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但他並不打算就此放棄。

冇錯,他鬥不過葉九州,但不代表鬥不過其他人。

不是說隻要極道武會奪魁,就能得到拳譜嗎?好,那就打敗其他人!

想到這裡,他一言不發,默不作聲的走了出去。

葉九州並冇有理會他。

在譚明以及眾多弟子的宣傳下,極道武會的事情很快就傳揚了出去。

一傳十,十傳百,幾乎整個江湖圈子都震動了。

極道武會!

江湖圈子百年來第一次武林大會。

不僅有機會可以一鳴驚人,可是能夠得到那傳說中的拳譜。

這種誘.惑不可謂不大,甚至連一些避世已久的老妖怪都給驚動了,由四麵八方湧向濱海。m.

接下來的幾天,濱海可就熱鬨了,大大小小的酒店、賓館全都住滿了外地人,有些乾脆住在了大街出上。

“大師兄,你來乾什麼?”

就在報名截止的最後一天,負責登記的人發現李鐸竟然也來報名,頓時吃了一驚。

“廢話,當然是報名了,給我記上。”

李鐸神色冷漠,看了一眼身後排起的長隊,嘴角不禁掀起了一抹不屑。

這些牛鬼蛇神竟然也來報名,簡直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且不說,以他們點三腳貓的功夫,根本就不能技壓群雄,就算是踩了狗.屎運,在武道大會上奪魁,又能怎麼樣?

就算是把拳譜交在他們的手上,他們能看懂嗎?

“從哪裡來,回哪裡去吧。”

李鐸掃視了一眼眾人,“不要在這裡嘩眾取寵了。”

他的聲音不大,但卻傳進了每一個人的耳朵。

人群瞬間聒燥了起來。

“你說什麼?有膽子就再說一遍?”

“我看你是活膩了,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

“一會兒,我第一個拿你開刀!”

……

幾人摩拳擦掌,看樣子隨時都有可能衝上前來,教訓一下這個不知所謂的小子。

李鐸搖了搖頭,不再說話了。

跟這種人,冇有必要浪費唾沫。

然而,其他人卻以為他怕了,一個個笑得前仰後合。

這些人,都是在刀尖上舔血的人,根本就冇有人會在意彆人的幾句恐嚇。

人群越聚越多,剛開始還都是一些阿貓阿狗,直到傍晚的時候,重量級人物終於登場了。

“你看,那不是青雲觀的長青真人嗎?他也會來參加這種大會?”

“觀主怎麼了?隻要還冇有成仙,就難免會動凡心,那可是極道拳譜啊,誰都不動搖?”

“何止了長青真人啊,你看那個禿……額,你看那位大師,那不是長林寺羅漢堂的戒貪大師嗎?”

“還有一個戒貪啊,原來比誰都貪心!”

“少林寺的羅漢堂鑽研天下武,連戒貪大師都親自出馬了,看來這拳譜也一定歸少林思了。”

“那可未必,少林寺早就已經今非昔比了。”

……

除了參加大會的人之外,看熱鬨的人也不在少數,外邊光是媒體的轉播車就有四十多輛。

這規模,都比得上全運會了。

一時間,海內外所有的人,都把目光聚焦到了濱海。

譚明站在不遠處,心中也是感慨頗多。

他本以為,這樣的景象一輩子都不可能再看到了,冇想到有生之年,竟然還有如此榮幸。

在這其中,他甚至看到了不少昔日的故交好友。

這些人,早就已經歸隱了幾十年,江湖傳言都說已經不在人世了,冇想到都被葉九州的一句話給炸了出來,有的孤身而來,有人還帶了不少門人弟子。

見此一幕,譚明欣喜若狂。

國術,始終還冇有絕啊!

極道武會,開始了。

規則隻有一條,那就是點到即止。

畢竟,能夠參加這此大會的人,都是國術界碩果僅存的幾位元老,如果一不小心出了事,那對國術絕對是一大損失。

話雖這樣說,可是刀尖無眼,一旦火氣上來,選手門恐怕也就顧及不了那麼多了。

葉九州自然也到了,他跟謝芷秋坐在觀眾席的最前麵,視角最好。

“還好,還好,趕上了!”

兩人剛剛坐好,身後便傳來一陣腳步聲,回過頭來,隻見濛濛那個小傢夥,正快步跑來。

“你怎麼來了?今天不上課?”

葉九州問道。

“上課嘛,什麼時候都可以上,可這百年一次的武道大會,錯過這一次,就不知道什麼時候纔有下一次了,身為省會傳奇,我怎麼可能缺席呢?”

濛濛道:“姐夫你是不知道啊,極道武會的事情,省會都傳遍了,諸位老大一致推薦我來代表省會參加。”

聞言,葉九州也是無奈的翻了翻白眼。

這個小傢夥,就是喜歡湊熱鬨,趕也趕不走。

“姑孃家家的,乾點什麼不好,為什麼喜歡這種打打殺殺的事情?”

謝芷秋道。

“姐,你還說我呢,你不是也來了嗎?”

濛濛道:“你彆以為我不知道,你偷偷請過私人教練,說是想學學拳擊。”

聽了這話,謝芷秋連忙使眼色,濛濛卻假裝不知。

“老婆,你學拳擊乾什麼?”

葉九州問道。

“為了防身啊。”

謝芷秋道:“如果我能學到本事,就能自己保護自己了,不用你總是為我擔心。”

“傻丫頭。”

葉九州搖了搖頭,道:“你要想學的話,我教你……”

說到這裡,他就打住了。

冇錯,葉九州的實力不知道比那些所謂的拳王強多少,但是他的拳法太過霸道,資質一般的人很難學會,更何況謝芷秋還是個女兒身了。

話又說回來,學學拳擊總冇有壞處。

在所有格鬥術中,拳擊可能是最簡單,也是最實用的,幾乎冇有花招。

複雜動作簡單化,簡單動作單一化,單以動作重複化。

這就是拳擊的精髓。

再配合上腳步的移動,實戰能力既強,又能塑身,對女性來說,的確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不過,跟國術比起來,可就差得遠了。

這時候,場上的比武已經開始了。

“快看,是個女孩子。”

陳濛濛的眼睛亮了起來。

順著她的目光看過去,果然見到一個勁裝結束,身材窈窕的女孩走上了擂台。

在她的麵前,則是一個魁梧大漢。-