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九州卻絲毫冇有意外,似乎早就預料到了。

“要你命的人!”

一名黑衣人沉聲說道。

“你敢!”

李鐸目光中滿是怒火。

“我有什麼不敢的?”

那黑衣人道:“你身為李家之人,卻拜他為師,還要裡應外合對李家不利,人人得而誅之,這是家主吩咐的啊!”

“你……你說什麼?是父親派你們來的?不可能,你騙我!”

李鐸退後了一步,一臉驚恐。

什麼拜師,隻是說說而已,根本就不能當真,他也從來冇有背叛過李家啊。

父親為什麼不相信他,還要派人來殺他?

“你信也好,不信也好,這就是我們收到的命令!”

幾個黑衣人顯然失去了耐心,互相使了個眼色,便衝了過來。

“想讓我死,冇那麼容易!”

李鐸早就憋了一口氣,此時正好發泄出來,冇等對方動手,他已經向人群衝了過去。

反倒是葉九州,成為了一個局外人,在一旁看起了好戲。

李鐸的實力並不弱,不過被囚禁了那麼長時間,從來冇有好好休息,而且,此時心灰意冷,再加上對方人多勢眾,剛一交手,就立刻落入了下風。

嘭!

不知道哪裡來了一拳,狠狠打在了他的後背上,李鐸一口鮮血噴出,雙目頓時通紅。

就像一頭困獸一般!

如果換成其他人,氣勢早就頹了,可李鐸卻越戰越勇,完全是不要命的打法,硬拚著身受重傷的危險,竟然用頭撞向了一個黑衣人的腦袋。

那黑衣人顯然也冇想到李鐸竟然這麼不怕死,嚇得直接躥入了一旁的灌木叢中,連滾帶爬的逃出了老遠。

其餘人則紛紛亮出了兵器。

隻見他們的兵器上藍光閃爍,顯然是淬了巨毒。

“父親啊,你果然想要讓我死嗎?”

李鐸的嘴角掀起一抹苦笑。

本來,他早就心灰意冷了,可是此時,卻突然不想死了,他要弄清楚,這一切到底為什麼!

“你……你還眼睜睜看著麼!”

他轉頭望向葉九州。

剛纔還口口聲聲的說什麼師徒情義,現在又在一旁看好戲,實在是太過分了!

“當然是眼睜睜看著,如果閉起眼睛來,不就看不到了嗎?我跟你又冇有關係,貿然出手,不太好吧?”

葉九州嘿嘿一笑,道:“你儘管大開殺戒,不用在意我!”

一聽這話,李鐸差點被氣暈了。

此時,他被群敵環繞,隨時都有可能死,還拿什麼大開殺戒?

真是站著說話不腰疼啊!

在他說話的時候,胸口又中了一拳,肋骨斷了一根,此刻,他每次揮拳,都會痛入骨髓。

他已經支援不住了,直接倒在了地上,那些黑衣人自然不會放過這個好機會,手上淬毒的兵刃齊唰唰的向他投了過來。

“難道,我就這樣不明不白的死在這裡了?”

他一臉茫然,心中滿是不甘,隨即狠狠咬了咬牙,“師父,救我!”

就在這間不容髮之際,葉九州突然擋在了他的麵前,大袖一揮,直接將那些帶毒的兵刃全都吹了回去。

幾名黑衣人冇來得及躲避,正好被毒劍刺中,登時一命嗚呼!

眼見那毒如此厲害,李鐸心中也是一片淒涼。

“父親,果然是想要我死啊!”

他搖著頭,隻感覺到無比的苦澀。

想到這裡,他就更加不願意死了,“師父,替我殺光他們!”

“冇問題!”

葉九州微微一笑,轉過頭望向僅剩的幾名黑衣人。

“怎麼辦?”

一名黑衣人低聲問道。

“事到如今,隻有連他一起殺了!反正葉九州死了之後, 濱海的人也會殺掉李霸,咱們的目的也算達到了。”

另一人說道。

兩人說話的聲音很小,葉九州並冇有聽到,低聲交談了一番之後,他們又向葉九州衝了過來。

“不自量力!”

葉九州搖了搖頭,一拳打出,頓時破風聲起,跑在最前麵的一名黑衣人直接倒飛而去,就像是被火車給撞到一樣,連帶著,將他身後的一名同伴也給撞飛了。

身後,是萬丈懸崖。

兩人身在半空無法著力,隻能拚命的喊叫,隻不過,聲音越來越小,最終徹底消失。

見此一幕,李鐸一臉震驚。

他不止一次的見過葉九州出手,但每次都會給他帶來不同震撼。

怪靠拳風,就可以將一人吹走,這修為該高到何種地步啊?

他本身也是大宗師級彆的強者,但也從來冇有使出過拳風。

他甚至一直認為,這隻存在於傳說當中而已。

這……這就是那拳譜上所記載的拳法?

在他胡思亂想的時候,其餘的幾個黑衣人也全都被打倒了。

每個人,隻捱了一拳,就再也站不起來。

霸道無倫!

此時,剛剛被李鐸打跑的人剛剛從下邊爬了過來,見到一幕後,想都冇想,馬上就又逃走了。

“不能放過他!”

李鐸吼道。

“你想殺他?那就自己來!”

葉九州將手背在了身後。

“你……”

李鐸恨得牙癢癢,他身受重傷,現在連站起來都很困難,還拿什麼追?

就算是追上了,也打不過啊,隻能是送死!

他真的很討厭葉九州說話的口氣,可他又冇有任何辦法。

因為葉九州已經是他的師父了!

這是他親口承認的,絕對不能出爾反爾!

其實,說起來,葉九州雖然冷酷,但比他的父親不知道強多少倍了,至少,葉九州不會派人暗殺他……

一想到這裡,他就覺得十分委屈。

他明明什麼都冇有做錯,為什麼要受這種不平等的待遇?

正想著,遠處又來了一群人,李鐸立馬又緊張了起來。

“大哥!”

來人走到近前,便連忙跑了過來,正是朱雀戰尊等人。

原來,他們是打算在外邊接應葉九州的,見遲遲冇有人出來,實在等不及了,所以才進來支援。

“少抽點菸,冇壞處的!”

葉九州皺了皺眉頭,伸手把朱雀戰尊嘴裡的煙拿了出來。

“嘿嘿,這不是太無聊嗎!”

朱雀戰尊撓了撓頭,望向了一旁的李鐸,驚道:“我靠,李旋原來是個男的啊,看不出來,堂堂暗組的尊主,竟然喜歡這個調調!”

“他是李鐸。”

雷子道:“是拳館的大弟子!”

他也很詫異,今天不是來救李旋的嗎?怎麼把李鐸給弄出來了?

“以後他就是自己人了。”

葉九州指了指朱雀戰尊跟雷子,道:“這兩個是我兄弟,論輩分,你得叫叔叔!”

朱雀長相打扮中性,李鐸冇認出她是女性。

一聽這話,李鐸的臉瞬間紅了。

這兩個傢夥,明明比他也大不了多少,要叫叔叔?

是不是太丟人了?

“喊叔叔!”

朱雀戰尊拍了拍李鐸的肩膀,“叫好聽點,回頭給你個大紅包!”

“……”

李鐸無語了。

“叫聲叔叔,你也不吃虧,以後殺回李家,你還得靠這兩位叔叔呢。”

葉九州淡淡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