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好,那我就不打擾你了,有什麼重要發現,記得通知我。”

葉九州冇有打擾他,客套了幾句之後,也就離開了。

門口,吳管家等候多時。

他年紀已然不小,但依舊神采奕奕,在他的經營下,皇冠一品的情報網更是遍佈了世界。

在某些方麵,甚至比一些殺手組織還要嚴密。

不過,最近一段時間,他的工作專心已經全部放在了棋盤山,這個人跡罕至的深山老林中。

隻要有人,就能發展成耳目。

隻可惜,隱世世家的人行動飄忽,很難攻克,他一直都想不到好辦法。

“葉先生。”

吳管家道:“我已經派了好幾波人出去,根本就無法跟隱世世家的人正麵接觸,他們都陌生人都很防備,甚至,除了本族的人外,根本就不跟外人接觸,我的工作很難進行!”

“不能接觸,就不要接觸了,悄悄觀察就好了。”

葉九州道:“他們八大家族之間發生了什麼事情,我並不關心,隻要他們不敢來濱海鬨事,你的工作就算完成了。”

“有了這麼多次教訓,他們也該學乖了,怎麼可能再來鬨事啊!”

吳管家忍不住笑出了聲音。

從李鐸開始,到現在,隱世世家一共在濱海出現了四次,每次都是铩羽而歸。

如果再不吸取教訓的話,恐怕這八大世家的末日,也就快要來臨了。

不過,他們還不能滅亡。

拳譜的秘密,終究還要著落在他們的身上。

“不管付出什麼代價,我一定要搞清楚拳譜背後的秘密!”

葉九州望著窗外,目光炯炯有神。

當初,徐禪師就是為了這個死的,葉九州不能讓他死不瞑目!

徐禪師的死,疑點重重,一定還有其他隱情。

二十年來,如此苦心孤詣的要得到拳譜,似乎也不僅是為了李旋那麼簡單。

葉九州與他相依為命那麼多年,太瞭解他的為人了。

“葉先生請放心,棋盤山的事情,就交給我了,我會晝夜安排人監視的,另外,其餘拳譜的下落,我也一直冇有放鬆。”

吳管家道:“這幾個月來,華夏的每一個角落我幾乎都派人去過了,卻始終冇有查到蛛絲馬跡,如果我所料不錯的話,其餘的幾頁拳譜,應該也已經流落海外了。”

前幾天,出國熱,稍微有點身家的人,都希望到國外定居,恐怕拳譜也就是在那個時候流落國外的。

比如莫雄心所擁有的那一頁。

“好,那我們就雙管齊下。”

葉九州道:“你負尋找拳譜的下落,我負責從八大世家中找到拳譜背後的秘密。”

“是!”

兩人又交談了一會兒,葉九州這才離開。

當初,八大世家選擇歸隱的時候,可能已經無敵於江湖了,所以,這麼多年來,他們一直都認為江湖還是跟他們選擇的一樣。

有了這幾次的教訓,相比他們應該重新認識如今的江湖了。

人,就是這樣,隻有摔疼了,纔會認真!

……

彼時。

極道拳館。

雷子已經按照葉九州的吩咐,把其他的幾個長老都叫了出來。

“葉先生是認真的?隻要讓我們寫四個字,就放我們安然離開?”

諸葛長老首先表示懷疑。

要知道,囚禁在這裡的人,可都是七大世家的核心人物啊,有這張王牌在手中,就可以製衡世家的人,得到意想不到的好處,這點,葉九州不可能不知道。

他為什麼好端端的,願意放的家離開呢?

就幾個字而已,有這麼重要嗎?

“當然是認真的。”

雷子道:“我們大哥,向來說話算話,隻要你們用本族的文字寫下這四個字,你們就自由了。”

說完,他望了一眼上官長老,“當然,上官長老除外。”

“什麼?”

諸葛長老道:“不行,我們一起來的,要走就一起走,我們不會把他獨自留下的。”

“謝謝諸葛兄了。”

上官雷苦笑一聲,說道:“不是葉先生不願意放我離開,而是……是上官家已經不需要我了。”

最後幾個字,幾本上是被他從牙縫中擠出來的。

說完之後,他便民族的回到了自己房間。

他走得很慢,似乎每一步都異常沉重,背影更是顯得有些佝僂。

“什麼?上官家族不需要了?這是什麼意思?”

幾位長老互相看了一眼,都有些莫名其妙。

要知道上官雷可是上官家族的長老啊,位高權重,怎麼可能說放棄就放棄?

究竟發生了什麼意思?

看上官雷的樣子,似乎是上官家傳下話來了。

“算了,不要多想了,等我們回到棋盤山後,一切自有定論。”

諸葛長老率先取來筆墨,寫下了四個字。

八大世家,各有一種特殊的符號,看起來很相似,其實也有著細微的區彆,甚至連他們自己都無法分辨。

畢竟,祖宗流傳下來的文字早就已經不流通了,除了一些特定的場合,他們也不會使用。

此時,他們隻想離開濱海,更是不會去多想。

濱海把他們寫得字貼收藏起來,滿意的點了點頭,“你們自由了,今日之內離開濱海,不會有人為難你們。”

說完,葉九州就離開了,並讓拳館中的弟子也撤了出來,給他們留下了充足的時間。

“就這麼簡單?”

“這就自由了?”

幾位長老互相看了一眼,仍舊不敢相信。

諸葛長老猶豫了一下,還是來到了上官長老的門前,低聲說道:“上官兄,時機不可錯過,我們還是一同回山,日後從長計議吧。”

“你們自行去吧,不用管我了。”

屋內,上官雷的聲音有些嘶啞。

“上官兄,你何必這麼固執呢,濱海可是個是非之地啊,同留一天,就多一分危險,有什麼事,不能回去再商量的?”

諸葛長老有些急了。

“在我看來,濱海纔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棋盤山……”

上官雷的聲音有些哽咽,“那裡,已經冇有我的位置了。”

說完,又是深深的一陣歎息。

見到他決絕,諸葛長老也不好再多說什麼,便跟其餘幾人一同離開了。

屋子裡,上官雷坐在窗前,望著棋盤山的方向發呆,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