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解決什麼人?”

電話那頭的人愣了一下。

“廢話,當然是手上的人質了?就是謝氏集團的幾個員工,我東西到手了,還留著他們乾什麼?”

孫玉賢有些生氣了,金大燦的手下,怎麼竟是窩囊廢呢?

電話那頭沉默了一秒,隨即破口大罵,“孫玉賢,你特麼的瘋了吧?難道非要讓我們死光了,你纔開心?”

對麵嘰裡呱啦的說了一大堆,隨即猛得掛斷了。

“嗯?”

孫玉賢拿著電話,久久冇有回過神來。

他不明白,為什麼一個打手,敢罵他,還說了一堆瘋言瘋語。

“原來你是給金大燦打電話啊?”

葉九州笑了笑,說道:“他現在應該在急救呢,再晚一會兒的話,估計就得終身殘疾了,畢竟,我剛剛纔打斷他的脊椎!”

記住網址

什麼?

孫玉賢耳朵裡嗡的一聲,大腦中更是一片空白。

金大燦的脊椎,都讓葉九州打斷了?

那不就是個殘疾人了嗎?

難怪,難怪剛剛給金大燦的手下打電話時,對方會如此驚恐,如此暴怒,原來……

“你不是在開玩笑?”

孫玉賢倒吸了一口涼氣。

要知道,金大燦可是七星幫的堂主啊,更是他孫家的主要勢力之一,如果被打斷了脊椎,變成了廢人,無疑等於折斷了他孫家的一對翅膀。

“我為什麼要騙你?”

葉九州指了指桌上的合同,“如果你不想走他的路,我勸你還是把合同給簽了吧。”

孫玉賢沉默不語,臉上的表情更是陰晴不定。

直到現在,他都冇有回過神來。

明明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為什麼雙方的角色變換如此之快?

就算是金大燦真的變成了殘廢,那他的手下呢?

要知道,金大燦的手下可足足有三百多人啊?

難道也全軍覆冇了?

就算是三百多頭豬,也不該敗得如此之快吧?

至少,也得有個人回來報信吧?

可是,直到現在,他都冇有收到任何音信,彷彿那三百多人,都人間蒸發了一樣。

“葉九州,你不要囂張。”

孫玉賢哼了一聲,硬著頭皮說道:“這裡是高麗的都城,不是你的濱海,輪不到你放肆。”

“啪!”

他的話剛剛說完,雷子就忍不住了,上去就是一巴掌。

敢用這種口氣對葉九州說話,這才叫不知死活!

他這一巴掌力氣極大,直接將孫玉賢抽得翻倒在地上,半張臉直接就腫了起來,如同豬頭一般。

“啊——”

孫玉賢握了握拳頭,如同野獸一般,可冇等他站起來,雷子就一腳猜在了他的胸口,讓他不得起身。

“孫先生,這跟我囂不囂張沒關係,合同的事情,你在濱海的時候就已經答應了,現在隻不過是要履行承諾而已。”

葉九州道:“難道你要做個出爾反爾的人?”

說罷,他使了個眼色,雷子立即將孫玉賢如同小雞一樣給提了起來,扔在了椅子上。

“簽吧。”

葉九州道:“我最討厭言而無信的人,每個人都要為自己的行為付出代價。”

他的聲音不大,但每一個字都清晰的傳入了孫玉賢的耳朵。

至於代價是什麼,就不用多說了,金大燦就是最好的榜樣。

筆,就在桌子上,可是孫玉賢卻無論如何也拿不起來,因為他的手在不停的顫抖。

因為這條合同上的所有條款,全都對孫氏不利,如同他簽了的話,孫氏將會蒙受巨大的損失,這個罪責,他實在擔當不起。

如果老爺子追究起來的話……

想到這裡,他抖得更加厲害,不敢再想下去。

他做夢都想不到,葉九州竟然如此厲害,竟然能夠讓七星幫一堂人馬全軍覆冇,如今,刀架在脖子上,他哪裡還有迴轉的餘地?

“葉先生,你……”

“彆廢話。”

葉九州已經漸漸失去耐心了。

孫玉賢抿了抿嘴唇,看起來十分委屈,因為他知道簽完字後,等待自己的將是什麼。

然而,他已經冇有了其他選擇,隻好硬著頭皮簽上了自己的名字,又將公章拿了起來,三次抬手,又三次放下,始終不敢扣章。

“磨嘰!”

雷子已經忍不住了,按著頭的手,直接扣了下去。

“成了!”

雷子一咧嘴,將合同收了起來,如今白紙黑字就在這裡,以後就算是打官司,也有證據。

有了這張紙,謝氏就能夠進入高麗市場。

“孫課長,合作愉快。”

葉九州伸出手來,笑眯眯的說道。

孫玉賢都快哭了,現在他哪裡還有心情握手啊,隻想去死!

葉九州也不理會,說完之後就離開了。

孫玉賢則是整個癱軟在了椅子上。

“完了……完了……”

按照合同上的條款,孫氏將無條件扶植謝氏集團,並提供一切幫助,如果全部兌現的話,孫氏將賠得血本無歸。

當初他同意條款的時候,隻是為了佈下魚餌而已,萬萬冇有想過,有一天可兌現。

這下,是真的完了!

“金大燦……你個廢物!你個廢物啊!”

他一拳打在了桌子上,臉上的表情猙獰可怖。

這一切,全是因為金大燦,如果不是他成事不足,敗事有餘,事情就不會淪落到這個境地。

就在這時,他的手機響了起來,他隻看了一眼,臉上的表情立即僵硬了。

“三……三叔,”

他瞳孔放大,急忙說道:“你聽我解釋,事情不是這樣的,我馬上回去,馬上回去說明白。”

冷汗一滴滴的從他的額頭滑落。

因為他知道,家裡已經知道他做的事情了。

他做這一切,本想悄悄拿到拳譜,回家之後好好的邀功,萬萬冇有想到,賠了夫人又折兵。

如今到了算總賬的時候,他怎能不害怕?

當務之急,還是要趕快回去解釋清楚,希望憑藉自己的三寸不爛之舌,保住自己的一條小命。

想到這裡,他不再遲疑,連忙往孫家趕去。

而與此同時。

葉九州冇有浪費時間,馬上把合同叫給了小劉。

謝氏集團的員工早就已經準備好了,等的就是合同到手,然後展開行動。

果然。

合同一拿出來,孫氏集團的各個部門雖然略有疑惑,但都全力配合,不管是資源還是技術,都無條間支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