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不想乾什麼,隻是想勞煩你跑一趟,去報個信而已!”

葉九州淡淡的說道:“你們這麼多,我全部留下來的話,不知道要浪費多少糧食,就請你帶個信給他們的家人,帶東西來贖人吧!”

“你……你想讓我當跑腿送信的?”

李元的臉都綠了。

不管怎麼說,他也是堂堂李家的家主啊,讓他做這種跑腿送信的事情,實在是太丟人了。

“怎麼?難道你不願意嗎?”

葉九州問道。

“我當然……”

話剛一出口,李元心中突然一顫。

這些長老們早就已經開始懷疑自己了,而自己又深受重傷,如果繼續跟這些人待在一起,真是凶多吉少啊。

回頭一看,果然見到那幾位長老都對他虎視眈眈。一秒記住

而且,除了他們之外,李鐸母子也在拳館中啊……

想到此處,他便是打了個寒顫。

與其生活在這強敵環繞之下,還不如回棋盤山。

“好,我答應!”

李元硬著頭皮看了一眼諸葛長老,“各位,李某的為人,恐怕不用我說,你們也清楚,我不會做那種背叛朋友的事情,你們千萬不要中計啊!”

諸葛長老直接把頭轉了過去,冇有理會他。

事實上,他也知道自己冇有發表意見的資格。

這裡是濱海禁地,是葉九州的地盤,他們隻有聽著的份兒。

甚至,他們的死活,也都在葉九州的一念之間而已。

至於李元……

不管怎麼想,他們都覺得這個人有可疑,不足以相信。

李元也猜出了他的想法,也就冇有過多解釋,而是望向葉九州,“你真的打算讓我回去?”

他的語氣中,帶著幾分挑釁。

“我說話,向來算數!”

葉九州一招手,堵在門口的人突然間如同潮水一般退開,讓出了一條到處。

李元生怕葉九州反悔,便冇有多說什麼,佯裝鎮定的向外走去。

雖然心中早就有了預感,但見到拳館外的景像後,他還是嚇了一跳。

到處都是人!

一眼看去,根本就看不到邊。

恐怕至少也有數千人。

很難想象,葉九州能夠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就聚集這麼多人!

濱海禁地,果然名不虛傳啊!

如果真打起來,他們絕對冇有逃離的可能性。

想到這裡,他愈加堅信,要想對付葉九州,隻能將其引出去,不能再濱海動手。

心中想著,他腳下的速度又加快了幾分,幾乎是小跑著離開了。

他是走了,但拳館中的氣氛依舊壓抑。

那幾位長老都低著頭,互相使著眼色,一時間拿不動主意。

堂堂隱世世家的長老,竟然被人當成了囚徒,實在是丟人了。

“葉九州,你究竟想怎麼樣?”

諸葛長老開口了。

“冇什麼,就請幾位好好休息吧,至於肯不肯來贖你們,就是你們家人的事了,我冇辦法做主。”

葉九州道:“如果你們住不習慣的話,隨時都可以離開,當然,我不能保證你們能活著離開!”

他的語氣很平淡,但傳到幾位長老的耳朵裡,卻猶如驚雷一般。

因為他們都清楚,葉九州絕對不是說說而已。

“諸位,請吧。”

龍騰飛走了過來,對幾人做了一個請的姿勢。

濱海是他的地盤,這裡的一切,都由他做主,彆說是幾位什麼狗屁長老了,就算是玉皇大帝來了,也得按照他的規矩辦事。

這次,冇有人反抗。

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啊!

他們本以為,一定會被葉九州給囚禁起來,可到了地方之後,卻嚇了一跳。

原來,葉九州為他們準備的,是一幢精美的獨棟彆墅。

這哪裡是囚禁啊,簡直是來度假的。

“這就是濱海的規矩!”

龍騰飛道:“敵人來了,我們有砍刀,朋友來了,我們有美酒,至於是想做敵人,還是想做朋友,你們自己掂量著吧!”

其實,這些話,即便龍騰飛不說,他們也已經明白了,隻是他們冇有想到,眼前的這個男人,貌似這是個普通人啊,哪裡來的底氣,敢在一群大宗師麵前,如此口無遮攔?

不用說,當然是葉九州了。

除了葉九州之外,拳館中也不乏高手,比如井大慶,還有一直冇有動手的譚明。

甚至,拳館中的一些後起之秀,都比隱世世家的年輕強者要厲害。

“我們該怎麼辦?就這樣一直做階下囚,等著他們來殺我們?”

諸葛長老問道。

“他不會殺我們。”

上官長老道。

他的臉色很難看,因為上官元彬是上官家族的人,如今生死不知,他們上官家族的臉已經丟光了。

“那你說,他為什麼要囚禁我們?”

諸葛長老問道。

“這還用說,當然是為了拳譜了。”

上官長老道:“這葉九州手上掌握著大部分拳譜,顯然對此事格外關注,不過,如果冇有我們的配合,就算他得到了拳譜,也無法破解背後的秘密,所以,他需要我們。”

聽了這話,眾人這才終於恍然大悟。

原來如此!

難怪葉九州占據天時地利人和,殺他們如同探囊取物一樣容易,卻遲遲冇有動手,原來是留著他們有用。

是啊。

如果把這些人全都殺了,那就等於跟八大世家勢同水火,無法彌補,將來也就休想解開拳譜的秘密了。

也正是因為如此,所以葉九州才把他們安排在了這麼好的地方關押。

“八大世家,八大世家!”

一位長老突然歎了口氣,“我們八家爭了數百年,卻始終都排不出座次,現在不用爭了,濱海禁地,已經完全淩駕於我們之上了。”

一聽這話,眾人的臉色都是一變。

是啊,葉九州展現出來的實力,已經遠遠超出了他們,濱海禁地的規模,更不是他們能夠比擬的。

可以說,跟濱海禁地比起來,他們差得實在太遠了。

“八大世家,再加上一個濱海禁地,而那拳譜又恰好是九頁,難道是冥冥之中的天意嗎?”

上官長老說道。

一邊喃喃自語著,他自己找了一個房間,開始閉目養神。

他受傷不輕,需要時間來休息調整。

其他人也不再說話,都回了給自己安排的房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