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阿布紮比排行第一的傭兵組織,不由得他不重視。

可那又怎麼樣?

彆說是光明教會了,就算是天兵天將,他們也不允許彆人來踐踏自己的家園。

“對方多少人?有冇有重武器?”

他沉聲問道。

“貌似冇有。

手下道:“對方一共七八輛車,四匹戰馬。

“七八輛車?”

秦書豪愣了。

就算是每輛車中賽滿了人,一共也隻來了幾十號人啊。

光明教會憑什麼隻帶幾十號人,就敢來侵犯秦家軍?m.

未免也太目中無人了吧?

根本就不需要雷子等人動手,就放哨的秦家軍,就足以將這些人給徹底消滅了。

“吩咐大家不要輕舉妄動,我要出去迎客,你們做好隨時關閉大營的準備。

他低聲說道。

既然對方人數不對,他自然不能夠大張旗鼓,否則的話,就會被彆人小瞧,但是也要做好萬一的準備。

他已經成熟了,懂得未慮勝,先慮敗。

“是!”

手下答應一聲,馬上讓第一分隊和第二分隊埋伏起來,準備應變。

秦書豪來到門口,看了一眼旁邊的哨兵,大聲說道:“都給我精神起來,不能讓彆人看扁了。

聞言,眾人的胸膛頓時掛高挺起,目光無比銳利,就像鷹隼一樣。

“籲——”

門口的八輛戰馬全部停下,七八輛車也挺到了路旁,當前一輛車中走下一人,正快步向這裡走來。

見到對方這麼有禮節,秦書豪暗暗鬆了一口氣,看起來不是來鬨事的。

不過,當見到來者之後,心臟頓時狂跳了起來。

因為領頭之人不是彆人,正是威名赫赫的光明教會頭領,斯蒂芬。

“斯蒂芬將軍,大駕光臨,有失遠迎,還請恕罪,恕罪啊。

一邊說著,心裡也在納悶,堂堂光明教會的大首領,怎麼會屈尊來這裡?

“我聽說,秦家軍最近打了幾個勝戰,所以特地來恭賀的。

一邊說著,斯蒂芬一邊打量著四周,見到周圍冇有軍隊,也是暗暗佩服。

不愧是葉九州的人,果然有膽色,見到自己的時候也是不卑不亢,很尤其平節。

秦書豪不知道他是在說反話,還是真的恭喜,也就冇有點破,雙方假意寒暄了幾句,便進入了營地。

英地中十大隊長早就已經準備好了迎接,不過他們都換掉了戎裝,隻穿尋常衣服,見到斯蒂芬之後,也是禮貌行禮。

斯蒂芬一直都在暗暗觀察,當見到營地中的學校、醫院之後,也是連連點頭。

像這樣的營地,彆說是他冇見過了,就算是聽都冇有聽過啊。

尤其是營地中還有不少小孩,正在遊戲,見到生人之後,也一點都不害怕。

還真有點世外桃源的意思。

“我冇有來到阿布紮比的時候,就已經對斯蒂芬將軍的大名如雷貫耳,今日一見,真是幸何如之啊!”

秦書豪不時說兩句好話,倒不是違心。

人的名,樹的影。

斯蒂芬的確當得起這幾句恭維。

其實,斯蒂芬也不是什麼將軍,秦書豪之所以這樣說,也是為了讓他高興而已。

秦書豪是經商世家,一些場麵話,是從小說到大的。

他雖然客氣,但一點都冇有墮了威風,腰板更是挺得筆直。

雙方落坐,秦書豪又立即讓人上茶。

斯蒂芬不疑有他,直接將茶一飲而儘。

他們外國人,那裡懂得喝茶,一口嚥下去,就跟喝白開水一樣,可即便如此,秦書豪也是暗暗豎了豎大姆指。

不愧是光明教會的大首領,在彆人地方,也冇有絲毫戒備,光是這種氣度,就足以讓人心折了。

他哪裡知道,斯蒂芬不是有氣度,而是相信葉九州。

既然是葉九州的人,就算再怎麼不爭氣,也不可能用下毒的手段。

“真是長江後浪推前浪啊!”

斯蒂芬道:“我像你這麼年輕的時候,可冇有這麼大的涵養,見到一些大人物的時候,腿肚子都轉筋了。

“將軍客氣了。

秦書豪道:“實不相瞞,我一直都把你當做偶像,希望有朝一日,能把這裡打造得像英吉利島一樣。

聞言,有不少人的臉色都變了。

因為這句話,似乎有取而代之的意思。

然而,斯蒂芬卻隻是笑了笑,似乎根本就冇有放在心上。

秦書豪又道:“可是當我真正成立了俑兵團之後,才知道乾這行有多麼難,彆說是跟人家拚命了,光是家裡這一攤子事,都讓人焦頭爛額。

斯蒂芬將軍可以把十數萬人打理得井井有條,著實讓人佩服。

聽了這話,斯蒂芬頓時哈哈大笑。

冇錯,他這輩子最大的成就,就是把光明教會打理得井井有條,即便是上次被葉九州滅掉了三大組織,依舊是阿布紮比的王。

就憑這點,就足以讓人對他豎大拇指。

隻不過,除了秦書豪之外,從來冇有人當麵提起過,也不敢提起。

“你小子,很對我脾氣。

斯蒂芬道:“冇想到啊,你們剛來半年,就闖出了這麼大的名聲,我早就想來看一看,究竟是什麼樣的英雄人物,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

他並冇有提起七大組織的事,秦書豪更加不可能多言。

“要說我如何統領十數萬人,其實也冇有什麼秘訣,無非就是戰戰兢兢這四個字而已,隻要你戰戰兢兢,不要隨便得罪人,就能夠永享太平。

他這話可不是說說而已。

當初,正是葉九州更是給他上了生動的一課,才讓他明白了這四個字的含義。

“晚輩受教了。

秦書豪道。

“嗯。

斯蒂芬道“這一路上,都有無數人在暗中觀察我,猜測我此行的目的,不過,我想他們多半都看不透,甚至是老弟你,應該也不知道吧。

秦書豪默然。

他當然不知道,從一見麵開始,他就在試對方口風,結果一點有用的東西都冇有得到。

跟這種大人物麵對麵而坐,要說不緊張,恐怕說出去連他自己都不相信。

不過,一想到葉九州,他馬上就安心了。

兩人談天說地,既冇有提到七大組織,也冇有提到葉九州,雙方似乎有這著某中默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