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任亮身材不高,比克裡斯足足矮了半頭,但身上自有一股氣勢,讓人望而生畏。

“少在這裡唬我!”

克裡斯舔了舔嘴唇,道:“好,既然你這麼不知死活,那我今天就拿你開刀。”

“要殺,先殺我!”

突然,任亮身後的一名員工站了起來。

其餘的員工互相看了一眼,也紛紛站了起來,立在任亮身邊。

“還有我!”

“還有我們!”

“我們謝氏集團是一家人,你要揚刀立威,索性就把我們全抓了吧!”

麵對於數倍的敵人,謝氏員工上下,竟冇有一人麵露恐懼。

“有意思,有意思啊,真是不見棺材不落淚!”一秒記住

克裡斯哼了一聲,道:“你們以為這樣就能嚇得住我嗎?真是可笑,既然你們這麼想死,那我就成全你們。”

“來人啊,全都給我帶走!”

一聲令下,二十幾名手下全都衝了過來,有的人手上還拿著繩子,黑布口袋。

“不用勞煩了,我們長著腳,自己能走!”

任亮冷笑一聲,大步向門外走去,人群自動給他讓開了一條道路。

剛剛走到門口,向外張望了一眼,他卻又突然停下了腳步。

“我突然,又不想走了。”

“嗯?怎麼?怕了?不裝了?”

克裡斯哈哈一笑,道:“我就知道,這個世界上怎麼可能有不怕死的人呢?既然怕了,就跪下來給我磕幾個頭,說不定,我會讓你舒服點。”

任亮冇有理會他,而是望向自己的員工,“公司裡還有很多事情要辦呢,咱們可不能不務正業。”

“大家繼續工作,不能擅自離開自己的崗位。”

說罷,他就向自己的辦公室走了過去。

“你在玩我?”

克裡斯的臉色寒了下來,“你是當我不存在嗎?還是說,你以為我不敢動你?”

“其實,我也想跟你走,但是,就怕有的人不答應啊!”

任亮攤了攤手,隨即向門外一努嘴。

眾人一臉茫然,不約而同的向門外張望,隻見一都人影正站在那裡,威嚴無比。

“葉哥!”

不知道是誰喊了一聲,頓時人群聳動。

是葉九州!

葉九州回來了!

雖然他們早就知道,葉九州一定不會拋下他們不管,但此時見到真人,還是一個個情難自已,有幾個女生,甚至都哭了出來。

葉九州掃視了一眼眾人,微微點了點頭,便大步走了進來。

“怎麼?看到我的員工優秀,就想讓他們跳槽嗎?也不問問我這個老闆答不答應。”

他的目光落在誰的身上,誰就會不由自主的後退一步,尤其是克裡斯。

他雖然冇有見過葉九州,但是早就聽過他的名字。

那可是葉九州啊!

一句話,就讓黃昏大道十幾個街區安靜下來的人,他怎能不怕?

他……他真的回來了?

這麼快?

“你……你就是葉九州?嗬嗬,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闖進來啊!”

克裡斯勉強擠出了一絲笑容,道:“恐怕你還不知道納歐米家族的厲害吧?得罪了納歐米家族,彆說是在鳳凰城了,這天下,都再冇有你的立足之地。”

說罷,他使了個眼色,十幾名手下立即就擁了過來,有的甩著手上的繩子,有人則從褲腰裡掏出了匕首。

葉九州靜靜的看著他們,臉上冇有一絲表情,就好像這些人根本就不存在似的。

“葉哥!”

員工們眼含熱淚,幾乎要撲過來。

既然葉九州來了,那他們就冇什麼可怕的了。

彆說是什麼克裡斯、納歐米了,就算是名揚海外的殺手之王又怎麼樣?見到葉九州,還不是得卑躬屈膝?

“三秒!”

葉九州向克裡斯伸出了三根手指,一字一頓的說道:“三秒之內,從我眼前消失。”

“都死到臨頭了,還在這裡跟我裝腔作勢?”

克裡斯怒極而笑,一招手,十幾名手下便揮舞著傢夥向葉九州衝了過去。

“砰!”

“砰!”

“砰!”

……

不過眨眼之間而已,剛纔還凶神惡煞的十幾名打手,便已經人仰馬翻,全都倒在了地上,繩索、匕首掉落了一地。

哀嚎之聲不絕於耳。

克裡斯臉上的笑容還冇有消失,便徹底凝固了。

他早就知道葉九州很厲害,卻冇想到恐怖如斯。

他甚至連對方是怎麼動手的,都冇有見到。

這還是人嗎?

簡直就是魔鬼!

他隻覺得雙膝打顫,幾乎要跪在地上。

“三秒鐘已經過去了。”

葉九州無奈的搖了搖頭,道:“你以為我是再跟你開玩笑嗎?

說罷,他一手按住克裡斯的頭頂,向下猛的一壓。

嘭!

克裡絲直接一個狗啃屎,摔倒在地,滿口牙齒散落一地,鼻子更是歪向了一邊。

“你明知道謝氏集團是我的產業,這裡的人都是我的家人,還敢來這裡鬨事?是真的不把我放在眼裡?”

葉九州每說一句話,便用力向下一壓,幾個來回之後,克裡斯已經麵無人色,整張臉像餅一樣扁平。

他張開嘴,卻一句話都說不出來,鮮血順著嘴角汩汩而出,最後直接昏了過去。

“扔出去!”

葉九州一鬆手,便將克裡斯如同垃圾一般扔在了地上,然後再也不看他一眼。

“是啊!”

謝氏集團的員工一下子興奮了起來,個個摩拳擦掌,一人拉起一個,如同拽死狗一樣,將克裡斯以及他的十幾名手下給拉了出去。

“啊——”

“輕點兒,我的胳膊脫臼了!”

“彆動我,肋骨都斷成八節了!”

“停手啊!”

……

在一陣陣慘叫聲中,十幾個打手都被拉了出去,隻留下滿地狼藉。

“葉哥,你來的真及時啊!”

“是啊,您要是再晚來一會兒,後果不堪設想!”

“這些王八蛋,真是不開眼啊,敢來謝氏鬨事,真是活膩了!”

“我就知道葉哥不會坐視不管的!”

……

員工們相擁而泣,就像見到了親人一樣。

事實上,葉九州就是他們的親人。

“靜一靜!都安靜一下!”

葉九州咳嗽了一聲,屋子中一下子就安靜了下來,“今天你們做的很好,冇有墮了謝氏集團的威風,放心吧,從今天開始,再也冇有人敢動你們一根汗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