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一邊說著,他也開始打哈欠了。

雖然他們都是在刀尖上舔血的,但是這一.夜,還是太難熬了。

現在,每個人的胸口都憋了一口氣,準備拿秦家父子撒氣。

“算了,不等了,咱們現在出發。”

尼泊下了命令。

他擔心夜長夢多,所以還是及時動手比較好。

“是!”

手下精神一震,馬上下去傳令。

一時間,三個分隊,六百人,齊聚門口。

“點名!”

尼泊沉聲說道。一秒記住

“報告,三分隊全員到齊,請……”

他的話剛說完,整個人突然飛了出去,就像是被奔馳的野牛給撞到一樣,與此同時,鮮血四濺。

眾人愣了一下,連忙過去檢查,卻發現那人已經斷氣,腦袋上一個拳頭大小的傷口。

“是狙擊手!”

“大口徑狙擊槍!”

他們都是常用武器的人,一下子就認了出來。

一般來說,大口徑的狙擊槍,威力都極大,射程也極遠,不過很難操控,所以隻有頂尖的狙擊手,才能夠使用。

“在哪裡?”

尼泊慌了,連忙鑽進了屋子。

留在營地中的人也是四下張望,可是哪裡能看到半個人影。

等人群稍微安靜了一些,槍聲又響了起來。

又有一個人倒在地上。

槍聲久久迴盪,就如同催命的號叫一樣,每一次槍聲響起,必有一人倒地不起。

不一會兒的時間,幾個分隊的隊長就已經全部一命嗚呼了。

“特麼的,一幫廢物,趕緊把那人給我找出來。”

尼泊在屋裡大叫著,說什麼都不敢露麵。

他太瞭解這種狙擊手了,專找對方的頭目下手,正所謂擒賊先擒王。

有的時候,一發子彈,就能夠解決一場戰爭。

也正是因為如此,狙擊手才十分有價值。

可是在阿布紮比地區,也冇遇到過這麼恐怖的狙擊手啊。

“難道,是秦家背後的大老闆?”

想到這裡,尼泊頓時瞳孔一縮。

想來想去,也隻有這種可能,因為經常在阿布紮比活動的幾個狙擊手,他全都認識。

這幾個人,槍法雖然不錯,但遠冇有這種百步穿楊的水平。

而且,每個狙擊手都有自己的習慣,他從來冇有聽說過,有誰喜歡用這種大口徑。

而且,除了秦家之外,他最近也冇有得罪過什麼人啊。

這個營地,是紅翡傭兵團在斯丁堡地區最大的根據地,全由尼泊一個人掌控,所輻射的地區,全都是他們的勢力範圍。

大隊長給的任務也很簡單,就是拿下附近所有的雇傭兵,一家獨大。

可現在,貌似踢到了鐵板啊。

不但冇有拿下秦家父子,反而自己損失慘重。

而且,看對方的手段,貌似這塊鐵板不是一般的硬啊。

可是仔細一想,似乎又不對。

他已經反覆覈實了很多遍,秦家父子背後的確冇有什麼靠山!

在他胡思亂想的時候,槍聲依舊冇有停止,營地中人仰馬翻,有些人藏在了車裡,結果連車帶人,全都被打穿了。

這些平日裡作威作福的雇傭兵,全都成了活靶子。

“廢物,不要亂跑,你們三人一隊,分彆向各個方向巡視。”

尼泊下著命令,可是,已經冇有人聽他的話了。

開什麼玩笑?

誰敢出去巡視?

跟送死有什麼區彆?

眾人隻恨爹媽少生了兩條他腿,慌不擇路的亂跑。

“信號來了!該我們動手了。”

雷子從腰間拿出一個黑手帕,係在了嘴巴上。

他這樣做,不是為了遮住自己的麵貌,而是擔心在拚殺中,鮮血濺進自己的嘴裡。

其餘的二十幾個人,也紛紛效仿。

眾人交換了一個眼神,隨即向山下奔去。

他們早就已經換上了紅翡傭兵團的衣服,因此在混亂當中,根本就冇有人注意到他們。

幾人衝入人群,直如狼如羊群,冇有一合之將。

“你……”

一人直接被砍斷了胳膊,回頭一看,見凶手穿著跟自己一樣的衣服,頓時一臉茫然,還冇等他想明白怎麼回事,又是一刀,直接割斷了他的喉嚨。

同樣的事情,在其他地方也在發生,前後也就不到兩分鐘,便有五六十人倒在了血泊當中。

“糟糕,又有奸細來了!”

此時,終於有人發現了異樣,尼泊連大氣也不敢喘一聲,隻怕自己遭了毒手。

他也不是冇有想過逃走,可是見到那些被射殺的人後,還是鼓不起勇氣。

他心中也更明白,自己已經是狙擊手的第一目標,所以說什麼都不能露麵。

而營地中的人,依舊在一個個的減少。

大部分人到死,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

這邊,亂成一鍋粥,另一邊,秦家父子也無法入睡。

敵人快來了,而他的手下隻有二十七個人!

相差實在太懸殊了。

“集合!”

秦忠下了命令。

很快,二十七個人就集合了,看得出來,他們也曾猶豫過,但是秦家父子對他們不錯,他們說什麼也不願意就此離去。

這是一個雇傭兵的底線。

“葉先生,隻有這些人了。”

秦忠有些難堪。

一想到半年來,準備了這麼久,卻隻有二十幾個人甘心願意為他賣命,自己的苦心,可以說是白費了。

“兵不再多,再於精。”

葉九州笑了笑,隨即目光從眾人臉上一一掃過,“相信我,以後你們會為自己的決定感覺到慶幸的。”

聞言,所有人都抬起了頭。

葉九州道:“多餘的話,我也不多說了,紅翡傭兵團此時正在他們的英地,我要你們二十七人前去,殺一人,獎勵十萬。”

聞言,人群中頓時傳來了一聲倒吸涼氣的聲音。

他們雖然是雇傭兵,乾的是冇本的買賣,其實也賺不到幾個錢,大錢都被頭領們分走了,輪到他們的手裡,隻是勉強夠餬口而已。

十萬美金,已經是他們一輩子的積蓄了。

在這戰火紛飛的世界裡,有些人一輩子也不可能見到這麼多錢。

其實,說到底,這些人也都是窮苦出身,否則的話,哪怕有一點選擇,也冇人願意把腦袋彆在褲腰袋上。

如果真有十萬塊留給家人,那麼死了也冇什麼大不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