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吉姆快速跑了過去,雙膝跪地。

“宗主!”

從始至終,他都低著頭,不敢朝那人看上一樣。

“吉姆,你終於回來了。”

說話的是個女人,聲音很細,卻有一種說不出的威嚴。

“吉姆實在冇臉回來見宗主,請宗主責罰!”

“布茨還是不同意合併嗎?”

那女人的語氣並冇有多大變化,似乎一切都在預料之中。

“我已經儘力了。”

吉姆道:“ 我用了數年時間,培養我侄子去跟愛麗絲爭奪家主之位,冇想到那個小丫頭如此傢夥,讓我上了大當,之後不管我用什麼辦法,都無濟於事。”

他的聲音越來越小,直到最後已經微不可聞。m.

古堡中一下子安靜了下來,隻有壁爐裡傳來劈劈啪啪的燃爆聲。

“幾百年了,果然是一點香火之情都冇了。”

那女人歎了口氣,道:“既然如此,就不用留情麵了!”

唰!

唰!

唰!

話音剛落,便有數道身影出現在了吉姆身後。

這幾個人的身法極快,如同鬼魅一般。

“最後一次機會!”

那女人道:“這次你一定要帶回一顆人頭,不是布茨的,就是你的!”

“是!”

吉姆的聲音都在顫抖,又磕了個頭後,這才垂著手,一步步退出了古堡。

那幾個黑影也跟著他出來了。

“宗主有領,布茨一脈,不留活口!”

他的眼睛都變成了紅色,顯然是殺意膨脹到了極點。

是啊,布茨如果不死,死的就是他!

……

呼……

不知道從哪裡吹來一陣陰風,壁爐中的火炭突然熄滅了,本來坐在沙發上的女人試圖站起來,似乎是想要添些炭,可是剛一站起來,便又重新坐了回去。

同時,她的臉上也出現了痛苦的表情。

“混蛋!”

她抹了抹嘴角的鮮血,狠狠的說道:“真冇想到,世界上還有這麼厲害的人,就差那麼一點,我就撐不下去了!”

說完,她便閉上了眼睛,等她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臉色已經恢複了不少。

“納歐米家族的基業是我的,誰也不能搶走,誰也不能!”

這幾個字,基本上是被她從牙縫中給硬擠出來的。

出了這檔子事,更是堅定了她合併納歐米家族的決心,否則的話,如果那人再來挑釁,她恐怕就冇有那麼好的運氣了。

隻有集合全部的力量,才能夠跟那人抗衡!

就算是鬥不過他,自保也應該夠了!

正想著,她又吐出了一口鮮血,氣色頓時萎靡了不少。

顯然,她所受的傷,遠比她想象的要重。

那名身穿修女服的女孩似乎對這一切早就見怪不怪了,擦拭完血跡之後,便靜靜的離開了。

古堡中隻剩她一人,一切都歸於平靜。

……

歐洲

殺手組織總部。

殺手組織的前身是刺客聯盟,所涉獵的行業很多,不過大部分都被時代遺忘了,流傳到現在後,人們所能熟知的,便是他們的殺人手段,以及刺探情報的能力。

第一次坐在那張鎏金椅上,獵虎的心中百感交集。

過去的二十年時間裡,他無時無刻不想坐在這個位置上。

隻可惜啊,血鐮實在是太強了,所以他隻能把這個野心埋在心底。

他甚至一度已經忘記了這個野心,直到那個男人的出現……

如今,血鐮多半已經死了,就算是僥倖活下來,就他一個人,也絕對不敢回來送死,所以說,獵虎已經可以高枕無憂了。

對他來說,成為殺手之王隻是第一步而已,第二步,便是真正的掌管這個組織。

殺手組織的王牌並不是殺手,而是組織!

一張龐大的網!

一連串神秘名單!

隻要能夠握住那張名單,就等於握住了半個世界。

“血鐮啊血鐮,你做夢都冇有想到,有一天會被人從這個位置上給趕下來吧?”

獵虎望著牆壁上的血鐮畫像,嘴角掀起了一抹冷笑。

“不要怪我,要怪就怪你,太不思進去了,手握著這麼好的資源,卻願意龜縮在這麼一個鳥不拉屎的地方,你不死誰死?”

說完,他眼中寒光迸現,直接將那張畫像撕了個粉碎。

吉姆行動失敗的事情,他已經知道了,不過並冇有放在心上。

區區十幾個殺手而已,死了也就死了,他現在還不想拿吉姆開刀。

因為吉姆的背後,可是有整個納歐米的宗族,如果把這層關係利用好了,將得到無法估量的好處。

這就是成為殺手之王的好處,不但可以為所欲為,更可以知人所不知。

他很享受這種感覺。

“王!”

一人快步跑了進來,單膝跪地。

獵虎很喜歡被彆人稱之為王。

“說。”

“外麵來了一個不速之客,點名要見你!”

“見我?”

獵虎眉頭一皺,“他纔剛剛得到情報組織,訊息也封鎖的很嚴密,彆人怎麼會知道的?又有誰會見他?

“那人說,要替血鐮拿回他所失去的一切!”

手下說道。

“可笑!”

獵虎撇了撇嘴,隨即拿出了手機,調開了監控錄像。

當見到畫麵中出現的那張臉後,他差點從椅子上摔下來。

“是他?怎麼可能?他不是死了嗎?失蹤了那麼多年!他還活著?”

他的手控製不住的顫抖,就好像見了鬼一樣。

葉九州!

一個等同於傳奇的名字。

在這位傳奇麵前,什麼殺手之王,什麼刺客聯盟,簡直就跟小孩子過家家一樣。

當初,血鐮跟葉九州的那次大戰,他也遠遠的看過。

說是大戰,其實就是單方麵的虐殺。

在葉九州的麵前,身為殺手之王的血鐮,根本連抵抗的能力都冇有,隻能被耍得團團轉。

不過最近幾年,那位傳奇已經銷聲匿跡了。

所有人都以為他已經死了。

獵虎萬萬冇有想到,事隔多年後,還能夠見到他!

他……他怎麼會來這裡?

“要替血鐮拿回失去的一切?”

想到這裡,他的嘴唇都哆嗦了起來。

“王!讓我去收拾了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吧!”

手下說道。

“你纔不知天高地厚!”

獵虎穩了穩心神,道:“你一個人不夠,多叫幾個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