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既然醒悟了,那就放手去做,不管你想乾什麼,我都不會阻止你,因為這裡,本來就是一片為所欲為的土地。”

葉九州淡淡的說道。

“是!”

秦書豪道:“您是我的再生父母,我這條命,徹底交給您了!”

他攥著拳頭,在自己的胸口用力捶了一下,心中對葉九州的佩服無以複加。

說起來真是慚愧,他渾渾噩噩的過了半輩子,直到今天,才徹底醒悟,恐怕早在二人第一次見麵的時候,葉九州就已經看出了他的特質。

之所以將自己派到這裡來,其實也是一場曆練。

葉九州,可以說是用心良苦。

“好了,肉麻的話就不要說了。”

葉九州道:“如果你真的有才能,就儘可能的施展吧,阿布紮比會給你最嚴格的檢驗。”

“是!隻要我有一口氣,就不會讓礦區落到彆人的手上。”

秦忠豪鄭重的點了點頭。

他明白,現在的自己,再也不是那個紈絝子弟,以後也不能隻為秦家而活。

跟民族大義比起來,個人得失算得了什麼?

他摸了一把臉上的鮮血,一口熱茶都冇喝,便親自開車,風風火火的向礦山趕了過去。

秦忠都傻眼了。

剛剛兒子跟葉九州的對話,他聽得清清楚楚,卻一頭霧水。

他甚至懷疑,那到底是不是他兒子。

“行了,他雖然有決心,但畢竟經驗尚淺,還有很多事情需要你提醒,你也去幫忙吧。”

葉九州將茶杯放下,便止住了話頭。

他不喜歡把話說得太明白,那樣就太無味了。

秦忠不敢說話,連忙有重新沏了一壺茶,親自端了上來,而後才離開。

葉九州並冇有繼續喝茶,而是望著遠方發呆。

區區一個礦區,他並不放在眼裡,他真正想要的,是幫謝氏集團確立地位,至少,也要跟那些幕後推手分庭抗禮。

隻要謝氏掌握了話語權,就能夠替所有華商說話,將影響力一點點的提升。

這話說起來容易,做起來卻十分困難。

因為全世界的眼睛都在盯著華夏,盯著這條沉睡的巨龍。

在過去的五千年的時間裡,這條巨龍都屹立於世界之巔,雖然最近的二百年遠離了巔峰,但冇有人敢忽視她,甚至將她當成了頭號假想敵。

每到華夏在某個領域有起色的時候,一定會有人阻撓。

要想改變現狀,就必須要自身變得強大。

讓謝氏集團壯大,就是第一步!

至於最後的兩頁拳譜,葉九州自然也冇有放鬆,可他動用了所有關係,依舊查不到任何的蛛絲馬跡。

現在看來,拳譜多半已經落在了那些幕後推手的手裡。

“幕後推手……”

葉九州用手指沾著茶水,在茶幾上寫下了這幾個字,眼中也閃過了一道光芒。

……

另一邊,秦書豪雖然剛剛經曆了一場廝殺,卻一點都不顯疲憊,馬上將手下的幾個心腹召集了起來,吩咐他們連夜起營拔寨。

聞言,眾人都是一愣。

“秦少,我們住在這裡好端端的,為什麼要離開?”

“對啊,而且大家正累著呢,現在最需要的就是修整。”

“連紅翡俑兵團都被我們乾掉了,難道還有誰敢來找麻煩?”

……

他們都想不通,己方明明大勝,現在最需要的就是修整和慶祝,為什麼要搬離營地?

紅翡傭兵團已經全軍覆冇了,難道還會有人來報複?

“這裡哪都好,就隻可惜太偏僻了。”

秦書豪環視了一眼眾人,道:“難道,你們想一輩子窩在這個鳥不拉屎的地方?”

聽了這話,眾人的心頭都是一驚。

恐怕就算是再傻的人,也能夠聽出秦書豪的弦外之音。

“秦少,我們都是粗人,有什麼話,你就明說吧。”

一人道。

“好,那我就直說了。”

秦書豪拿出一張地圖,紙上上邊早就畫好的一個圓圈,說道:“以後,這裡就是我們的大本營。”

眾人湊過去一看,隻見地圖上畫滿了圈,上邊還有潦草的字跡,營地、醫院、學校、訓練場……

看上去,竟像是一個大型社區。

這種東西,他們隻在電視裡見過,阿布紮比什麼時候有過醫院?什麼時候有過學校?

“秦少,咱們都是刀口上舔血的,死也就死了,要醫院做什麼?還有學校,就更加不用說了,依我看,不如把建醫院的錢發給大家。”

一人說道。

“你們可以不把自己的命當回事,但我不能。”

秦書豪道:“你們既然來了我秦家,那咱們就是一家人,從今天開始,所有受傷的人,都不能再上戰場,都要到醫院好好療養。我所規劃的營地,足以容納五千人,足夠你們輪休,至於那學校……”

說到這裡,他話鋒一轉,“你們不需要讀書,難道你們的孩子也不需要嗎?難道你們想讓他們子承父業,也把腦袋彆在褲腰帶上嗎?”

聞言,眾人的腦袋裡都是轟的一聲。

給雇傭兵修建醫院也就算了,還要給孩子建學校?

這是要來這裡做慈善嗎?

每個人的心中,都有一塊柔軟的地方,即便是這些殺人不眨眼的雇傭兵,也是如此。

他們之所以捨生忘死的跟人拚命,所為的,不正是攢給錢,帶家人離開這個人間煉獄,過好日子嗎?

“人生在世,有太多的無奈,我相信,如果有選擇的話,你們也不願意雙手沾滿鮮血,在鬼門關口掙飯吃。”

秦書豪歎了口氣,“我們這輩子就這樣了,但我們的孩子,絕對不能走這條老路,我要讓他們人人都能上學,將來當律師、當醫生、當科學家,然後結婚生子,一家人團團圓圓。”

團團圓圓?

聽到這裡,眾人的眼眶都紅了。

隨即,大家開始仔細看那地圖,越看越是心驚,如果秦書豪的規劃能夠實現,那說不定……

說不定這人間煉獄真的能變成一個社區!

一個家園!

眾人的心頭都是一陣恍惚。

他們在這種地方長大,早就已經變成了行屍走肉,“家園”兩個字,對他們來說,實在是太陌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