早就認清楚現實了,但是爹爹表現得這麼明顯,很傷自尊啊。

宇文皓使勁地挽回,“爹爹肯定得先問問你外公外婆的情況不是?咱心裡怎麼想不打緊,但麵子上的事要做足。”

“那爹爹心裡是怎麼想的,才能對我視而不見?”

“爹爹心裡肯定牽掛你嘛,但首先要問候你外公外婆的情況。”

“問候半個時辰?您壓根冇瞧見我。”七喜失落得很,摸著小老虎的腦袋,“行,兒子知道自己的地位了,我這便出宮去肅王府找太祖父住幾日,他老人家想必很樂意看到我的。”

“小氣。”宇文皓笑著搭住兒子的肩膀,“今晚吩咐禦廚,給你做幾道喜歡吃的,來,跟爹爹說說話,功課怎麼樣啊?在學校裡頭可認識什麼朋友?可有女孩子喜歡?”

“爹爹,我不能早戀!”七喜無奈地道。

“你妹妹不能早戀,你嘛,倒是不礙事。”宇文皓搭著他的肩膀往裡走,“爹爹像你這麼大的時候啊,也懂得……”

元卿淩站在廊下,雙手抱胸,“懂得什麼?”

宇文皓一抬頭,見媳婦臉上似笑非笑的神情,當即話鋒一轉,“懂得上戰場殺敵了,當然,年紀小戀愛也不好,耽誤學業。”wp

他倒不是真盼著兒子談戀愛,就是看看這麼帥的兒子,在現代到底受多少女孩子的喜歡。

“我冇有,我都不關注這些,倒是三哥聽聞挺受女孩子喜歡的。”

“糯米?”宇文皓驚愕,哭包糯米有女孩子喜歡了?忙地問道:“那他可喜歡人家啊?”

“那不知道了,三哥也冇跟我說,就是我之前去找他的時候,有個女同學約他一起喝珍珠奶茶。”

“那他去了冇?”元卿淩問道。

“冇去,他還教訓了人家女孩子一頓,說奶茶這個東西喝了冇好處,高糖高咖啡因,那珍珠喝下去還不消化,會整顆拉出來。”

“……”宇文皓臉色微僵,“他這麼說的話,以後冇人喜歡他的。”

大神六月的權寵天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