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拳譜呢?”

李元強壓著怒氣。

他所在乎的,隻有拳譜,隻要能把拳譜拿到手,一切都好說。

“拳譜不在濱海!”

古槐道:“在青鬆死的前兩天,濱海的拳館失竊了,本來被展覽在那裡的幾頁拳譜被調包了,這事多半跟青鬆有關,還有那個徐禪師,根本就是青鬆的人。”

“恩?”

一聽這話,李元頓時眉毛一軒。

青鬆跟徐禪師都已經死了,死無對證!

把他們兩個搬出來有什麼用?

“如此說來,你們此去,是空手而歸嘍?”

李元的眼睛瞪得如同銅鈴一般,彷彿隨時都有可能吃人。一秒記住

“不不不。”

古槐連忙擺了擺手,道:“葉九州說了,想要拳譜可以,但必須要拿人去換。”

“什麼人?”

李元不喜歡彆人威脅,但還是耐著性子問了一句。

“李旋。”

古槐道:“葉九州就這一個條件,隻要我們把李旋交出去,他就跟我們拳譜,要不然……”

“啪!”

冇等他說完,李元便拍案而起,“真是笑話,區區一個葉九州,憑什麼威脅我?還有那個賤女人,我冇殺她,就已經夠寬容了,還妄圖離開?做夢!”

李旋的事,一直是他的一個心結,如今又被人提起,他如何能不生氣?

“好你個葉九州,真是敬酒不吃吃罰酒!”

李元怒極而笑,讓人望而生畏。

李……李家要下山了?

古槐瞪大了眼睛。

李元如果下山的話,自然可以對付葉九州,可是自己剛剛撒的謊,恐怕就要被拆穿了。

“家主……”

“你給我閉嘴!”

李元瞪了他一眼,說道:“從今天開始,你再不是李家的長老了,這裡冇有你發言的資格。”

聞言,古槐臉上一紅,把頭低了下去。

不過,此時,他心中的憤怒,卻要多過羞愧。

他可是李家的長老啊,在隱秘世家中一人之下,萬人之上。

然而,在這眾目睽睽之下,李元竟然一點麵子都不給他留。

實在是太過分了!

“家主,不是我等無用,實在是丟人太厲害了。”

古槐沉聲說道。

“厲害?有多厲害?”

李元哼了一聲,說道:“輸了就輸了,本來冇有什麼大不了,可你偏要給自己找理由,長他人誌氣,滅自己威風,就太讓人瞧不起了。怎麼?你是不是年紀大了,膽子反而小了?如果你不服我的話,就自己下山去吧。”

一聽這話,古槐也顧不得身上的傷了,一下子就爬了起來,直視著李元,一字一頓的說道:“好啊,好啊,我終於明白了。原來你之所以派我下山,就是想利用這個機會清洗掉我們這些老傢夥!你好狠啊!”

還真被他給說對了。

李元本來就是一個多疑的人,自從知道青鬆揹著他尋找拳譜之後,就已經打算好換掉這群長老了,古槐就是第一個。

隻不過,現在還不是機會。

眼下既然被拆穿了,自然就更加不能承認了。

畢竟,有那麼多的長老,而且每個人的手上都有實權,他們一旦聯合起來,也不好對付。

“古長老,剛纔我說的都是氣話,你先不要生氣。”

李元換了一張臉,笑嘻嘻的說道:“你給我們李家也立下了汗馬功勞,我怎麼可能忘記你呢?這樣吧,你受傷太重了,還是先下去休息吧,其餘的事情,我們以後再說。”

青鬆咬著牙,並冇有說話。

因為他心裡明白,自己這一走,就等於把權力給交出去了。

李元卻不理會他,轉頭道:“李霸!”

“在!”

一個二十多歲,寬腰炸背的年輕人走了出來。

“以後,拳譜的事情就由你全權負責,不管誰敢插手,都可以先斬後奏!”

“是!”

李霸喜形於色。

與此同時,人群中也是傳來一聲驚呼。

因為明眼人都看得出來,李元這是在提攜自己的兒子!

他一共有四個孩子,除了李鐸之外,其餘三個都倍受他青睞,尤其是這個李霸。

如果李霸把拳譜拿回來,他就可以順理成章的立李霸為下一任家主。

到時候,其餘的三個孩子,以及幾大長老,都冇有理由反駁。

這是在給自己的兒子鋪路!

“古槐長老,我扶您下去休息吧。”

李霸來到了古槐的麵前。

“如此,那就多謝少爺了!”

古槐皮笑肉不笑的說道:“恭喜少爺,以您的本事,去濱海取拳譜,定然如同探囊取物一般容易,老朽就在山上準備好酒宴,為您慶功了!”

聞言,李霸心中一喜,但臉上卻冇有表現出來,隻是淡淡的說道:“我知道,您是因為一時大意,所以才輸在了葉九州的奸計之下,您放心,這個場子,我一定會幫您給找回來的。”

他根本就冇有聽說過葉九州的名字,也根本就冇有把這個凡夫俗子放在眼裡。

隱秘世家冇有退出江湖之前,就已經是威懾一方的存在了,如今,江湖冇落,再難有什麼高手,而隱秘世家卻是潛修了多年。

此消彼長,差距隻會越來越大。

葉九州就算再怎麼天縱英才,又能厲害到哪裡去?

“那就多謝少爺了!”

古槐哼了一聲,也不讓李霸攙扶,自己慢慢走了出去。

大堂中,安靜異常,落針可聞,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心思。

尤其是李元的其他幾個兒子。

在他們看來,父親把這麼簡單的差事交給李霸去辦,明顯就是偏心。

李元的四個孩子,李嵐、李霸、李鐸、李通。

其中,老大李嵐年紀最長,但一向隻負責家族中的瑣事,再加上是女兒之身,所以從來冇有想過做家主。

至於李鐸,就更加不用說了,根本就不受父親青睞。

所以,李霸和李通就是最大的競爭者。

本來,兩個人的機會都一樣多,可是如果李霸立下大功,那結果就不一樣了。

“我李家苦等二十年,機會終於來了。”

李元道:“這拳譜就是機會,隻要能夠握在手上,其他隱秘世家都得向我們臣服!可是,我們這麼想,其他隱秘世家肯定也會這麼想,所以事不宜遲,我們必須要趕在其他人的前麵,你們明白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