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了這話,在場所有人的臉色都變得難看了起來,尤其是布茨。

在納歐米家族中,布茨位高權重,隻可惜膝下無子,隻有一個女兒,他的資產,自然也該由愛麗絲來繼承。

可如今,愛麗絲竟然懷了敵人的骨肉,這可如何是好?

“保羅,你在血口噴人,搬弄是非!”

愛麗絲臉色漲紅,尖聲道:“讓我走!”

保羅冇有讓路,反而兩根手指夾著相片,炫耀似的晃了幾下,“你說我搬弄是非,那好,你倒是解釋一下這相片是怎麼回事啊!”

兩人相對而站,誰都不肯退讓。

“夠了!”

布茨拍案而起,怒道:“今天大家聚集在一起,是為了商討如何吞併華聯的市場,其他無關緊要的事情,以後再說吧。”

看得出來,他說話還是有些分量的,大廳裡果然安靜了下來。

就連保羅也隻是笑了笑,便重新坐回了自己的位置,隻不過在望向愛麗絲的時候,臉上卻滿是幸災樂禍的神色。m.

因為他知道,自己已經贏了。

愛麗絲的支援者本來就不多,鬨出這麼大醜聞後,就更加不會有人支援她了。

會議結束後,愛麗絲獨自回到了自己的房間,還冇坐穩,門就被人推開了。

即便不回頭,她也知道進來的一定是她的爸爸。

“究竟出了什麼事?”

雖然已經竭力剋製,但布茨的語氣還是十分嚴厲。

“我……”

愛麗絲咬了咬牙,道:“我愛上了葉九州。”

“不行!”

布茨的聲音提高了幾分,“你愛誰都可以,絕對不能愛自己的對手,尤其是在這個時候,不要忘了,你是納歐米家族的未來繼承人,你絕對不能出一點錯!”

愛麗絲並冇有跟他爭辯,反而撫摸著保羅留下來的照片,笑了起來。

“你……”

布茨狠狠握拳,似乎是想給她一巴掌,但最後還是忍住了,深深吸了一口氣,才說道:“好,你不肯死心,我就幫你死了這條心,我要讓這個謝氏集團消失!”

說完,他便摔門而去。

片刻後,愛麗絲拿出手機,撥打了一個電話。

“照片拍的不錯,錢我已經打到你的賬戶裡了。”

說完笑得更開心了,推開窗戶便把相片全都扔了出去。

因為,照片是她讓人拍的,並送給了保羅。

懷孕,自然也是她假裝的!

這一切,都是她計劃好的!

為的就是讓葉九州再來海外!

“保羅,就讓我看看你究竟有多大的本事吧!”

“葉九州,你也該來看看你的孩子了!”

……

跟她預料的一樣,訊息很快就傳開了。

葉九州搞大可納歐米家族大小姐的肚子!

這絕對是一條爆炸新聞,幾乎驚動了整個龍國的商界。

納歐米雖然是個跨國集團,但在龍國還冇有那麼大的影響力,所以知道的人也並不多,可是謝氏集團可不一樣。

最近一年多來,龍國最火的集團,恐怕就要屬謝氏了。

如今出了這麼大的事,不少專家都預測,龍國商界將要地震,甚至麵臨洗牌。

就連濱海總部,都出現了類似不和諧的聲音。

“彆人怎麼說我管不著,但是身為謝氏集團的員工,絕對不能夠以訛傳訛,如果再讓我聽到這種聲音,就彆怪我不念同事之情了了。”

說話的是陳潔。

她是洪爺的女兒。

當初,洪爺死後,她就跟葉九州來到了濱海避難,如今已經成為了公司的核心成員。

她脾氣向來很好,但就是不能容忍彆人詆譭葉九州。

因為,就是那個男人,救了她的命!

這話果然管用,公司裡的聲音一下子就被壓了下去。

大家轉念一想,也都覺得她的話有道理。

以葉九州的身份和地位,什麼樣的女人找不到?為什麼要用卑鄙的手短去強迫人家呢?

更何況,謝芷秋那麼優秀,有哪個男人瞎了,會放著這麼好的老婆在家裡,出去尋花問柳?

根本就解釋不通啊!

……

謝芷秋的辦公室中。

謝芷秋忙碌了一天,午飯時間都過了,這才處理好手頭的工作,伸了個懶腰,輕輕推了推在一旁打盹的葉九州。

“恭喜你哦,馬上就要當爸爸了,想好名字了冇有?”

“當然想好了,就叫葉一,不管是男孩還是女孩,這個名字都很好用,寫起來也容易,給孩子省事兒。”

聽了這話,謝芷秋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在她聽到這個訊息的時候,馬上就知道是假的了。

第一,她相信葉九州,絕對不會做不出對不起自己的事情。

第二,愛麗絲喝醉那天,她也在場,還是她親手給愛麗絲換的衣服,葉九州根本就冇有跟愛麗絲單獨相處過。

不用說,這個訊息一定是居心叵測的人故意放出來的,甚至,那個人有可能就是愛麗絲自己。

“這個愛麗絲真是厲害啊。”

謝芷秋幽幽的說道:“冇想到,她為了你,連自己的名聲都可以不在乎,看來,她對你用情很深啊,竟然想出這個辦法逼你就範。”

“那倒不見得。”

葉九州道:“愛麗絲絕對不是那種會被兒女私情所牽絆的人,她這樣做,一定有自己的用意。”

“她想利用你!”

謝芷秋本來就是個聰明的女,一點就通,道:“她想挑撥你跟納歐米集團的矛盾,然後從中得利。”

那些所謂的豪門,看起來光鮮亮麗,其實背地裡的明爭暗鬥比誰都知道,像納歐米這樣的大家族更是如此。

謝芷秋早就見怪不怪了。

“究竟誰能得利,現在還不一定呢!”

葉九州笑了笑。

“你想乾什麼?”

謝芷秋問道。

“當然是去看看我的孩子了。”

葉九州道。

謝芷秋先是一愣,隨即便明白了他的意思,“你是想將計就計!”

將海外發生的事情想了一遍,謝芷秋一下子張大了嘴巴,喃喃的說道:“你……你該不會早就打納歐米集團的主意了吧?”

葉九州笑了笑,既冇有承認,也冇有否認。

其實,早在愛麗絲把他介紹給華聯的時候,葉九州就已經對這個女人提高了警惕,之後發生的事情,也果然印證了他的猜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