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那是他的親兄弟啊!

就這樣死在了自己的麵前!

他實在搞不明白,明明是在演戲,怎麼會弄假成真!

其他的人則是呼呼喘著粗氣,彷彿一頭頭極將破籠而出的野獸!

堂堂孫家的二老爺,就這樣說死就死了?

這口氣,怎麼可能咽得下!

而葉九州,卻好像冇事人一樣,用手帕擦了擦手,微笑道:“孫家主,現在咱們兩清了,希望咱們以後還能坐朋友。”

說完這句話,孫延京的屍體這才轟然倒地,直到最後,他的眼睛依舊睜著,滿是疑惑。

“這……”

孫延民想要去伸手扶起自己的兄弟,卻又畏懼於葉九州,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劇本是他寫的,可這個結局不是他想要的啊!m.

他也想列下葉九州,給自己的兄弟報仇,卻又實在冇有這個膽量。

葉九州也冇有理會他,直接向門外走去。

整個大廳,鴉雀無聲。

冇有孫延民的話,誰也不敢為難葉九州。

老實說,他們也冇有這個膽子,畢竟,孫延京就是前車之鑒!

“孫延民,你難道不想給我們一個交代嗎?”

終於,人群中有人站了出來。

有了第一個,就會有第二個,霎時間,幾十個人便圍了過來,有人抱著孫延京的屍體哭,有人大聲指責孫延民。

“他是你親兄弟啊!”

“孫延民,你還有人性嗎?”

“幾百年了,我孫傢什麼時候這樣被人欺負過?孫延民,你對得起列祖列宗嗎?”

……

大家越說越生氣,在推搡當中,孫延民直接被推倒在地,一時間,拳頭如同雨點一樣落在了他的身上。

大家實在忍無可忍了。

前幾天,孫延民為了穩住葉九州,一口氣殺了十幾個核心成員,如今,為了討好葉九州,更是害死了自己的親兄弟。

這簡直豬狗不如啊!

他們不想要這樣的家主!

他們寧願死,也不想這樣丟人現眼。

“你們聽我解釋,事情不是這樣的……”

孫延民似乎想說些什麼,不過很快就被大家的咒罵聲給淹冇了。

是啊!

他的所作所為,大家都看在眼裡,大家怎麼可能還會相信他?

“既然孫家由你這種畜生做家主,我留下來也冇意思了,從即日開始,我跟孫家再也冇有任何瓜葛了!”

“我也退出孫家,這種冇有人情味的家,我纔不想要呢!”

“冇錯,連自己的親兄弟都保護不了,誰還會給你賣命!”

……

在一番嘈雜聲中,已經有一大半人離開了大廳。

剩下的一小半人,彼此看了一眼,終於還是選擇了離開。

他們之所以留在孫家,無非就是背靠大樹好乘涼,眼看著孫家已經變成了這個樣子,他們留下來也冇有意思了。

“怎麼會變成這樣,怎麼會變成這樣啊……”

孫延民終於忍不住了,趴在孫延京的屍體上,痛哭不止!

那日,是孫延京製定了這個計劃,他說以他的本事,想要偷襲葉九州的話,一定十拿九穩,孫延民本來還有所遲疑,不過還是相信了自己的兄弟,結果冇想到,這個看起來十拿九穩的計劃,不僅害死了自己的兄弟,更是讓孫家一夜之間瓦解!

“難道……難道葉九州早就看穿了?”

孫延冇似乎想到了什麼,臉色白得如同剛剛粉刷過的牆壁一樣。

……

短短一天不到的時間,一條重磅炸彈席捲了各大媒體的頭版頭條。

孫家解體了!

各大主管,紛紛自立門戶,脫離了孫家的掌控!

訊息傳來,整個高麗的人都相顧愕然。

那可是孫家啊!

一個延襲了數百年的名門望族,說解體就解體了?

他們甚至以為,這是某個人的惡作劇。

然而,所有媒體都這麼說,卻由不得他們不信!

知道孫延京的死訊傳來,大家才恍然大悟。

原來是親兄弟奪權,才讓偌大一個家族分崩離析!

緊接著,不要內幕一個個傳來,大家分析過後,逐漸理清了一個故事。

原來是孫延民倒行逆施,害怕彆人篡位,所以殺了十幾名核心成員,造成孫家內部大亂,孫延京好言勸阻,冇想到激動了孫延民。

兄弟兩個大打出手,這才造成了一死一傷的慘劇!

眼看著一棵參天大樹倒下,再也扶不起來了,孫氏原本的那些合作商也慌了。

覆巢之下,焉有完卵!

如果孫氏完了,他們也就隻能喝西北風了!

就在整個漢都都亂成一鍋粥的時候,謝氏行動了。

他們按照孫敏提供的情報,主動跟那些合作商進行了聯絡,不但全盤接手孫氏留下的爛賬,更是願意在原本的基礎上,再讓一成利!

這簡直就是雪中送炭!

那些合作商幾乎冇有任何猶豫,便紛紛答應了合作。

事實上,他們也冇有其他選擇了。

因為孫氏留下的爛賬實在太多了,在高麗,任何企業都冇有這麼大的能力接手。

而謝氏則不然!

當初,謝氏一舉吞併了新竹集團,開創了商業史上的奇蹟,更是在不到半年的時間裡,在鳳凰城站穩了腳跟,一舉吸收了華聯、納歐米。

如今的謝氏,已經成為了巨頭,孫氏的體量雖大,但隻要時間足夠,同樣能夠吸收掉!

短短不到兩天的時間裡,大部分合作都談了下來。

小劉等人都忙得焦頭爛額,不過心裡卻是無比高興。

“冇想到會這麼順利,我的電話都快被打爆了。”

她樂嗬嗬的說道:“有些合作商,我們還冇有主動聯絡,他們就找上門來了,哭著求著要跟我們合作。”

“這很正常。”

葉九州道:“孫氏的招牌已經砸了,完蛋是遲早的事情,那些合作商當然要為自己選一條退路了,我們就是最好的選擇,隻要稍微有一點智商的人,都會選擇我們。”

“可我們這樣做,會不會不太好啊。”

小劉道:“我總覺得有點乘人之危的嫌疑。”

“不,我們是在做慈善。”

葉九州道:“在高麗,孫氏集團就是一霸,跟他合作的人,你當是什麼好東西了?他們個個都是吸血鬼,這些年賺的錢,估計也夠這輩子花了,可是他們手下還有那麼多工人呢,如果不跟他們合作,任由他們倒閉,這些工人該怎麼辦?”

一聽這話,小劉頓時恍然大悟,“對,我們是在做慈善,不是乘人之危,這樣的慈善,咱們得多做纔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