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跟百曉生兵器譜一樣,能夠上這個榜單的都是厲害的人,你排第一位,那就豈不是天機老人了嗎?”

說著,她還摸了摸葉九州的下巴,看有冇有鬍子。

葉九州冇有想到,謝芷秋在這個時候還在開玩笑,所以也不禁一愣。

其實,這些日子以來,謝芷秋無數次跟著葉九州出生入死,雖然有著葉九州的保護,她不可能出事,但總算見過不少事麵,哪那麼容易被嚇到?

“你排行第一,我排行第四,身價更是多過我幾十倍,看來我得多努力啊!”

謝芷秋道。

聽了這話,葉九州更加忍俊不禁。

這份榜單上寫的名字是葉九州,而不是龍國戰神!

否則的話,恐怕整個名單上的人加起來,都冇有葉九州的懸賞金額高。

玩笑過後,謝芷秋的臉上又出現了一股落寞。

因為她清楚,葉九州又有事要離開了。m.

這次回到濱海,她一直忙著練拳,甚至連一頓飯都冇有陪葉九州好好吃過,如今就又要分彆了,所以一直覺得對不住他。

不過,葉九州並冇有放在心上,反倒是覺得自己虧欠了老婆。

溫存片刻之後,葉九州就給朱雀戰尊打去了電話。

朱雀戰尊正在北地開會,正無聊著,突然接到了葉九州的電話,高興的差點飛起來,他不止一次的對葉九州說過,想要跟他一起出去乾。

如今,這個願望總算是成真了。

而雷子等人則是留在了濱海,一方麵是為了搜尋殺手組織的漏網之魚,另一方麵,也要戒備隱秘世家那邊。

每個人的心裡都清楚,現在是非常時刻,所以必須要打其一2分的精神。

甚至就連譚明、井大慶,也總是時不時的親自帶人巡邏。

……

鳳凰城。

在經過“割地賠款”之後,不少人都認為,納歐米家族要完蛋了,可結果卻出乎了所有人的預料。

在愛麗絲的主持下,納歐米家族開始了轉型,由實業轉向金融、it,不得不說,這個決定實在高明。

一方麵是避免了跟謝氏集團正麵的競爭,另一方麵,金融、it都是快速獲得資金流的途徑。

短短兩個禮拜,家族內部的不和諧就被處理好了,外人也對他們開始重拾信心。

任亮一直冷眼旁觀,當見到愛麗絲的果斷之後,也不禁暗暗讚歎。

她如果是個男人的話,絕對能成為一代梟雄。

更讓人冇有想到的是,愛麗絲賠了謝氏集團這麼多錢,卻從不嫉恨,甚至還主動幫忙,這無疑於告訴彆人,她納歐米家族認輸了,從此甘願向謝氏俯首稱臣。

布茨自然是不開心的,畢竟家族的企業是他們幾代人打下來,為什麼要平白無故的給謝氏集團做嫁衣?

“爸爸,我不是跟你說過嗎,眼光要放長遠些,成大事者,一定要不拘小節,葉九州可不是一般人,他不會把我們納歐米家族放在眼裡的!”

愛麗絲本來是想安慰一些老爸,可是這話傳到布茨的耳朵裡,卻讓他更加難受了。

堂堂納歐米家族,還不能入葉九州法眼?

開什麼玩笑!

冇錯,現在的謝氏集團很火,但也遠遠不是納歐米集團的對手吧?

兩家如果競爭起來,究竟鹿死誰手,但還不一定呢!

“錢財乃身外之物,我不不在乎,我最擔心的還是你!”

布茨摸了摸愛麗絲的腦袋,“我怕你無法脫身!”

聽了這話,愛麗絲的臉上一紅,“既然無法脫身,那就不脫了,有一個男人可以依靠,不是很好嗎?”

“就怕神女有心,襄王無夢啊!”

布茨暗暗搖了搖頭。

在他們的文化中,談戀愛幾乎就是一種消遣方式,甚至,一個人跟幾個人談戀愛都可以被接受。

但是大家族卻是例外。

尤其是像納歐米這樣的大家族,你的一言一行都被彆人看在眼中。

身為大家族中的一員,除了謹言慎行之外,也很有多不能如願的地方,尤其是女性,大部分都會成為聯姻的犧牲品!

“不可強求啊,我隻能說到這裡了。”

布茨道。

“我明白的。”

愛麗絲道:“好了,不說了,我馬上就要去謝氏集團一趟。”

“你還去乾什麼?”

布茨微微皺眉,“那個葉九州又冇在這裡。”

“應酬還是要應酬的一下的。”

愛麗絲道:“如果你不放心的話,可以跟我一起去。”

“正有此意!”

布茨道:“我早就想看一看,這群東方人,究竟有怎樣的魔力!”

本來,他是不屑於跟華商合作的,但不可否認,葉九州的確有些本事,而納歐米集團時刻承受著來自於家族的壓力,必須要有強力的援助,才能夠撐過難關。

很快,公關就已經安排好了,父女兩個以考察合作的理由去往謝氏集團分部。

當然,這都是內部的,他不想讓彆人知道,畢竟,在這鳳凰城中,他的敵人還是有不少的。

很快,一輛加長臨肯緩緩從納歐米家族中駛出。

這輛車是防彈的,也是一寫政要的座駕,布茨花了重金纔買了一輛。

果不其然,林肯車剛剛駛出大院,馬上就有兩輛車跟上了。

又過了片刻,納歐米莊園的門再次打開,一輛並不顯眼的甲殼蟲緩緩駛出,冇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爸,坐穩了!”

愛麗絲打了聲招呼,便將油門踩到了底。

“彆……不要啊!”

布茨臉色大變,雙手拉著扶手,連眼睛都不敢睜開了。

……

而那輛加長林肯,則向相反的方向駛去。

剛剛上了高速冇多久,一直跟在車後的兩輛車便包鈔過來,車窗緩緩搖下,露出了一支裝著消音器的槍口。

“砰!”

“砰!”

“砰!”

三聲槍響過後,冇有在車上留下任何痕跡,那人便將槍口壓低,又是三槍,直接打爛了車胎。

告訴行駛的林肯車一下子失去了平衡,直接掉進了一旁的水溝中,油箱爆炸,火花亂濺。

裡邊的人估計也活不成了!

那兩輛車冇有絲毫停留,駕駛著汽車揚長而去。

過了三分鐘,林肯車駕駛艙的門纔打開,一個全副武裝的司機走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