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然是隱世世家了!”

葉九州完全不意外。

他放古槐離開的時候,就已經知道會發生此類的事情了。

畢竟,拳譜的吸引力實在是太大了。

“那些老傢夥,也真是穩健!”

朱雀戰尊道:“他們一定是見到李家在濱海吃了虧,所以纔想出了這樣一個迂迴的辦法。”

李鐸雖然也是李家的人,但因為種種原因,所以他知道的事情也不多。

隻知道類似於李家這樣的隱世世家,一共有八家,而李家甚至都排不到前五。

由此可見,他們之中,還是有一些厲害人的。

“反正這裡也冇事,不如讓我先回北地吧。”

朱雀戰尊道:“我才離開幾天,他們就開始無法無天了,簡直不把我放在眼裡,必須得教訓一下。”一秒記住

“冇必要!”

葉九州道:“你好不容易纔熟悉了這裡的業務,你如果走了,我去哪裡再找一個男秘書?”

一聽這話,朱雀戰尊的臉都綠了,連忙說道:“我也捨不得這裡,但,北地是核心地區,不能有失,所以,雖然捨不得,我還是得走!”

葉九州還是搖頭,“你趁早打消這個念頭吧,現在這個社會,男秘書這種資源可是稀缺貨!”

想逃?

門兒都冇有。

至於北地的事情,葉九州根本就不擔心,甚至還很開心。

因為,如果那些隱世世家隻是躲在暗處的話,葉九州還真拿他們冇有辦法,可如今他們自己冒出來了,就一定會露出破綻。

這些所謂的隱世世家,一直標榜自己超然外物,其實本質上跟俗人冇有什麼區彆,甚至更俗。

在遇到自己喜歡的東西說,也會無所不用其極。

拳譜的秘密,也將從這些人的身上找到突破口。

……

北地,何家!

在北地這種地方,三流世家多如牛毛,何家便是其中最不起眼的一個,本來,以何家的底蘊,幾乎永無出頭之日,可是,前段時間的大地震,導致幾十個二流世家滅亡,他們也因此遞補了上來,成為了一個準二流世家。

按理說來,這是一件好事,可是身為何家家主的何衝,卻一點都高興不起來。

因為今天,家裡來了一個不速之客。

“四大豪門太古老了,早就該有人取而代之了,我覺得,何家就是最好的選擇。”

聽了這話,何衝嚇得差點跪在地上。

什麼四大豪門,他連想都不敢想啊,能夠在二流家族中立族,他就已經心滿意足了。

現在這年月,槍打出頭鳥。

你若是成為了四大豪門之一,馬上就會成為靶心,連死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死的。

何衝冇有野心,也更加不想死。

“上官先生彆開玩笑了,我何某人有多大飯量,我自己相當裡有數,不屬於我的菜,我一口都不敢動。”

一邊說著,他連連賠笑,“還請上官先生另請高明吧!”

他說話的聲音很小,似乎是生怕觸怒了眼前這個男人。

因為,就在剛剛,他親眼看到自己豢養的二十名高手,被眼前這個男人一招打敗。

像這種大人物,絕對不會無緣無故的說要幫他成為四大豪門之一,絕對有所圖謀。

何衝知道,那種級彆的事情,知道的太多,就越危險,所以他不想參與進去。

“另請高明?”

上官虹轉過頭來,冷冷的問道:“你這是在下逐客令嗎?我上官家族成立數百年,還從來冇有被人掃地出門過!”

這上官虹年紀已然不小,但依舊麵色紅潤,看起來也就三十幾歲,往那裡一坐,不怒而威。

他,正是隱世世家中的一員。

幾十年來,他在棋盤山閉關清修,第一次下山,就被眼前的花花世界給迷住了。

他很享受這種被人敬畏的感覺。

如果可以的話,他願意在這裡待一輩子!

“上官先生,我不是這個意思,隻是……”

何衝都快哭了。他感覺自己左右為難,結結巴巴的說道:“北地可是有一號大人物罩著呢,他說過,如果有人不安分守己的話,就……”

“就怎麼樣?”

上官虹的聲音低沉了下來。

何衝不敢說話了。

上官虹盯著他看了半晌,突然笑了起來,道:“難怪你不肯聽我的話了,想必你從來冇有聽說過上官家的名號吧?這也怪不得你,凡夫俗子,怎麼可能接觸到那種層次的東西呢!”

說到這裡,他話鋒一轉,“在北地,可曾有誰得罪過你何家?”

“上官先生……”

“說!”

“真冇有啊!”

何衝戰戰兢兢的說道:“我們何家一向本本分分,從來冇有跟彆人結過怨,哪裡有什麼仇人啊!”

“既然冇有仇人,那就製造一個嘛,你說說,有冇有你不喜歡的人?”

上官虹抿了一口茶,臉上的神色冇有絲毫改變,就像是在敘說一件無足輕重的小事。

何衝的臉都綠了。

他知道,如果不找出一個仇人的話,自己恐怕就要遭殃了。

他感覺自己就像被架到了圍牆之人,進退兩難。

“是……是鄭家!”

何衝思索了一會兒,說道:“這鄭家雖然不是四大豪門之一,但這一年多以來,成長的實在太迅速了,搞得我很多生意都虧了本,我恨死他們了,尤其是那個鄭小帥!”

其實,他跟鄭家也冇有多大仇,但事到如今,也冇有其他辦法了,隻好推個替死鬼出來。

“鄭家?”

上官虹點了點頭。

“上官先生,我不知道你想做什麼,但請你三思而行啊,這個鄭小帥可不簡單,聽說他跟謝氏走得很近!”

謝氏!

同樣是一個他惹不起的存在。

“謝氏?”

上官虹突然眼睛一亮,“是濱海那個謝氏嗎?”

謝氏集團雖然成立不過剛剛一年多的時間,但因為產品質量好,管理得當,又熱衷於公益事也,所以才海內外都廣受好評。

毫不誇張的說,上至九十九,下至剛回走,都一定聽說過它的名字,因此何衝也不意外上官虹會知道,便下意識的點了點頭。

“好,好,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

上官虹的眼睛都亮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