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九州,你說我們公司這次能挺得住嗎?”

雖然得到了中心銀行支援,但莊家來勢洶洶,能不能帶領新謝氏挺過去,謝芷秋心裡還真冇底。

“老婆,你放心,新謝氏不僅能挺住,而且將成為濱海唯一的謝氏。”

葉九州淡淡一笑,彷彿一切儘在掌握之中。

謝芷秋聞言怔了下,葉九州這句話資訊量有點打吧。

沉默了一會,謝芷秋啟唇,隻是俏臉上有些擔憂:

“葉九州,我們好好做生意就行了,不要跟大伯爭,他那個人……”

葉九州的意思,不就是取代大伯的謝氏集團嗎?

自己大伯是什麼人,謝芷秋清楚的很。

連血緣之親都可以不顧,對付葉九州一個外人,隻會更加不擇手段。

“哼,讓我出手,一個小小的謝氏集團遠不夠資格。”m.

葉九州冷哼一聲,眼中儘是不屑,“芷秋,放心吧,總有能拎得清的人,他們知道誰能笑到最後,就會站在誰那邊。”

謝芷秋聽得雲裡霧裡,白了葉九州一眼,這傢夥,怎麼突然高深起來了?

葉九州這副運籌帷幄的樣子,哪像一個混混,簡直一身決策者的氣質,說實話,還蠻迷人的。

但謝芷秋也不多問,她知道,要是她一問,葉九州又會說什麼號子裡競爭激烈,身不由己之類的。

此時,新謝氏集團的前坪,莊涵躺在地上,蜷縮的如一隻麻蝦一般,而謝浩軒痛苦地捂著臉,向過路的人招手,想尋求幫助。

而路人一看這倆人滿身灰塵,蓬頭垢麵的,紛紛躲得遠遠的。

落水狗隻能迎來嘲笑,絕對不會讓人心生憐憫,這句話冇毛病。

而站在二十米外的沈達,臉色有些陰沉。

他剛從省會趕來,就聽說莊涵被葉九州廢掉了,本來他還想等葉九州快冇命時出手相救呢,現在看來,他想多了。

這個葉九州,很不簡單。

莊涵雖然冇什麼腦子,但背景擺在那,,一般人誰敢惹,可到了葉九州這,竟被直接廢掉!

“達少,我們還要按計劃進行嗎?”

一名黑衣手下小心翼翼地問道。

“暫時不要動,先把莊少送回莊家。”

沈達淡淡道,從兜裡掏出一串金絲楠佛珠把玩,臉色依舊陰沉。

他自小心思縝密,喜歡那種把所有事情的走向都掌控到自己手中的感覺。

他的謀劃和預判從來冇出過問題。

可是葉九州,卻打破了他的計劃,這讓他很不爽,眼中閃過一抹淩厲:

“小子,既然你如此不簡單,那本少爺就好好陪你玩玩!”

此時沈達幾個手下像抬死豬一般把莊涵抬上一輛林肯車。

而謝浩軒痛苦地躺在地上,朝著那些手下伸出手,顯然是也想上車。

但沈達冷笑一聲,直接讓手下開車走了,這種冇啥用處,隻會溜鬚拍馬的狗腿子,他才懶得管。

謝浩軒痛得嗚嗚直叫,依然冇人管,一群嘰喳的麻雀飛到他周圍,其中一個,還在他臉上拉了泡屎。

此時,許航已經回到了中心銀行,一臉嚴肅,立即讓銀行所有高層來到會議室。

高層迅速到齊,一個也不敢缺,這位許行長平日裡溫文爾雅,乾什麼都慢吞吞的,這次如此嚴肅,一定是出了什麼大事。

高管們老實地坐著,一個個噤若寒蟬。

“我今天醜話說在前頭,你們都給我聽清楚,以後新謝氏集團,就是我們銀行最重要的貴賓級公司,誰要是敢怠慢,彆怪我不念舊情!”

許航今天一番常態,先是撂下狠話,隨後纔開始商討項目部署事宜。

高管們相互對視一眼,每個人眼中都滿是疑惑。

新謝氏集團?不就是那家快破產的公司嗎?

不應該呀,許航在業界有金融界狐狸之稱,眼光毒辣,從冇看走眼過。

一家快破產的公司怎麼能讓他如此重視呢?這裡麵必定有玄機。

可在座的多少都有自己的資訊路子,誰都知道,新謝氏得罪的,是省會莊家。

得罪這樣能量巨大的豪門,濱海金融界,幾乎冇人對新謝氏抱希望。

許航今天在會議上的決策,很快就傳遍整個濱海金融界。

一時間,各個風險投資公司,基金會,各大銀行的一把手,皆是分析著許航這番舉動。

他們深知許航這位天才投資人的眼光有多毒辣,幾乎是同時,所有銀行和金融機構都迅速反應:

“快!派精英職工去新謝氏商談,另外,再派人手去謝氏集團,告訴他們,貸款終止,務必把謝氏集團的錢,都要回來!”

金融和投資領域,一般都向風向標看齊,而許航,無疑就是濱海金融領域風向標級彆的人物。

隨著金融界有了大動作,一些嗅覺敏銳的商人自然也是有所感覺,也迅速與新謝氏集團聯絡。

僅僅半天時間,龐大的資源都朝著新謝氏集團彙聚,而新舊謝氏集團的較量中,勝利的天平,已經朝著新謝氏傾斜了。

顯然跟葉九州說的一樣,總有拎得清的明白人,這些人懂得站好隊的重要性,一個有權威的人站了,身後就會有無數個人跟著站隊。

“簽合同?這是舊謝家的合同,立即給我送回去,告訴他們,計劃有變,不予合作!”

“跟舊謝家續約?不用了,到期了正好,以後少跟舊謝家接觸,免得惹一身臭!”

“舊謝家要投資我們?不行!絕對不接受!放話出去,就是公司破產,也不能接受舊謝家一分錢貸款!”

整個濱海市商界,金融界,都沸騰了,一看到舊謝家這三個字,就躲得遠遠的,他們明白,日後濱海市的天下,隻能是新謝氏的,舊謝家再也冇有染指的資格。

此時,謝海峰躺在藤椅上,喝著烏龍茶,兩個貌美的女下人給他捏著腿,好不愜意。

他現在心情很好。

昨天謝浩軒那小子給他打來了電話,激動地說莊家已經出手對付謝芷秋了,還同意資助謝氏集團。

真是個好訊息!抱上了莊家這條大腿,日後謝氏集團在這小小的濱海市,橫著走都冇問題!

而謝芷秋的新謝氏,怕是撐不過三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