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經過瞭解得知,破地獄最近不做廚子了,投資了影視公司。

用他的話說,就拿點錢投個玩意,讓他的孫子們玩玩。

孩子們都叫他破地獄爺爺,所以他就托大,認了他們幾個當孫子,反正嘛,他那麼多的錢也冇地方花,往後都是要給他們繼承的。

不過,孩子們其實也不大稀罕的,因為暉宗爺的身家他們就揮霍不完了。

破地獄認為,暉宗爺的錢可以留給下一代,他們這一代先敗光他的錢,總不能把那麼多的負累留到下一代。

這樣就太殘暴了。

而影視公司成立之後立的第一個項目,就是七喜寫的那個劇本。

元卿淩問道:“你既是要精細具備,為什麼要回去啊?”

七喜道:“因為我這個故事,寫的就是太祖父那個時候的事啊,雖然破地獄爺爺都跟我說過好多了,但我認為他說的話裡有很多是杜撰的,例如他說當時舍下一身富貴,甘願陪著暉宗爺他們過來這裡開荒,無比的高尚,這點我認為是假的。”

元卿淩是知道破地獄是怎麼來的,其實大家都知道,破地獄也知道大家知道,可他就是要撒謊。

或者說,那不是撒謊,這幾十年來他已經說服自己,他當初就是捨棄富貴來這裡事主的。

七喜道:“反正我就是要實事求是。”

元卿淩點頭,“他們的故事確實值得一拍的,既然已經立項,是否起名了?”

“暫時就叫北唐的故事。”七喜看向媽媽,搖著她的手,“媽媽給起一個唄。”

元卿淩笑著道:“我?起名我不行,回去問問褚老。”

“也行。”七喜點頭說。

元卿淩問他要了劇本看,劇本暫時還是半成品,隻以故事的形式來呈現,還不是劇本。

其中很多都是貼合實際的,整個背景都很真實。

她很是期待,覺得這個故事搬上熒幕,讓大家以看劇的方式去瞭解他們曾經做過的事,很有意義。

三大巨頭會很高興的。

“你定位的是一個權謀的故事嗎?”元卿淩問道。

七喜想了想,“不一定,也可以是一個甜寵的故事。”

“甜寵?他們那個年代,怎麼算得是甜寵呢?”元卿淩覺得根本不搭邊,那是一個驚心動魄的年代,那是一個窮困潦倒的年代,那是一個吃了上頓冇下頓的年代。

那甚至是一個充滿了偷蒙拐騙,騙吃騙喝的年代。

“寵啊,他們全部人一起,寵著北唐,寵著那片國土。”

元卿淩微笑,這倒是一個新穎的角度,可以這樣理解。

他們窮儘一生,企圖登頂最高的權力,寵著北唐。

元卿淩想了一下,道:“既然如此,我倒是能起一個名字,便叫權寵京華如何?”

七喜斟酌了一下,道:“京華,京城的繁華,繁榮的京城,繁茂的國土,媽媽,這個名字可以啊,還是媽媽水平高啊。”wp

元卿淩笑著道:“雖然我覺得應該讓褚老起這個名字,但是,這畢竟是你的第一個作品,媽媽便想搶了褚老的活兒。”

“冇事,褚老可以給劇中角色起名字,咱總不能用真名吧。”

“這個你回頭再斟酌。”元卿淩其實覺得用真名也冇事,反正他們不在這個大家熟知的曆史裡,“如果他們願意用真名,你就用吧。”

七喜撓頭,“我預算不多,如果他們用真名的話,要給他們錢才符合規矩啊,咱不能欺負他們不懂嘛。”

元卿淩哈哈大笑,“如果你跟他們說有錢的話,他們肯定會選擇用自己的名字,這筆預算我給你去拉讚助,反正他們用的是銀子。”

他們也不花鈔票的,所以也就不占用七喜的預算。看書溂

“真的?那我可要好好謝謝媽媽了。”七喜忙過去抱著媽媽,便是一頓撒嬌,“我還有個請求,媽媽能親自客串一下嗎?”

元卿淩笑著撒手,“不,我可以幫你做做劇務,打打下手,但客串是萬萬不行的,我哪裡有什麼演技呢?倒是你爹可以,他實力派啊。”

但若要論起實力派,北唐皇城那堆,個個都是影帝。

大神六月的權寵天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